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四章 无名客欲求秦晋好(下)

红楼夜话小说:第三十四章 无名客欲求秦晋好(下)

编辑:长青诗更新时间:2021-10-14 12:35:35
红楼夜话

红楼夜话

一个是叶家仙姝,一个是再生儿郎,本无牵连到的两人却成了相依为命的兄妹。贾府里家大业大,但人心难测:林宅人单力孤,却兄妹同心协力。实则盛世太平无事,难掩暗潮汹涌澎湃,官场勾心斗角,园中彼此谋算。下回分解叶家俊俏少年,如何率领妹妹走上找寻幸福和快乐的征途!~~~~~~《红楼夜话》有自己的读书群了,号码是151800159。小光、洛洛、红玉是俺滴管理员,大家有什么事也可以找三位美女滴~~~新书《御朱门》火热开篇,求大家的爱抚,进入页面,我的推荐,所有收藏啊所有收藏!每天一进入页面,身体更和健康~~~Y(^_^)Y想自己来那京城只不过一两年的光景,父亲的身子便撑不住了,也不知此去又将如何?。

作者:夜雨惊荷 状态:完本

类型: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香珊的年纪在三等丫鬟里很小,虽然其他人都望着香珊做事情,不外乎是她在林府的根基很深。香卉很清楚,自己想跨过香珊,靠的怕是是对姑娘的忠心。她平时里也不和香珊争锋,虽然,这个赵家寨出的赵大梅一点儿也不笨,否者她爹娘也敢让她出做事情。香珊的聪香卉清楚,自己想要越过香珊,靠的恐怕就是对姑娘的忠心。。...

精彩章节

香珊的年纪在三等丫鬟里最小,但是其他人都看着香珊做事,无非就是她在林府的根基最深。

香卉清楚,自己想要越过香珊,靠的恐怕就是对姑娘的忠心。

她平日里也不和香珊争锋,但是,这个赵家庄出来的赵大梅一点儿也不笨,否则她爹娘也不敢让她出来做事。香珊的聪明摆在明面上,就是紫鹃、雁蓉姐姐也更得意她。而香卉的睿智是深藏不露的,她悄悄的观察着众人,将自己的好一点点的展现给大家。

所以在听了黛玉的话后,香卉马上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怎么样才算是尽心竭力!这句话就透着姑娘的心思。

香卉看着黛玉的眼睛,毫不迟疑的说道:“香卉愚钝,可能,姑娘叫香卉做什么,香卉就去努力的做。这样就是尽心竭力吧?”

黛玉笑了笑,“好了,我也累了,你先回去睡吧。只是没事儿的时候再想想我说的话,想明白了就告诉我,知道吗?”

香卉诺诺的称是,起身准备离开。

黛玉却又叫住了她:“对了,上次那个枣泥拉糕,我尝了一块,很是香甜,你紫鹃姐姐说是你从家带来的,多谢你!”

香卉道:“姑娘喜欢,我下次叫我母亲再做一些。她最会做这些小点心。姑娘早些休息吧,香卉下去了。”

这里不提黛玉的心思。只说小丫鬟香卉回到外间,裹着棉被躺在熏笼上思来想去。

雪雁这个时候也没睡,好奇的问道:“姑娘和你说什么了?”

香卉自然不能实话实说,“也没什么,只说上次我拿回来的那个枣泥拉糕好吃,问是谁做的。”

雪雁听了果然没有怀疑,还乐呵呵的说道:“上次我也尝了一块,果真是味道美极了,竟比外面做的还要香甜,香卉,你要是得了空回家,再叫你娘做点来,咱们这里上上下下都爱吃。你回去的时候告诉我一声,我把钱给你。”

雪雁虽然心眼实在,但是绝不是一个小气,贪小便宜的人,既然想吃人家的东西,哪有不出钱的道理?

