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9章乘兴而来,怎能败兴而归

当古早文女配重生后小说:第19章乘兴而来,怎能败兴而归

编辑:饮了晚风更新时间:2021-10-14 22:44:25
当古早文女配重生后

当古早文女配重生后

栗枝前生做了傅予笙三年的地下情人,她始终在等对方给她个即将正式名分的那天,结果等来的却他要和别的女人定婚的消息。 定婚宴那日,轮船被劫,她睁睁望着他抱着他的未婚妻离开,而她则跟随轮船一同沉进大海。 复活回去,她表示拒绝了傅予笙助理递来的被包养协议,转向盯上了那个初露锋芒的小明星。 栗枝:玩什么浪子回过头金不换?小狼狗不香吗?:) 再后来,她意外发现,这哪里是什么小狼狗,偏偏是个脸嫩的老干部。 【小剧场】 栗枝不喜欢通宵熬夜追剧刷微博,接着第二天就发来了(某个老干部的数十条微信订阅号推送—— “你不明白的通宵熬夜的十大坏处”“坐在沙发上的女孩看着面前的包养协议,眸色略微冷了冷。。

作者:竹西木 状态:连载

类型: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气氛僵滞了片刻。霍池抬眸,不紧不慢地张口:“我不喜欢男人但是女人,小金主所以亲身体验被证实了。”栗枝也不是非经人事之人,自然而然听出了霍池是什么意思。“小金主昨日回来,不也恰恰要找我做那档事?”霍池稍往前一靠,姿态慵散随便。栗枝既也没否认,也也没驳斥,站霍池抬眸,不紧不慢地开口:“我喜欢男人还是女人,小金主应该亲身证实了。”。...

精彩章节

气氛凝滞了片刻。

霍池抬眸,不紧不慢地开口:“我喜欢男人还是女人,小金主应该亲身证实了。”

栗枝不是未经人事之人,自然听出了霍池是什么意思。

“小金主今日过来,不也正是要找我做那档事?”霍池稍往后一靠,姿态慵懒随意。

栗枝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反驳,站起身:“我走了。”

霍池却在下一秒抓住她的手腕,偏过头,黑沉的眸子直视她:“小金主乘兴而来,怎能败兴而归?”

恰好这时,换好衣服并将假发摘掉的袁柳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见到两人这动作,他不禁眉头一挑。

干脆靠着门框,双手抱胸:“我好像出现的不是时候?”

霍池稍一用力,就把栗枝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听到袁柳这话,霍池轻飘飘地瞥了他一眼:“知道还不快滚?”

袁柳也不是那种不会审时度势的人,他消失了一晚上,经纪人也着急得狂打他电话,于是他没怎么多留,拿起外套就离开了。

不过在走到门口时,他脚步略顿,微侧过头道:“我今天住在你这里的事,别告诉队长。”

霍池揽着栗枝的腰,女孩黑长的发尾从他鼻息间扫过,带着淡淡的香味。

听到袁柳这话,他面色不变:“你们的事,我没兴趣。”

袁柳张了张口,最终还是什么没说,抬脚走了。

栗枝看了眼玄关的方向,语调漫不经心:“你们关系看起来好像很好。”

霍池的手指沿着栗枝的腰部移动,像是在丈量什么似的:“袁柳是个颜控。”

原主是团里年纪最小的,排行第七,所以队友们都叫他老七。

袁柳是团里的舞担,表面上是个高冷“御姐”,但私底下却是个女装大佬,没有工作时就爱穿着女装出门,导致狗仔好几次蹲在他家门口都拍到了有女人进出,微博上也总有他恋情曝光的微博。

按照年龄排行,袁柳排第三,今年二十岁,是个十足的颜控,NONE还在合约期间时,袁柳和原主就走得挺近的。

霍池将鼻尖凑近栗枝的脖颈,嗓音微哑:“昨晚他喝醉了,所以暂时在我这里住一晚。”

栗枝面无表情地将他的脑袋推开:“我今天过来不是找你做那种事的。”

霍池挑眉,不是做那种事?那还能做什么?

