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028.好吧,她是狗

选夫郎要趁早小说:028.好吧,她是狗

编辑:情话微凉更新时间:2021-11-02 08:35:59
选夫郎要趁早

选夫郎要趁早

本来是21世纪的单身女青年,谁知再度睁开眼却成了中国古代一个四五岁的县主。前一世所以纯情少女放不开手而没交给男朋友的她最终决定自由飞翔自我,她非常清楚做事情要乘早的道理,如果,她最终决定了,要为自己早寻一个好夫郎。便,做为颜狗的她几眼看中了一个天仙般的人,只但是,她这选的人也太难搞了吧!可即使再难搞,她也要将他轻松搞定,哼,她就不信搞没准一个小孩!只但是,从来不也没经验的她要怎么做?挡桃花,宠小孩,炫夫郎,美好的的日子她来了!精巧别致的檀木镂空屏风后,烟雾缭绕,青禾抬起手臂蹭去额头上冒出的汗,呼出一口气。。

作者:及淡 状态:连载

类型:奇幻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陆子樱走后的早上。明参递过来潘诚手里的药碗,小心翼翼的上下打量他,见他神态疲倦,但眉头却伸展开去,更有甚者连始终不散的郁积也少了,明参心里欢欣,但更多人的是对陆子樱的钦佩。他没想起这位小县主真的能做到了,但是公子但是惆怅的,但今天晚上却主动打针吃药,还和自己多说明参接过潘诚手里的药碗,小心翼翼的打量他,见他神态疲惫,但眉头却舒展开来,甚至连一直不散的郁结也少了,明参心里欢喜,但更多的是对陆子樱的敬佩。。...

精彩章节

陆子樱走后的晚上。

明参接过潘诚手里的药碗,小心翼翼的打量他,见他神态疲惫,但眉头却舒展开来,甚至连一直不散的郁结也少了,明参心里欢喜,但更多的是对陆子樱的敬佩。

他没想到这位小县主真的做到了,虽然公子还是忧伤的,但今晚却主动吃药,还和自己多说的两句话,明参开心极了。

真希望一切都往好处发展!

不知为何,明参想起了初次见到陆子樱的场面。

他问陆子樱是谁,陆子樱说是他家公子未来的夫人。

现在想想,或许这样也不错,有这样一个活泼心善的夫人想来以后的生活一定不差。

有了这样的想法,当明参再次看向潘诚的时候,潘诚感到有些异样,就是浑身毛毛的。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沉重急切的脚步声。

屋内两人闻声看去。

只见宣平侯出现在门口,但他没有第一时间进去,而是迟疑了片刻。

潘诚和这位父亲不算亲近。

其一,宣平侯对人都是一副严肃冷漠的样子,典型的外冷内热。

其二,宣平侯其实有过对潘诚的讨厌,因为他爱他的夫人,可因为潘诚的降生毁了他夫人的身体,甚至早早离世,他也曾后悔要了潘诚这个孩子。

所以宣平侯对这个幼子的感情十分复杂。

但不管怎么说,宣平侯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潘诚郁郁而终。

所以,他寻思许久才下定决心,来潘诚的房间和他说上两句话,让他保重身体。

明参看了看自家的公子,又看了看站在门口不进来的宣平侯,无奈,他出声喊道:“侯爷。”

宣平侯应了一声,随即缓缓踏进房间。

宣平侯在潘诚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双手放在膝盖上,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良久,宣平侯沉重的说道:“你多保重身体,你……别太难过,节哀。”

“让父亲担心了,以后我会照顾好自己,不让父亲烦扰。”

“嗯。”宣平侯觉得潘诚有些不一样了,好似没那么消沉了,但也不知要说些什么,他本就是个不会说话的人,半天才憋出一句话,“记得按时吃药。”

“知道了,父亲,多谢父亲的关心。”

沉默良久,宣平侯站起身。

他刚抬起脚,却又放下,收回。

“我会为你母亲守丧一年。”

潘诚一直低垂着头,却因这一句而猛地抬起来,而他的心正剧烈的跳动。

宣平侯动了动嘴,良久才继续道:“还有,你祖母那里不用担心,我……我会说服她。”

说完,宣平侯逃一般的离开了潘诚的房间。

潘诚知道自己父亲会再娶亲,毕竟宣平侯不能没有女主人。

他姐姐已经说了亲,明年或者后年便会嫁出去。

一年的时间虽然不长,但这恐怕已经是父亲能争取的最长时间,祖母那人可不是轻易能妥协的主。

潘诚默默的在心里向父亲说了一声‘谢谢’,而他也要好好振作起来。

转头却发现明参不见了,不过药碗还摆在桌案上。

另一头。

明参见宣平侯扭头就走,他便赶了过去。

虽然他是仆人,但他还是想和宣平侯说说今日下午的事。

“侯爷。”

宣平侯听到有人喊他,便停下脚步,却见来人是潘诚身边的小厮,明参,以为潘诚那里有什么事。

“有何事?”

“侯爷,奴才有事向侯爷说。”

“你说。”

“侯爷可觉得公子好一些了?”

宣平侯确实觉得潘诚没那般抑郁了,之前还不怎么说话,说话也就三个字,今日倒是能多说几个字,不禁疑问:“他想开了?”

明参用力的点点头。

“他能想开是好事。”

“今日县主来过。”

宣平侯没有说话,等他下文。

“县主和公子说了许多话,公子还哭了一场。”

宣平侯皱起眉头,打算不让陆子樱再来了伤害他儿子。

“不过,公子哭过了反倒想开了不少,奴才愚钝,认为是托县主的福,让公子解开了心结。”

宣平侯一愣,随即打消了刚才的念头。

“她都和诚儿说了什么?”他很好奇,这位县主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谦儿和妤儿都劝了那么久也不见成效。

“这……奴才只知道县主说了许多奇怪的话,奴才听不懂,只知道公子好像恍然大悟了。”

宣平侯很像找陆子樱问问,但他又拉不下这张老脸,只能遗憾的放弃。

不过既然儿子又起色那就很好了。

“我知道了。

“若是她再来,更要以礼相待。”宣平侯想着什么时候宴请公主来用饭,再送些礼物以表感激。

“奴才知道。”

明参不知宣平侯的打算,但他自有想法。

另一边。

再说那气得跑回家的陆子樱。

其实,在陆子樱跑回公主府大吃了一顿后,她冷静下来,反思这件事。

潘诚说不会喜欢她可能只是现在还没喜欢上,毕竟他们认识也就三四天,很正常,或许等以后认识两三年,熟悉后便会发现自己的好,喜欢上自己也说不定。

可陆子樱暂时咽不下这口气,毕竟谁用一颗火热的心贴到了冷屁股都不会开心。

于是,之后的几天陆子樱也确实没去找潘诚。

五天后。

五天已经是陆子樱的极限,是她掰完一个手的指头的时间。

她想去隔壁找潘诚,五天过去了,她已经可以愉快的接受她是狗的这个事实了。

称呼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美人夫郎。

所以,不愿为难自己的陆子樱刚吃完早饭就急冲冲的跑去宣平侯府。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陆子樱总觉得今日的守门人对她很热切,还带给她潘谦的一句话:她若是想找潘诚可以就近走东侧门。

陆子樱骂醒了潘诚的事后来传到了潘谦的耳朵里,潘谦心有所感,后来便下了这样的命令。

守门人很不解,但仍是按照吩咐办事,结果等了四五天才再次见到陆子樱。

天呐,这不正和她意吗!

看来这位未来的大哥还真是观察入微,很懂她嘛!

不过,还有一个坏消息。

坏消息就是:潘诚已经出府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