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六章 金鲤坊士子齐相聚(中)

红楼夜话小说:第五十六章 金鲤坊士子齐相聚(中)

编辑:长青诗更新时间:2021-10-14 12:35:39
红楼夜话

红楼夜话

一个是叶家仙姝,一个是再生儿郎,本无牵连到的两人却成了相依为命的兄妹。贾府里家大业大,但人心难测:林宅人单力孤,却兄妹同心协力。实则盛世太平无事,难掩暗潮汹涌澎湃,官场勾心斗角,园中彼此谋算。下回分解叶家俊俏少年,如何率领妹妹走上找寻幸福和快乐的征途!~~~~~~《红楼夜话》有自己的读书群了,号码是151800159。小光、洛洛、红玉是俺滴管理员,大家有什么事也可以找三位美女滴~~~新书《御朱门》火热开篇,求大家的爱抚,进入页面,我的推荐,所有收藏啊所有收藏!每天一进入页面,身体更和健康~~~Y(^_^)Y想自己来那京城只不过一两年的光景,父亲的身子便撑不住了,也不知此去又将如何?。

作者:夜雨惊荷 状态:完本

类型: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众人跟着佟府管家往后院去,一路上无人肆无忌惮四处张望,均是彬彬有礼的架势。一相貌俊秀的小厮见了管家忙见状相迎:“佟管家,老爷和众位宾客在前面的秀水庭候着呢!”大家听了小厮的话,暗自重新整理衣装。小路一转,绕开假山,便见前方一处池塘,碧叶蔓蔓,水波扰扰,一相貌清秀的小厮见了管家忙上前相迎:“佟管家,老爷和众位宾客在前面的秀水庭候着呢!”。...

精彩章节

众人跟随佟府管家往后院去,一路上无人肆意张望,均是彬彬有礼的架势。

一相貌清秀的小厮见了管家忙上前相迎:“佟管家,老爷和众位宾客在前面的秀水庭候着呢!”

大家听了小厮的话,暗暗整理衣装。小路一转,绕过假山,便见前方一处池塘,碧叶蔓蔓,水波扰扰,偶有几只天鹅在水面上寻食,真是好一派景色!上了九曲桥,折返几回,便有一凉亭映入眼帘,映着水波显得异常的郎阔。抬头望去,上面一黑金小匾,上书“秀水庭”三个大字,笔法方健,方圆兼用,结体险峻,笔画斩钉截铁,颇有书圣的遗风。

致远便记起,老师曾说,这位佟大人最喜楷书,首推王羲之,皇上是佟大人的学生,和他学了一手的好字。也因为这,自皇上登基后,老师便督促自己将以往练习的欧体逐渐改了过来,现如今也算是小有所成。科举,不仅仅是做了文章就好,更重要的是要去迎合你的主考大人,这也是无奈之举。

秀水庭中端坐着四位长者,另有两位年轻的书生,都是弱冠之年,相貌出众。

林致远跟着众人忙上前施礼,坐在首位上的中年男子身高八尺有余,面如冠玉,见了致远等人,笑盈盈的说道:“让各位久等了!快请坐。”他一指坐在旁边的几位,介绍到:“这位是咱们礼部的蒋侍郎蒋大人,典制洪大人,弘文馆的乔大人。”

诸位学子听了佟大人的话,又是满心的恭敬。

“你们来,我很高兴。今年只管用心努力,博一个天子门生的名头,也不算是人生憾事。哦,对了,你们哪位是林致远?”

致远忙起身,“学生就是,见过佟大人。”

佟大人一瞧这人满身的英气,不像是个只会死读书的呆子,顿时有了好感。

一直未出声的蒋侍郎沉声问道:“可是江南人说的那个十四岁案首?”

致远听了这语气,便觉得他不是个好相与的人,一道厉眉彰显出狂放不羁的味道。

“启禀大人,学生的确是三年前过了乡试。”

佟大人和蒋侍郎属于平级,但是因为皇上的宠幸,他又是个老狐狸一般的人物,给皇上出了不少的主意,旁人轻易不敢得罪。蒋侍郎是什么脾性,佟大人是一清二楚,心中虽然有点不耻,但面上却丝毫不显,他对致远和庞文安等人说道:“来来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年轻人是蒋大人的公子,还有这一位是姚承允,和你们一样,也是参加今年的应举,大家可是要用心啊!蒋公子才学出众,又有蒋大人的指点,算得上是你们的劲敌!”佟大人半是玩笑的瞧着众人。

庞文安等人不由得来回打量蒋大人和那位蒋公子,心中暗想,怪不得这礼部侍郎对林兄毫不客气,原来是嫉妒人家。

而此时的蒋大人却在心中暗骂姓佟的不会说话,这个老狐狸,将自己的儿子摆在最前面。不就是拜托他帮帮忙嘛,至于这样不识好歹?一样是天子近臣,有什么了不起的?若不是打探到陛下可能会钦点这姓佟的做今年的主考,他何必厚着脸皮来这里讨没趣?

蒋侍郎想到这些,便越加的看不上佟大人刚刚推崇过的林致远。他的长子一向是自己的骄傲,可以说进殿试那是十拿九稳的,只看是什么名次。蒋侍郎当然是希望儿子能夺个状元的头衔,所以才将林致远这位十四岁的解元当做了最大的对手......