栗枝也没从他怀里起开,乖乖巧巧地坐在他腿上:“我今天去试镜了。”

霍池看着女孩精致白嫩的侧脸,那双杏眸清澈黑亮,干干净净的,确实没有半分性致。

他也打消了那些旖旎的念头,低沉的声音在栗枝耳边响起:“去试了哪部戏?”

“一部悬疑网剧,只是个配角。”栗枝放松身体靠在少年的怀里。

霍池看着女孩流光溢彩的眸子,冷淡的面色恍惚间竟似柔和了些:“只要你喜欢演,是配角还是主角又有什么关系?”

软香温玉在怀,霍池原本压下去的心思又重新冒了出来。

温热的呼吸打在栗枝的耳畔,她听到少年低哑的嗓音:“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

栗枝接收到了对方话语中的暗示,并未明确说答应不答应,而是道:“袁柳昨晚睡在你的床上?”

霍池动作微顿,无奈地将手收回:“你先去洗澡,我去换床单。”

他也不想和小金主在别人睡过的床上做这种事。

……

半个小时后。

栗枝穿着偏大的男士衬衫从浴室里出来。

最上方的纽扣解开了两颗,露出凹凸有致的锁骨和一片雪白的肌肤,衬衫衣摆只到大腿处,遮住了令人遐思的春光,那双纤细如白玉的脚踩在地毯上,脚趾圆润可爱。

霍池曾握住这双脚,并在那被衬衫遮住的肌肤上留下过属于他的痕迹。

今天也不例外。

冰箱里有早上刚买的菜,霍池洗了个澡就去厨房做午饭了。

栗枝还躺在床上,侧过头看见床头柜上放着一条檀香佛珠手链。

好像之前没有看见霍池戴过。

霍池推开门进来,想要叫栗枝吃饭,发现她正盯着那条佛珠手链看,语气平静地开口:“你喜欢?”

栗枝回过神来,摇了摇头,看向少年的眼神带着几分疑惑:“你信佛?”

霍池淡淡道:“不信。”

他醒来时这条佛珠手链就戴在手腕上了。

想来应该是原主的。

不过这串佛珠手链是用名贵的红檀所制,檀又有辟邪百毒不侵的作用,所以大概率是原主的家人去佛寺给他求的。

手链一事不过是个小插曲,栗枝也没将这串佛珠放在心上。

吃过午饭,栗枝没有再久留,也没说自己什么时候还会来就离开了。

她也没回路家,而是去了自己之前住的地方。

几天没回来,屋子里落了些灰尘。

打开窗户通风,栗枝换了身家居服便开始打扫卫生。

一通忙活,家里总算收拾干净了。

栗枝盘腿坐在沙发上,接着织起了毛衣。

安静的客厅里,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栗枝抬眸看了一眼,手指在屏幕滑动了一下,将免提打开。

“栗小姐,我是傅总的助理。”电话那端的人礼貌地自我介绍后又道,“听说您今天去参加《解密》的试镜了。”

栗枝织毛衣的动作停住,她将手机拿在手里,屏幕上方确实是傅予笙助理的号码。

上一世,为了方便联系傅予笙,她就存了他助理的电话号码。

可是重生后,她拒绝了傅予笙的包养,从一开始就断绝了和傅予笙的关系,自然也就没存这位助理的号码。

栗枝不冷不淡地开口:“陈助理有什么事吗?”

陈助理:“傅总有意投资这部剧。”

无利不起早。

栗枝在心里暗道了一句。

“傅总财大气粗,想要投资哪部剧是他的权利,陈助理也不应该把这事告诉我,而是应该告诉导演。”

因为有人投资这事,导演应该比任何人都高兴。

陈助理抛出了打这通电话的诱饵:“栗小姐,您难道不想当女一号吗?”

栗枝勾唇,淡漠地回了两个字:“不想。”

陈助理:“……”

这位栗小姐怎么不按套路走呢?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