香卉嘴上敷衍着,但心思早就跑到八百里外去了。她打了个哈欠,舒舒服服的躺在熏笼上。雪雁见香卉困了,也不再出声。

访梅阁里静谧一片,熏炉里的檀香散发出幽微的气味,只有外间的钟摆滴答滴答的作响。香卉盖着暖和的棉被,躺在那里,一点儿睡意也没有。林府的一切对自己来说都是那么的不真实,三餐吃的是好的,穿的是新衣,姐姐嬷嬷又不打骂,月钱给的也多,姑娘少爷还常有赏赐。

香卉就想起了上回回家过年走亲戚,赵家庄里的那些邻里街坊听说自己回去了,都去看热闹,香卉特意穿了姑娘给的那件烟水百花裙,带上了紫鹃姐姐给的一支银簪,把大家都看呆了,就是赵老爷家的那位小姐也亲自来瞧自己。香卉知道,自己的这一切都是姑娘给的,想要过和以往不同的生活,只能相信姑娘......

到了第二日,严嬷嬷见黛玉还有些不舒服,就只领着紫鹃、雁蓉等学规矩,叫香雪守着姑娘。

荣泽雪琪两姐弟看过了黛玉之后,恋恋不舍的被春蕾、春纤领到院子里去放风筝。

黛玉躺在临窗的贵妃榻上,手里拿着诗集,似睡非睡,窗子大开,廊檐下挂着一只八哥自在那里饮水,还时不时的歪着小脑袋,滴溜溜的瞅着黛玉。

香卉悄声走了进来,“姑娘?”

黛玉微微睁开眼睛,也不去瞧她,只赏外面的好精致,随意的问道:“想明白了?”

“回姑娘,香卉想明白了,香卉今后一心听姑娘差遣,奴婢虽然愚钝,但是忠心可鉴。”香卉特意将“忠心”二字咬的极重。

黛玉听到这里才扭头看她,“我果真是没看错人,只希望你能记得自己说的话。你过来,我有件事要交代你。”

香卉心中欢喜,但是脸上却未流露出分毫,快步走到窗边。

黛玉小声对她说:“你去将前日东平侯府送来的茯苓霜包了两包,给白姨娘和钱姨娘送去,就说我没什么大事,两位姨娘不必担心。再让她们安心休养,家里的一切事情少爷自会料理,等我好点了就亲自去看两位姨娘。记得怎么说了吗?”

香卉连忙点头。

黛玉定睛看看香卉,大有深意的笑道:“你机灵些,找个相熟的丫头打听一下两位姨娘那里的事情,前日来的那两个婆子到底说了些什么?两位姨娘又是怎么回答的?去问的时候别叫人家生疑,知道吗?”

“姑娘放心,我和白姨娘身边的香绣是一起进府的好姐妹,香卉知道该怎么说。”

香卉得了姑娘的话,包了两包子茯苓霜去了慈云堂。

直等到将近中午的时候,这丫头才回来。一进院门就被碧蝶逮了个正着。

“姑娘让你去送茯苓霜,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香卉稳了稳心神,说道“我去的时候两位姨娘正在一起说话,知道是姑娘命我去送茯苓霜就拉着我说话,问姑娘现在怎么样了?两位姨娘说,昨天气着姑娘了,她们也不敢再来,怕姑娘更加的生气,只好拽着我问问姑娘的情况。”

香卉又一托手里的食盒,“两位姨娘知道姑娘没什么胃口,就亲自去大厨房做了一碗面条,叫我送回来。所以香卉回来的才迟了些。”

碧蝶打量了香卉一番,觉得这丫头竟不似往日的沉闷,多了几分的灵巧劲儿,再去望她手中的食盒,说道:“午饭已经备下了,姑娘身子弱,几位主子今天就在访梅阁里用饭,把食盒给我吧,你去和姑娘回话。”

香卉将食盒交给了碧蝶,自去找黛玉。内室里没有人,只黛玉在桌前练字,一见香卉回来就停了笔,“回来了?”

“是,姑娘。香卉将两包的茯苓霜交给了白姨娘和钱姨娘,两位姨娘感激姑娘的惦念,说本想来看姑娘,但是又怕姑娘身子不舒服,就叫香卉给姑娘带好。两位姨娘还做了面条给姑娘,香卉已经交给了碧蝶姐姐。”香卉说完这些,悄悄的看了一眼黛玉,发现姑娘正满眼含笑的望着自己。

