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0章 我就知道你是骗我的

我娘是个狠人小说:第10章 我就知道你是骗我的

编辑:隔山隔海更新时间:2021-10-14 21:10:54
我娘是个狠人

我娘是个狠人

我娘是个狠人。狠出来连自己都坑。请特别注意,是真坑。坑着坑着就把自己坑成了别人羡慕嫉妒的人。我问我娘:“娘,你是也不是复活的?”我娘瞪了我几眼:“又胡说八道,娘而已眼光好而已。”“而已?娘,你这样说会被人揍的,你明白有多少人羡慕嫉妒你吗?”我娘的故事是从一场逼婚就的……水金柱有四个孩子。。

作者:芝麻花 状态:连载

类型:仙侠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薛公子想了想,他们前天借住的那户人家确实是男人担水。“那你干什么?”“我拾掇屋子,重新整理东西。”薛公子买的这个庄子并不大,总共就十户庄户。再加他们俩也才十一户。田庄不明白这个小庄子和他们了都换了主人,也不明白薛公子和水莲花的身份。田庄我以为他们“我收拾屋子,整理东西。”薛公子买的这个庄子不大,一共就十户庄户。加上他们俩也才十一户。。...

精彩章节

薛公子想了想,他们昨天借住的那户人家确实是男人挑水。“那你干什么?”

“我收拾屋子,整理东西。”薛公子买的这个庄子不大,一共就十户庄户。加上他们俩也才十一户。

庄头不知道这个小庄子和他们已经都换了主人,也不知道薛公子和水莲花的身份。庄头以为他们就是新来的普通庄户。

庄头给他们分了一间屋子。屋里有一张大炕,一个锅台,一个水缸。庄头又给了他们一个锅,两个碗,两双筷子,一把刀,一个铲子、一个勺子、一袋玉米面、一袋土豆,三个木盆。

薛公子看了看那些少的可怜的东西。“就这么点东西还用整理?”

水莲花指了指墙角的蜘蛛网。“我得把整个屋子都擦一遍。等擦干净了才能铺炕。铺完炕才能做饭。”

薛公子也不想睡在灰尘堆里。“那好吧。那我去挑水去了。”庄子里有一口水井,庄头刚才带他们去看过。

“嗯。”

薛公子刚走到井边就有一个侍卫偷偷摸了过来。“小公子,小的来吧。”

“滚,别耽误小爷当农夫。”

“公子,当农夫很苦的。”

“滚!再啰嗦小爷把你踹井里。”

“那小的走了。”

“嗯。”

“公子,您要是需要小的帮忙就打个手势,小的就在您周围。”

“知道了。快走!别妨碍小爷干活。”

“是。”

薛公子把水挑回来的时候水莲花已经从隔壁借了一把扫帚开始打扫了。

过了一个多时辰,水莲花才把屋子打扫干净。“呼!终于干净了!”

“快做饭吧!小爷的肚子都叫了好几遍了。”打扫就得用水,薛公子已经连着挑了五缸水了。

水莲花边往锅里勺水边说道:“你现在是农夫,不能自称小爷。”

“知道了。你准备做什么饭?”

“家里只有玉米面和土豆,我煮几个窝头吧。”

“窝头好吃吗?”

“好不好吃你都得吃。因为家里只有这些。”

“行吧。那你赶紧做吧。”

“好。来,我教你烧火。”

“烧火也是男人的事?”

“那倒不是。只是你要是帮我烧火我就可以腾出手来做窝头。要不然我又得烧火,又得做窝头。估计等我做好了你的肚子就饿扁了。”

在挨饿和烧火之间,薛公子选择了烧火。

薛公子学的很快,水莲花说了两遍他就学会了。

大概过了半个多时辰,薛公子终于吃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正宗农家窝窝头。“真香!”

水莲花洗了两个土豆埋到了灶眼里的灰里。“你是饿了,让你连着吃三天窝头你就不觉得香了。”

“三天以后的事三天以后再说。反正我现在觉得香。对了,你把土豆扔在灶眼里干什么?土豆又不能当柴烧。”

“等会你就知道了。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嗯。”

水莲花从锅里舀出来两碗水。“喝点水。”

“好。”

薛公子连着吃了八个窝头后打了个饱嗝。“吃饱了真舒服。”

“你在屋里转转消消食,要不然晚上睡觉不舒服。”

“好。”

薛公子刚转了两圈水莲花就把碗筷洗干净了。“你干活可真麻利。”

水莲花笑了笑。“我从三岁开始就跟我娘一起干活。”

“那么小就开始干活?”

“嗯。”

薛公子的鼻子动了动。“我怎么又闻到一股香味?”

“土豆熟了。”水莲花拿着烧火棍从灶眼里扒拉出来两个灰不隆冬的圆球。

薛公子走过来看了看。“这是你刚才埋的那两颗土豆?”

“嗯。”

“脏成这样还能吃?”

“当然能吃了。”水莲花拿了一颗土豆把上面的灰拍干净后掰成两半朝薛公子递了过去。“你闻闻。”

薛公子闻了闻。“真香!土豆还能这么吃?”

“嗯。要是有地瓜就好了。地瓜烤出来比土豆还好吃。”

薛公子接过去尝了尝。“不错。我明天让他们给咱们送一筐地瓜。”

“你准备怎么送?烤地瓜的味道可比这浓。你在屋里吃烤地瓜左邻右舍都能闻到。庄头没给咱们地瓜。要是咱们在屋里烤地瓜,庄头说不定会以为咱们的地瓜是从庄子里放粮食的地方偷的。”

“这你就别管了。总之,明天咱们就有地瓜吃了。”

“好吧。我给你兑点水你洗洗睡吧。”

“行。”

薛公子洗漱完,水莲花已经把被窝铺好了。一个被窝在炕头,一个被窝在炕尾。

“你把两个被窝铺这么远干什么?我又不会非礼你。”

水莲花把薛公子的洗脚水从地上端了起来。“我怕我非礼你。你睡炕头,炕头睡和。”

“知道了。”在薛公子的人生里,除了一少部分人他还真不需要让着谁?“我发现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居然敢调戏我。”

“快睡吧。明天还得早起干活呢。”

水莲花倒完水回来的时候薛公子已经睡着了。水莲花轻手轻脚洗漱完吹了灯也上炕睡了。

大概过了一刻多钟,薛公子睁开眼睛看着水莲花的方向说道:“我渴了,给我倒碗水。”

水莲花自从知道周大郎他娘把她的生辰八字给了齐家就没睡过一个好觉。到了这个小庄子水莲花的心才暂时放下来。放下来后,水莲花睡的就比较沉了。

薛公子又说了一遍,水莲花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薛公子小声说了句“我就知道你是骗我的。”就又把眼睛闭了起来。一会,薛公子真的睡着了。

男人火力壮,薛公子又年轻。过了没一会,薛公子就往水莲花的方向移了移。过了会,薛公子又移了移……

水莲花是女孩子,女孩子一般都怕冷。

就在薛公子往水莲花的方向移的时候水莲花也在往薛公子的方向移。

移着移着,两个人就移到了一起。

要是灶坑里的火一直保持一个温度,那薛公子和水莲花应该都会乖乖待在自己的被窝里。可是,灶坑里的火到了后半夜就彻底灭了。

火灭了以后炕的温度就渐渐的降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薛公子醒来就觉得怀里有一个软绵绵、热乎乎的东西。

看清楚怀里的东西是什么后,薛公子一把把水莲花推到了炕尾。“水莲花,你占我便宜!”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