不过蒋公子倒是和他父亲看着倒不像是一路人,性子更加的随和些,庞文安等人问了几个问题也都是详详细细的说了。

林致远眉眼一挑,就发现,站在蒋公子身后的那位姚承允看自己的眼神有点不对劲,似惊讶,又有些不甘,更多的是警惕。

“林兄,在下听说你的画那是江南一绝,只是不知道能否有缘得见?”蒋公子眼神诚恳的望着林致远。

佟大人一听这个来了精神,他这一辈子最爱三样,一是字,二是画,三是美人。这三者是离开哪样自己也活不了,佟家有六位姨娘,各个都是国色天香,貌美如花的主儿,佟大人能享齐人之福,就是先皇也曾打趣他。若不是佟夫人手段了得,这府里怕早就闹出了乱子。

所以,当佟大人一听蒋公子说致远是个绘画高手,忙问道:“贤侄说的可当真?致远啊,你要是有好东西可莫要藏私,拿出来也让我们见识见识。”这佟大人果然是变化极快,和庞文安也没什么分别了,刚刚还是不冷不热的叫着“林致远”,也就片刻的功夫,就变成了“致远”。

“大人是爱画之人,致远早有所闻,只是这次上京匆忙,以往的拙作还在箱笼中,未能整理,若大人赏光,致远必定亲自奉上,还请大人多多指点。”这种客套话,林致远说起来脸不红心不跳,也算是个老油条了。

果然,佟大人欢喜之极,又问了致远沈先生的近况。

蒋侍郎见这两人说的欢,也不理会自己,脸上就有点挂不住,他到底是朝廷命官,这样被晒着,岂不是叫这些年轻的书生看笑话?他刚要发作,就看见佟府的管家急急忙忙从岸边往水心亭这边来,于是到了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

佟管家满头是汗,也顾不得擦,走到近前,就附在佟大人的耳边说了什么。

佟大人先是一惊,继而脸上露出一抹诡笑,看的众人不知所以。

“对不住了蒋大人,在下家中出了点事,要失陪一下。”

蒋侍郎毫不掩饰的皱皱眉,沉声说道:“佟大人,本官可是一大早就来了,还没和你好好聊聊,怎么就丢下了我们,这可不是待客之道啊!”

蒋公子劝导:“父亲,想必佟大人家中确有急事,咱们还是要改日再来拜会的好。”

佟大人就报以善意的一笑,蒋侍郎见儿子开口劝,也无法,只能起身告辞。佟大人好意留了林致远、庞文安等年轻书生在家用午膳,还道等处理完事情,再与大家畅谈。诸如吕公子那样的人到现在也没能和佟大人说上一言半句,自然舍不得离开。

致远此次的目的已经达成,和佟大人套上了关系,也就无所谓留与不留。而且看那意思,这位未来的主考官大人对自己的恩师甚也是推崇。

不过林致远还是留了下来,一是不想惹庞文安等人的猜忌,二是......他见那蒋公子和姚承允也应邀留下,再想到刚刚那道目光,林致远有心想要弄个究竟。

饭桌上,众人推杯换盏,也不计较这是在什么地方。致远吃斋,寻了个借口就到外面的假山后透气。

不多时,假山的对面传来脚步声。

两个男子的声音。

林致远听得清清楚楚,正是刚刚那位蒋公子,另一个怕就是姚承允吧!

“姚兄,你刚刚怎么了?若不是我向你示意,可就惹得他注意上你了。”蒋公子温言劝道。

林致远就听那人说,“放心吧,他不会知道我是谁,我们姚家和他们林家这么多年也没了来往,怕就是说了名字,他也未必听说过。”

“我知道承允兄心里不甘,但越是如此你就越要沉得住气。姚大人虽然总是提到林致远的名号,总归是为了激励你,他的一片心意,承允兄可万万不要辜负啊。”

那姚承允冷笑道:“我们两家虽是没了往来,但恐怕这林致远将我们姚家记得清清楚楚的呢!前一阵子我得了消息,姑祖母原本的陪房嬷嬷已经被他们给软禁了起来,原本忠心耿耿的下人也都被发买了。林家长房的人一向认为是我姑祖母害死了林致远的父亲,现如今他又管了家,怎么会和姚家再继续往来?这次应举我势在必得,只要能将林致远压下去,我就算功德圆满。至于今后的路,我们再走着瞧。”

林致远就听得那边一阵静默,良久,蒋公子才说道:“承允兄,我看他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你万万小心,若是能化干戈为玉帛,也是一桩美事。江南的东平侯和林家关系极好,又听说杜府的公子和他是同窗师兄弟,如今杜家的姑娘做了大皇子妃,你不可鲁莽行事,坏了将来大好的前程。照理来说,我本不应说这样的话,只是怕你误入歧途,你姑祖母的那个陪房是什么人,江南来的探子已经打听的清清楚楚,林致远能忍得住,直到如今才发落他们,可见其隐忍能力之高。承允兄,咱们俩现在的任务就是应对此次科举。三年前你本应参加那届乡试,只是主子怕你年纪小,不能一举夺魁,才又忍耐了三年。承允兄,咱们可不能耽误了主子的正事啊!”

林致远屏住呼吸,心中惊讶,他本想听听这个姚承允和自己有什么恩怨,果然,两人说了几句便露出了线索。林家已逝的老太太,二叔的生母就姓姚,必定就是他们所说的姑祖母。只是暂且放下这个,林致远现在只是好奇,能做这两个人的主子,到底又是何人?

PS:惊荷最近在攒稿子,编辑通知,下月一号准备上架,所以到时候会大爆发,大家不要急哦。惊荷的速度和乌龟有一拼,要原谅偶呦!希望朋友们还会继续支持俺,不要因为上架就抛弃了惊荷啊~~~

谢谢CX玉、biooil2010、红袖、死亡之刃ldxiii、竹意无尘、Chieh-Ching、水∮凝∮夜、天生书精、xieyannan、孙萧的打赏哦!O(∩_∩)O哈哈~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