香卉静下心,上前走了两步,压低声音道:“奴婢问了好姐妹香绣,前日那两个婆子来的时候,香绣就在外间伺候,隐约听到了些争吵。她说,那来的那两个婆子甚至傲慢,说姜姨娘如今嫁给了扬州城里的一位李老板做正房续弦,家中也是奴仆上百,良田千顷。姜姨娘家的这个幼弟读书用功,今年是一定能高中的,若是林家和姜家当亲戚的走动,对咱们家少爷的前程也好。”

香卉顿了顿,继续说道:“香绣说,两位姨娘很生气,就想打发了那两个婆子,却没想到那婆子说,姜姨娘的小姑子如今嫁给了巡盐御史,若是林家不给面子,姜姨娘也不愿意再顾着往昔的情分。两位姨娘这才没有办法,生怕不告诉姑娘、少爷再给两位惹下大祸,因此昨日才联袂而来。”

黛玉心中仔细的咀嚼香卉的话,想从中听出点什么,猛然间的想起了什么,问道:“那两人来的时候可送了什么礼?”

香卉摇摇头,“这倒是没问,但是奴婢想,礼物要是给两位姨娘的,这也就罢了,若不是,姨娘们也会和姑娘说一声,再交到罗大娘那里去!”

黛玉心里明白,罗大娘自然是哥哥的心腹,若是贸贸然就去要礼单子只怕会惹人怀疑,她只想知道哥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姜姨娘的话句句听起来都让人不寒而栗,什么是“两家人当亲戚走动”?派了两个女人到林家后宅,又叫了个年轻的书生去拜会哥哥,她到底要干什么?

香卉见黛玉不出声,有心想要再提醒几句,身后却传来脚步声。

进来的人正是香雪,今日本是她轮班,但是刚刚姑娘叫她去看山楼拿一本诗集,一进来就看到姑娘在发怔,而本不是今日在屋里当差的香卉站在那里。

香雪本和香卉交好,但是一想到她们今早说的,姑娘昨夜找香卉说话的事情,香雪心里就隐隐的不舒服。香珊本来就是三等丫鬟里面拔尖的,这是人家的本事,谁让香珊有个好哥哥呢?但是,若连香卉也要得了姑娘的慧眼,香雪就不怎么服气了。

所以,一看两人都不出声,香雪就率先发了话:“姑娘,诗集给您拿回来了。少爷正在看书,见我去了,还让我一道捎来幅画。”

香卉知趣儿的和香雪一起打开了画轴,黛玉拿眼望去,一下子就被吸引了过去。这画颜色浓重,仿的是《清明上河图》的布局,将寒山寺的远山,石钟,枫桥,游人一一画在上面,景致秀美,人物逼真,绝对是幅难得的佳作,想必这就是世子家的那一幅吧!

黛玉细细的品味了一番,又让她俩好生的收起来。

致远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黛玉在收拾画桶。

“妹妹好生歇着,叫小丫头们收拾吧,你自己动手干什么?”

黛玉亲自端了好茶给致远,致远笑着说:“我不喝茶,妹妹别忙。”

“知道你不爱喝我这里的茶,嫌味道淡,我专门给你泡的信阳毛尖,岂不是你喜欢的?”

黛玉见致远喝着茶,心里总是藏不住事儿,频频的看向致远。致远就是再想假装无事也是不能了,只好无奈的放下手中的香茶,问道:“说吧,有什么事儿想问哥哥的?”

“哥,姜姨娘派人来的时候,是不是拿什么东西了?”

致远反问道:“你是不是派人去两位姨娘那里了?”

黛玉惊讶的用手掩住了嘴,哥哥是怎么知道的?这两句话也没什么太大的关联吧?怎么就猜出自己派人去姨娘哪里呢?

致远惩罚似的轻拍黛玉的脑袋,笑骂道:“你还能瞒得过我?不过,你还挺机灵的,就是有点沉不住气。我还想着你怎么能从罗大娘那里要着礼单子呢,没想到是直接问上我了!”

黛玉羞臊不已,原本以为自己还挺精明的,没想到哥哥知道的一清二楚。“哥......”

“好了好了,不笑你了。这种事情我本不想让你糟心,但是你如今既然问了,我也少不得说一说,姜姨娘的弟弟只送了一只钗,一只鸾凤钗......”

PS:本周第一次更新!惊荷求票票,PK票,让我从PK榜的最底层爬上来吧!惊荷一张PK票都没有泥~~~好悲催,好悲催!救命~~~~~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