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六章 怎么又是你

穷神闯大唐小说:第十六章 怎么又是你

编辑:隔山隔海更新时间:2021-11-02 12:53:43
穷神闯大唐

穷神闯大唐

姐妹花穿到大唐,李琼哈哈大笑道:自此,我要纵横天下,鲜衣怒马,加上永远不会健身减肥!李笙思索良久,才幽幽应道:我但是会觉得,我们该先去寻得,那个叫李渊的男人……压缩饼干统共只剩下十六块了。。

作者:婉若青扬 状态:连载

类型:竞技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把锦囊里的金叶子全抖出了出,上官琼细细地的数了数,仅有十七片半。如果前天不买衣裳,就正好够吧?上官琼倍感略微有些羞愧,默默的撸下手上的金镯子,连同的推了过去的。“小兄弟身上,竟然真的带了这么多?”瞧着柜面上的一小堆金子,掌柜老先生反倒肉疼得都快假如昨天不买衣裳,就正好够吧?。...

精彩章节

把锦囊里的金叶子全抖搂了出来,上官琼细细的数了数,只有十四片半。

假如昨天不买衣裳,就正好够吧?

上官琼感到稍稍有些羞惭,默默撸下手上的金镯子,一并的推了过去。

“小兄弟身上,居然真的带了这么多?”瞧着柜面上的一小堆金子,掌柜老先生反而肉痛得快要哭了:“小兄弟,这东海蛟龙角极为难得,乃是医家至宝,我辈中人,休要说买,有些人一辈子都不曾见过。小兄弟年纪轻轻,有缘得此重宝,可千万收好了,莫叫奸人觊觎了……”

这话嘛,哪还要您多说!

怀揣着至宝,重新恢复了一穷二白的上官琼,在淡淡的暮色里,施施然独自拐进了一条窄巷。

来这边好几天了,上官琼己经认识了好几条短巷,可以最快速度最近行程的回到驿馆。

如非必要,上官琼发现,她其实并不是太喜欢在外面晃荡的。

“主人,危险!”

很难听的机械声后,上官琼发现,窄巷转角处,一片雪亮的刀光,正冲着她的面门直劈了过来。

上官琼顿时吓出一身的冷汗。

恶补了这么些天的玉女迦罗功,也给这刀光吓得乱成一团全无章法了,只是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大步。

凌厉的刀风擦面而过,几绺未曾束住的头发,安静的飘落了下来。

还沒来得及尖叫出声,上官琼的衣襟,就被一只粗壮的,长满黑色汗毛的黑手揪住:

“小白脸,要钱还是要命?不想死的话,交出钱财,留你一条狗命!”

缩了一下脖子,上官琼反倒是镇定了下来。

这么快就来了?

这翻来覆去的,买卖也不该是这么做的!

“要命的,大哥,兄弟我要命。大哥,你把手拿开,兄弟把身上所有值钱的都给你……”一边抖索索的应着,上官琼一边伸手入怀中,只作出一个掏钱的样子。

那个戴着黑巾的汉子,收刀,缩手,看上去满意了不少:“是呀。你就该晓得,出门在外,顶顶要紧的,就是识相……”

上官琼抖索索的在怀中掏呀,掏呀,掏出一个方方的纸包。

“宝物来也,接住了!”

一阵白色的迷雾中,传来那黑衣男子的厉声咒骂声:“这又是什么鬼?小兔崽子,你给老子等着!”

蹬蹬蹬蹬的脚步声中,小兔崽子已经跑远了。

玉女迦罗经的第一层第一节己经被上官琼彻底的回忆起来了。

那经文便是:遭遇危险,竭尽全力,逃,逃,逃!

跑了半天,上官琼终于在一棵粗榕树下歇住了脚。倚着树干,大张着嘴巴,就像一条刚出水的鱼,不停的喘着粗气。

要说,这形象啊,面子啊什么的,在逃命之时,根本都是不值一提的。

只是,刚刚慌不择路,现下,好像是已经迷路了。

蹲坐在一条榕树树根上,看着暮色渐深的大都城,上官琼开始暗暗的犯了愁。

“李兄弟?是你吗,李英兄弟?”

一个声音,在上官琼身后,有些迟疑的唤道。

熟人,是熟人的声音!

抬手抹了把脸,上官琼开心的跳了起来,满面笑容的欢呼道:“怎么又是你,金兄?遇到你,实在是太好了!”

金钟意古铜色的脸上,亦是绽开了一朵大大的好看的笑容。

可是,没隔几秒,慢慢的,他的笑容也凋谢了下来,凝滞了下来。

瞪大眼,他又有些吃吃的说道:“李兄弟,你金哥今儿,怕是有些不好了……”

被一股大力一把推到树后,上官琼很是惊恐的发现,一大拨的黑衣人,跟刚刚那个穿着相近的黑衣人,举着长刀,又朝着自己这边杀过来了。

“呛啷”一声,金钟意自腰间拔出软剑冲了过去,顿时,与那帮家伙战作一团。

虽说沒有多高的武学造诣,但上官琼的眼力见,显然还是很不错的。

看着金钟意在一堆人当中生龙活虎左右逢源的未呈败像,上官琼顿时就小小的兴奋了起来。

自树干后探出身子,上官琼很是开心的拍手笑道:“揍他们!金兄给我好好的揍扁这帮杂碎!”

“小丫头口气不小啊。你想要揍扁谁啊?”

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又在上官琼身后响了起来。

猛一回首,上官琼又看见一个戴着黑色判官面具通身散发出冰沱子一样气息的黑衣人,正冷冷的盯着她。

估摸着此人凭自己很难搞定,上官琼打了一个哆嗦,强挤出一个笑脸,抖抖的问道:“呃,这位兄台,不知有何指教?愿兄台教我!”

黑衣人桀桀狂笑了两声:

“小丫头片子,有点意思啊。可惜,爷可不吃你那一套!”

伸出一只枯臂,他就像拎小鸡一样,把上官琼轻轻的拎了起来。

“你们几个,都别老是在这丢人现眼了,赶紧的,把这小子打昏了,走!”

简单的吩咐几句后,上官琼只觉得身子一轻,耳边风声呼呼而起。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的风声戛然而止。

那个冰冷的声音又在自语道:“小丫头本事不大,口气还挺狂的,先在这里关上几天,净饿上几天再说!”

“砰”的一声,上官琼感觉,自己像一只破布娃娃一样,被人随意的扔到了一堆干草之上。

“轰隆”一声之后,四周,终于安静了下来。

揉了揉被摔痛了的右腿,上官琼自一堆干草上慢慢的抬起头来。

透过从缝隙里漏下来的月光,上官琼简单的打量了一下四周。

这里面黑咕咙咚的,并无火烛,四壁,则是嶙峋的山石。外间,有隐隐的风掠过树梢时传来的沙沙的声音,并无一点人声。

看情形,这里好像是一处山洞,一处人迹罕至的山洞?一处类似于小黑屋的山洞?

被关在这里面,想得着个有效的临时救援,怕是很难。

可是,一般的小黑屋里,再怎么样,也配有简单的食物和水呀。

这里却什么都没有,除了躺在身子底下的一堆干草。

这么一想,上官琼有些伤心的发现,她好像还没来得及吃饭。而且,她的肚子,开始不争气的大声鸣唱了起来。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