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51章 你又赢了

穷神闯大唐小说:第51章 你又赢了

编辑:隔山隔海更新时间:2021-11-02 12:53:50
穷神闯大唐

穷神闯大唐

姐妹花穿到大唐,李琼哈哈大笑道:自此,我要纵横天下,鲜衣怒马,加上永远不会健身减肥!李笙思索良久,才幽幽应道:我但是会觉得,我们该先去寻得,那个叫李渊的男人……压缩饼干统共只剩下十六块了。。

作者:婉若青扬 状态:连载

类型:竞技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他这意思,是还想跟自己赌一把?再赌一把大的?掂了掂手中沉沉的银袋,上官琼有了一点儿的迟疑。赌把大的,全部都压上来,对她来说,也沒什么不也可以的。可这银袋里头,除了她赢的,除了金不换给的本钱。要不然全给输了,回过头又拿什么给他人家?“小哥也不是始终都很赌把大的,全部都压上去,对她来说,也沒什么不可以的。可这银袋里头,除了她赢的,还有金不换给的本钱。要是全给输了,回头又拿什么还给人家?。...

精彩章节

他这意思,是还想跟自己赌一把?再赌一把大的?

掂了掂手中沉沉的银袋,上官琼有了一点的犹豫。

赌把大的,全部都压上去,对她来说,也沒什么不可以的。可这银袋里头,除了她赢的,还有金不换给的本钱。要是全给输了,回头又拿什么还给人家?

“小哥不是一直都很爽快吗,怎么,突然又不敢了吗?”

见她不吱声,那位英俊的荷官,忍不住的出言讥讽道。

“跟他赌,跟他赌,小哥别怕他!”

“小哥今天点子正,赌上几把没事的!”

一旁看热闹的人,也七嘴八舌的跟着起哄道。

“阿英啊,上啊,哥哥挺你!”

不知什么时候下楼来的金不换,也冲着她挥着大拳头,大声的喊道。

又见到那缝缝眼,上官琼不由得松了口气。

也罢!人家自己都劝她大赌一把,这要是她听差了输了,到时候没钱还帐,好歹也有个不像理由的理由的。

到时候,别把她当成不守信用的人拉入黑名单就成了。

抬起头,上官琼很是轻松的一笑:

“先生,你既然想赌,那就赌一把好了。”

金发荷官也笑了起来:

“那就请吧,小哥。”

坐在赌桌边,上官琼先是深呼吸了一下,尽量的平静了一下心情。

不管准备去做什么,调整好状态,还是很有必要的。

满心不服的金发荷官,这一次,把骰盅摇得飞快。而且,据上官琼保守估计,他起码比平时多摇了三分钟。

在漫天的骰盅影子当中,“呯”的一声,满头细汗的金发荷官终于将骰盅扣了下来。

“买定离手,敬请下注咯!”

临了,他很是职业化的吆喝了一声。

上官琼伸出一只手,很有些不适的揉了揉眉心。

这四周的声音实在是太多太吵了,她要费上很大的心神,去试着听清楚每一个声音。

然而,时间太长,场面太乱,她觉得,她似乎也没有太大的把握。

“咦,这小哥怎么不下注了?”

“都遮天盖地的狂了一个下午了,到临了,反而怂了?”

“不会是在害怕,忙了老半天的银子,这一把全给输了吧?”

“唉,这孩子,小事精明,大事糊涂呀!可惜了……”

一时间,人群中,说什么的都有。

抬起头,看着那位金发荷官的满是挑衅的目光,上官琼又是一笑:

“是我的终究是我的,不是我的怎样都强求不来!没什么的,我舍得!”

伸手拎起面前那个沉沉的银包,很是利落的往前面一推:“这一把,我压小,一览众山小!”

金发荷官皱了皱眉,轻声的问道:

“一览众山小?这是什么意思?这是你们这些东方人平时爱念的咒语么?把摇好的点数,变成你自己想要的?上帝啊,这压根是没道理的,根本都不可能的!”

“有没有这个可能,你开出来不就知道了么。要知道,这么多人都在看着呢。”

盯着那只沒开的骰盅,上官琼闲闲的说道。

一时间,所有人的嘴巴,都紧闭了起来,四周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到地上的声音都听得见。

一时间,所有人的眼睛,都盯住了那只手。那只白晰修长骨节分明的金发少年的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上官琼感觉,那只缓缓伸过去掀骰盅的手,居然微不可察的轻抖了几下。

黑亮的骰盅终于掀开了。

四周依旧是安静一片,只是响起一声声的抽气声。

“上帝啊,看起来,你的咒语起作用了,这把是一三五九点小,你又赢了,小哥。”

金发荷官说着不太熟炼的汉语,很有些无奈的摊手说道。

人群中,顿时爆出了好一阵的欢呼。

“赢了赢了,这小子,赌这么大,居然又赢了!”

“我的天啊,这小子今天什么运道,这么旺呀!”

“压上这么多,这回庄家要赔惨了哈……”

“阿英啊,你小子可真行!”

人群中冲出金不换,哈哈大笑着,一把拽住上官琼的胳膊一阵猛摇:“我说我今天的冲天财气落到哪去了,在楼上赌一把输一把的,原来,都跑到你小子这来了呀!好,好小子!”

抬起头,看见尤在愣神的金发荷官,金不换又很是不满的嚷道:

“哎哎哎,我说,你愣着干啥呢,给钱,给钱啊!”

强自镇定了一下,金发荷官苍白着脸儿,依旧不失礼貌的答道:

“客官请稍等。我正在计算赔付额度。”

“倒是快点噻。咱们输钱的时候,你往你那边划钱的速度倒是挺快的!”

一瞪缝缝眼,金不换很是扬眉吐气的递了一句。

“汉斯,汉斯你的换岗时间到了,你可以回去休息一下了。”

一个鬓发斑白的老伯走了过来,拍了拍金发荷官的肩,淡淡的说道。

“是的,冯伯。”

汉斯点了点头,转过身,黯然而去。

看了一眼上官琼,冯伯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轻声问道:

“客官,你这一把赢的数额较大。你是预备着全都兑现呢,还是暂且寄存在柜面上,继续赌上几把呢?客官今天手气特好,如果愿意的话,还可以换换别的赌法,再玩上几把的。”

上官琼忍不住的悄悄翻了个白眼。

换别的赌法?再玩几把?

自己的特长在哪里,自己又岂会不知道?!

头都被吵痛了好不容易赢的银子,谁肯再拿去输了?!

他说得倒是轻松!

腹诽了半天,鉴于刚刚捞了人家一大把,上官琼还是拿出一个良好的态度,微笑着,很是诚恳的应道:

“今儿都出来半天了,感觉有些累了,想早点回去歇着。能一下子赢到这么多,小子已经很开心很知足了,不想再继续去赌了。所以,麻烦你把银子帮我兑现一下,我想回去了。以后若是有空,我会常来这边玩的。”

“对呀,对呀,咱家兄弟不想赌了,别磨磨唧唧的了,赶紧算帐走人啦!”

金不换也在一侧很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点了点头,冯伯还是稳稳的应道:

“小客官既己经不想再赌了,我等也决不会勉强。请到这边结帐,来,这边请。”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