首页 > 资讯 > 第56章 金家兄弟

穷神闯大唐小说:第56章 金家兄弟

编辑:隔山隔海更新时间:2021-11-02 12:53:50
穷神闯大唐

穷神闯大唐

姐妹花穿到大唐,李琼哈哈大笑道:自此,我要纵横天下,鲜衣怒马,加上永远不会健身减肥!李笙思索良久,才幽幽应道:我但是会觉得,我们该先去寻得,那个叫李渊的男人……压缩饼干统共只剩下十六块了。。

作者:婉若青扬 状态:连载

类型:竞技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话都说起这份上,再勉强留着,也太没脸面了。上官琼没办法堆出一脸的傻乐,一言不发的跟诸人说再见。有些闷闷的跟在金不换身后往后面走,待得了无人处,终归是都忍怒问着:“可知道金兄,阿英又什么时候胃好了?我自己怎么都从也没据说过?”金不换睁大了缝缝眼,有上官琼只能堆出一脸的傻笑,一言不发的跟诸人告别。。...

精彩章节

话都说到这份上,再勉强留着,也太没脸了。

上官琼只能堆出一脸的傻笑,一言不发的跟诸人告别。

有些闷闷的跟在金不换身后往回走,待到了无人处,终究是忍不住怒问道:

“敢问金兄,阿英又什么时候胃不好了?我自己怎么都从没有听说过?”

金不换睁大了缝缝眼,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解说道:

“阿英啊,金哥以为,你至少该谢我一声,即便是不谢,也不该这般生气啊。话说,那小酒馆里的酒如何喝得!闻着怪怪的,都有点酸味冒出来了,还那么多人,龇着个牙花子硬生生的劝着!真要是全喝下去,不吐个天昏地暗才怪!我这是在救你明白不?!还有,你什么时候品味也变得恁般差了,随便什么酒都喝,随便什么人都喊作朋友?也太不挑了吧?”

一番话,说得痛心疾首。

绕得上官琼都有些晕了。好半天才冷笑着应道:

“金兄说得极是。我喝的酒都是酸的,我的朋友都是半路上随便喊的,说到底,金兄的意思阿英也明白,无非是钱多一点罢了!可说到底,这世上还是穷人更多些,即便是想要嫌弃,也嫌弃不来的!若是嫌阿英碍眼只需直说一声便可,阿英也不是硬要赖定谁谁的!犯不着对着阿英的朋友甩脸子!”

“我嫌弃谁了?”金不换笑咪咪的脸上,终于现出几分冷厉之色:“就凭着我金爷的脾气,那种酒,也敢端过来混我?那几个酸丁,也敢在爷面前耍花腔?耐住性子爷在那里嘀嘀了半天,己经很给他们脸了,这要是落在以前,早就歪歪嘴,一顿乱棍子给打出去了!”

说了这么半天,原来,人家这还是留了情面客气了?

上官琼怒极反笑,正待开口,却听见身后又有一人缓缓说道:

“乱棍子给打出去?二弟啊,你可真是越来越能耐了!”

上官琼又是一愣。

转头看时,见身后那人剑眉星目,身姿挺拔修长,一袭厚厚的裘皮袍子上零星散着几粒雪珠子,整个人看上去英姿勃发的,偏偏是眉宇间难掩几分疲色。

居然是金钟意,那个印象中温厚宽容的金钟意。

扫了上官琼一眼,他这才走到上官琼的身边,冷着脸儿继续问道:

“二弟啊,不知道交待你做的事,你做完了没有哇?离开大都这么久了,原来是躲到这伽叶城里,这般傲气冲天逍遥自在的,过起有钱人的日子来了!”

听了这话,金不换的脸色,瞬间由红转白,又由白转青。

咬了咬牙,他恨声应道:

“什么有钱没钱的?难不成,非得是把劣酒硬是当做佳酿喝了,还要硬挺着熬着就是不说,才是咱们家里的人该干的事?!要说,伪君子原本就太多了,怎么说都不差我这一个。别的事儿也就算了,要论吃喝,弟倒是甘愿做个真小人,委屈别的也不能委屈自己的肠胃啊!”

“你也别委屈了,你的意思我也明白。”金钟意淡淡的说道:“你无非是说,家里给的月例银子太多了,养刁了嘴了,寻常饮食入不了眼了。回头我跟家里说声,公中的月例银子,每月减掉三成,咱可以给府里省掉一大笔开支,也给咱爹减轻一点负担。”

“什么?”金不换瞬间变脸,大为不满的说道:“就这么点银子,大哥你竟然还惦记着要克扣?你府里人少,开支也少,自然是足够的。可我府里上上下下,还有一大帮子人要养活呢!大哥老是这样的克己奉公,爹有一个你这样的好儿子就足够了,别老是拉扯上别人行不行?!”

“什么叫拉扯呀?”金钟意极尽耐心的解说道:“咱爹不是常说么,勤和俭持家良方。二弟呀,你若不是手里余钱太多了,就不会觉得,别人喝的酒是酸的了。那样,你就会得着一大帮子志同道合的好友了……”

“哎呀,少来,失陪了!”

金不换终于忍耐不住,怒气冲冲的拂袖而去了。

听他们二人说道了半天,上官琼一时间也忘了生气,只是站在那边,目瞪口呆。

金钟意居然也不以为忤,笑咪咪的转过头来:

“还有你,阿英啊,在我那边住得不开心,尽管开口说便是了,怎么就悄悄的一个人跑掉了呢?自己的东西,也不知道爱惜,把个镯子给处处乱丢的……”

没等上官琼开口,他又自怀中掏出一只帕子,一只叠得方方正正的帕子。

慢慢的打开来,帕子里,竟然包着一对金镯子,上官琼拿出去花掉了的金镯子。

这金镯子,记得只留了一只给金钟意抵作费用开支的,怎么又突然变成了一对?

把那一对金镯子塞到上官琼的手中,金钟意这才慢吞吞说道:

“阿英啊,你这人别的什么都好,生得秀气,人也聪明,可就是这手边握着的东西太不知道爱惜了。你说,好好的一对镯子,戴在手上哪看哪好看,怎么就东扔一只,西扔一只呢?看得我都替你心疼,这不,我费了好大的劲,才给你齐齐的找回来了。这回可得收好了,千万别再丢了啊。”

他居然帮着找回了另一只镯子?

而且还郑郑重重的还了回来?

上官琼禁不住的小小的感动了一回,此前的一点小情绪也顿时烟消云散。

“另一只镯子,金兄又是怎么找到的?”

金钟意又是温厚一笑:

“在大都,但凡是你去过的地方,有可能要花钱的地方我都找遍了。那个当铺掌柜的倒也没敢藏着。阿英啊,以后不管去哪儿,身上的银钱都要带足了。实在不行,你就再当了这对镯子也行。反正,到时候,我定会还替你赎回来的。赌场什么的,阿英以后最好莫要再去了。那种地方,又岂是阿英这种人去随便去得的?!”

这金家兄弟两个,性子还真不怎么像啊。

还就真不是一般人能轻易的招惹的。

这么想着,上官琼还是再三拜谢道:

“多谢金兄仗义,帮着赎回了这两只镯子。所费赎金,阿英日后自当奉还。”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