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九十六章嫡子

言容小说:第九十六章嫡子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10-14 08:05:18
言容

言容

你有爱过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为她不顾一切,选择放弃所有的吗? 你明白怨恨会让人变为什么样吗?丧失自我但是面目全非? 世人慌慌张张,在乱世中寻一丝太平无事,去寻求一条生路。 有人为了钱权不顾一切,背信弃义,枉顾人伦。 也有人舍去所有的,摈弃红尘,孤身一人,却也只但是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已。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作者:长安落雪扶桑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他们三人一时间都不明白说什么好,花想容转移话题话题,道:“辰时了,先再说这些了。芸儿一早晨都没吃什么东西,我拿把早膳给她送过去的,你们也快去找些吃的吧。”她说罢便去拿了午膳下楼,杜玉还坐在床角,有人进去了她也没什么反应。一直到花想容喊了她好几声,她她说罢便去拿了午膳上楼,杜玉还坐在床角,有人进来了她也没什么反应。直到花想容喊了她好几声,她才缓缓从床上下来,走到桌边,开始用膳。。...

精彩章节

他们三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花想容岔开话题,道:“巳时了,先不说这些了。玉儿一早上都没吃什么东西,我拿把早膳给她送过去,你们也快去找些吃的吧。”

她说罢便去拿了午膳上楼,杜玉还坐在床角,有人进来了她也没什么反应。直到花想容喊了她好几声,她才缓缓从床上下来,走到桌边,开始用膳。

花想容指了指桌上放着的东西,道:“那些是我给你买的一些衣服和首饰,你可以看看,应该会有你喜欢的。”

杜玉点了点头,小声道:“谢谢阿容姐姐。”

花想容微微一笑,又道:“今日你睡的时间少,待会儿吃完了再去睡一会儿。”

杜玉也只是点点头,应道:“好。”

花想容又开始有些难受起来。

这样的遭遇发生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受不了,更何况杜玉这样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她对未来的期待和对江湖的向往,最终毁在了一个禽兽的手上。

花想容低眸,摸了摸她的头,轻声道:“没事了,都过去了。”

没事了。

杜玉的眼泪又一次从眼角滑落,滴进碗里。

花想容虽心疼杜玉,但为她寻仇这样的事总归还是轮不到她来操心。吴越松虽在营丘,可具体在哪儿她也不知道,她现在也不确定吴越松是不是已经得到了她来营丘的消息,她可不敢贸然跑去找他送死。

并且她觉得,吴越松来营丘也必然是隐藏了身份的,毕竟齐国这等是非之地,他一个名扬六国的亡宋后人可不该随意踏足。

因此她就算是去打听也打听不到,要不是吴红绫没有心机,她从那儿套出话来,否则她现在也不知道吴越松在哪儿。

明日华于江就要抵达营丘,到时候去看这燕国世子进城的人一定不少,她倒也可以趁这个机会去凑凑热闹。

第二日巳时,花想容正吃着午膳,便听见又不少人在客栈打尖的人议论,说燕国世子华于江的华辇已经在郊外不远处,就快要进营丘城了。

文渐和陆少羽不耐去瞧这热闹,他们身为燕国人,自家世子的礼队也不是第一次见了,于是陆少羽便陪着文渐跑到城南去买吃的了。

花想容没和他们一起去,毕竟她又不是燕国人,也没见过世子级别的礼队,她当然要去开开眼界。

“兄长!我不娶她!”

南宫诩坐在他的嫡亲兄长南宫衍对面,满眼凄苦。

今日他父王又和他提了与吴国公主联姻一事,吴国公主许淑是吴王唯一的嫡女,身份尊贵,本该也是同为嫡长子的南宫衍联姻。但南宫衍早已娶妻,吴国嫡长公主是不可能做妾的。

所以,这场婚只能由嫡二子南宫诩来成了。

若是在以前,南宫诩倒是无所谓,也不在乎。但他遇见许诺以后,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娶这吴国公主,当场就忤逆了楚国王上,把他父王气得不轻。

于是楚王就让南宫衍把南宫诩带回二公子府,好好教教他何为王子之道。

南宫衍见他这般孩子气,忍不住轻笑,道:“传闻这吴国公主也是倾国倾城的美人,你为何就不愿娶她?”

“她再漂亮能有许诺……”南宫诩说着说着,突然发觉说错了什么话,止住了话头。

南宫诩笑着,问道:“嗯?怎么不说了?许诺是谁?”

南宫诩瞬间泄了气,撑着头怏怏的,不说话。

见自己的胞弟这个样子,南宫衍心里已经明白了个七八分,深思过后,才对他道:“你娶了吴国公主两年后,可以收了她做你的妾室。”

南宫诩听他兄长这番话,直接就炸毛了:“不可能!我怎么会委屈了许诺来做妾?她一个江湖女子随性惯了,也不会甘愿屈就于他人之下的!”

“江湖女子?”南宫衍又笑道,“我知道了,你是去郑州的时候遇上的吧。”

南宫诩不回答这个问题,算是默认。

南宫衍道:“我就说,之前同你提联姻一事你都漠不关心,去了一趟落云山剑会回来之后态度就这样坚决了。”

南宫挥了挥手,只道:“总之谁也不能在我面前苛待了她去,就算是吴国公主也不行!”

南宫诩反问道:“那你便要因为一个江湖女子苛待了吴国嫡长公主吗?况且吴王只有这么一个嫡女,若是知道她在楚国受了委屈,就算吴国实力远不如楚国,他也定要为她女儿讨个公道的。”

南宫诩急忙道:“谁要苛待她了?我根本就不想娶她。我见了许诺第一面便下定决心此生只娶她一人!”

“诩儿,记住你的身份!”南宫衍听了这句话,不再同他玩笑,严肃了些,“你身为楚国九公子,她一个没有任何家世的江湖女子,让你收她做妾已经是高攀了你,何况是要让你此生只娶她一人?她没有资格值得你为她这般。”

南宫诩气道:“家世、家世、又是家世!就因为这破家世我连自己心爱的女子都娶不了,这楚国九公子我不当了!谁爱当谁当去!”

“住口!这话也是你能说的吗?”南宫衍呵道,“你在我这里说来当个玩笑听听也就罢了,要是传到父王耳里、让父王知道,我看你不掉层皮!”

“兄长!”南宫诩一副要急哭了的样子,道,“父王母后不会让我和许诺在一起的,因为她不仅是个江湖女子,她……她是……她是奴!”

南宫衍简直不敢相信:“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南宫诩重复一遍:“她是奴,她亲口对我说的!”

南宫衍瞬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一会儿,他才摇了摇头,对南宫诩道:“若她真是贱籍,那你还是绝了娶她的心思吧。”

“兄长……”

“没用的!你既然知道了她是贱籍,那你便不该放任自己爱上她!”南宫衍打断他的话,“你是什么身份她又是什么身份,你们根本就不可能!”

“兄长……”南宫诩眼眶湿润,“我是真的喜欢她。”

南宫衍道:“你不能喜欢她!你若真是为她好,那你便该离她远些,你这样做只会害了她!”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