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30章 婆婆三思

穷神闯大唐小说:第30章 婆婆三思

编辑:隔山隔海更新时间:2021-11-02 12:53:45
穷神闯大唐

穷神闯大唐

姐妹花穿到大唐,李琼哈哈大笑道:自此,我要纵横天下,鲜衣怒马,加上永远不会健身减肥!李笙思索良久,才幽幽应道:我但是会觉得,我们该先去寻得,那个叫李渊的男人……压缩饼干统共只剩下十六块了。。

作者:婉若青扬 状态:连载

类型:竞技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自己这是单独行动了?被捉奸在床了?将要被严格初审了?一个好,就可能会声名狼籍名誉打扫卫生了?……许许多多的可能会有的猜测像潮水一般在上官琼脑海里涌现出了出,有那么一刹那,上官琼会觉得,她的脑子真是都都快引发爆炸了。一层层冷汗,自她的脑门上后背上密密的冒了出。一层层冷汗,自她的脑门上后背上密密的冒了出来。。...

精彩章节

自己这是落单了?

被抓包了?

即将被严格审核了?

一个不好,就可能声名狼籍名誉扫地了?

……

许许多多的可能有的猜想像潮水一般在上官琼脑海里涌现了出来,有那么一瞬间,上官琼觉得,她的脑子简直都快要爆炸了。

一层层冷汗,自她的脑门上后背上密密的冒了出来。

只不过,也就过了那么一瞬间的功夫,她突然又镇定了下来。

挺直了身体,她回过身,微微一笑,安静的问道:

“各位,你们这样的平白诬陷无辜,你们的主子知道吗?”

“少拿小王爷压人!”为首的一个小太监厉声喝道:“小贼,敢打太后凤冠的主意,我看你是话腻了自己找死!稍后搜出宝石,看不剁烂了你那对小爪子!”

“宝石?”上官琼一脸疑惑的问道:“什么宝石?小的只是一个小跟班,什么凤冠,什么宝石,小的一概不知情呀!”

“跟她啰嗦什么!”一个小太监不耐烦的说道:“这小子冤不冤事小,凤冠宝石丢没丢事大!凤冠有失,咱们这些人都得死!把他先押过去,关起来,好好的一搜,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这说来说去又有什么用!”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附和。

“是这么回事,小柯说得有理!”

“要说,咱们奈何不了小王爷,就这么个小厮,咱们还对付不了么。”

“这要能搜出宝石,大家都太平无事,皆大欢喜。要搜不出,少不了的,要报给上头知道了。上头即便不严办,咱们几个,一顿板子断断是少不了的……”

“还说什么,把这小子拖过去仔细搜啊……”

七嘴八舌中,上官琼被推进了一间小小的厢房。

小顺子一脸阴沉的坐在房内,手里正反复把玩着一枚小小的黄铜钥匙。

见上官琼进来,他也没有说话,只是站起身,捏紧那把钥匙,绕着上官琼的身子,反复的转了好几圈。

上官琼的心底,不禁有点发怵。

都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这小顺子整个人阴森森的,眼神像刀子一般阴骘锐利,扫在人身上,整个后背都凉嗖嗖的。怎么看,都不像是容易被糊弄过去的主儿。

落到这等人手上,只怕,吃的亏不会少吧?

再次的转了一圈,再次狠盯了一眼上官琼露在衣领外的玉颈,小顺子这才缓缓的开了口:

“来呀,叫个稳重点的婆子来,好好的搜搜她的身。不管搜不搜到,都不许打她骂她为难她。听见沒?”

“可是,这小子滑溜得很呀。不给一点颜色看看,这小子绝对松不了口啊大人!”

一旁的小太监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闭嘴!”小顺子厉声喝道:“你们几个统统给咱家记好了,想要好好活下去不想被挫骨扬灰的话,就别为难这小子,搜完了,找间屋子把他先关进去!不让他偷偷跑了才是正理!”

“是,大人!”

一个细细的声音弱弱的答道。

“呯”的一声,上官琼像只大布娃娃一般,被一把推进了一间小黑屋,一间只有一只小窗一扇门的小黑屋。

坐在屋角的那堆稻草上,上官琼有些自嘲的独自一笑。

要说,最近这几天,她好像跟这小黑屋攀上亲戚了,走到哪里,都好像有一间小黑屋在等她。所幸的是,这一回,她可是刚刚吃饱了喝足了,蹲在这里,暂时是不用担心饿肚子了。只是,想想刚刚发生的一切,她还是暗自庆幸后怕不己。

刚刚,小顺子果然叫来一个约莫五六十岁的老婆子,把她们关进一间屋子,给她细细的搜身。

可能是得过关照,那位看上去眉眼端正的婆子,对上官琼的态度还算客气。

直接无视掉上官琼的小厮装扮,那婆子先是对上官琼浅施一礼,直接说道:“姑娘,得罪了!姑娘若是私藏了什么,还是痛快点,自己拿出来吧!”

上官琼又是一惊。

说实话,只是换了套衣服而已,她的真实性身份性别,落在有心人眼里,的确是不够瞧的。

可是,被一个普通的老婆子看穿,她还真是生出一些挫败感的。

见她站着不动也没反应,老婆子又招呼了一声:

“姑娘既不肯配合,老婆子只好自己动手了!”

小厮袍子脱下来,没有。

素色里衣细细查过,也没有。

就连脚上的鞋袜都脱下来仔仔细细的再三捏过,还是没有。

里里外外搜查再三,别说是宝石,就连一文铜钱都没有。

那婆子终于失了耐心,冷笑着问道:“姑娘也别老是装傻,再三的为难咱们这些下人了。这外面十来个人的脑袋,可都在腔子上暂时的寄着呢。劳烦姑娘好好想想,那凤冠上的那粒宝石,到底被姑娘藏到哪里去了?”

上官琼则是一脸的震惊:

“什么凤冠?什么宝石?今儿,二爷的确是带小的进内库寻宝了。他说要挑一个寿礼来着,小的只瞧见他挑了一只如意啊,没见他拿凤冠啊!”

“小刁奴还敢抵赖!内库也就你们两个刚刚进过,这凤冠早上还好好的,这会儿就平白生出一个缺口来了。爷是主子,这一星半点的,哪里瞧得上眼!定是你这小刁奴眼皮子浅,想偷偷寻摸一块宝石回家换钱,是不是?”

上官琼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必须说,这婆子的推断无限的接近事实。只除了,想偷东西换钱不是真的。

只是情非得己而已。那是给阿笙寻的药引子啊。

她虽喜欢钱钱,但实在不屑于小偷小摸。

苦于无法解释无法洗白,她只能凭急智强辩道:

“婆婆说话好没道理!我若是眼浅想要偷珠宝换钱,那内库里有的是金珠宝玉,我只需挑个大的值钱的,或是直接拿几只金锭私自携带出宫,或可以直接厚颜向爷讨要,又何必冒杀头的风险,顶灭族的死罪,去那凤冠上偷一块宝石呢?即便是偷了,此乃皇家之物,谁又肯冒着天大的风险出银子收购此物呢?还请婆婆三思,小女子此言,可还说得过去?”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