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九十三章重逢

言容小说:第九十三章重逢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10-14 08:05:18
言容

言容

你有爱过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为她不顾一切,选择放弃所有的吗? 你明白怨恨会让人变为什么样吗?丧失自我但是面目全非? 世人慌慌张张,在乱世中寻一丝太平无事,去寻求一条生路。 有人为了钱权不顾一切,背信弃义,枉顾人伦。 也有人舍去所有的,摈弃红尘,孤身一人,却也只但是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已。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作者:长安落雪扶桑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第三日寅时刚过,花想容就一直这样拿了早膳上去吃。杜玉刚睡过去的,还很累,所以但是要睡许久的。她今日只给杜玉匆匆忙忙买了两件衣裳,所以还不够,她还得寻个时间再去给她买一些才是。接着再买些簪子首饰什么的给她,女孩子都不喜欢这些东西,她看见了了所以会高兴些。等她昨日只给杜玉匆匆买了两件衣裳,应该不够,她还要寻个时间再去给她买一些才是。。...

精彩章节

第二日寅时刚过,花想容就下去拿了早膳上来吃。杜玉刚刚睡过去,还很累,应该还是要睡许久的。

她昨日只给杜玉匆匆买了两件衣裳,应该不够,她还要寻个时间再去给她买一些才是。

然后再买些簪子首饰什么的给她,女孩子都喜欢这些东西,她看见了应该会开心些。

等她情绪稳定些了,恢复了再把她送回中山去,她爹和她哥哥现在应该都快急疯了。

她想到昨日杜玉和她说的话,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她下了楼,给了掌柜的一些银子,让他看紧自己那间屋子,再三叮嘱她没回来之前不能让任何人进去。掌柜的连声应好,花想容才放心出了门。

今天是齐国公子苏言册封世子的日子。

还有两日,华于江也要来了吧。

花想容买好衣服和簪子就要回去,却在半路上遇见一家兵器店。这家店里买的刀和匕首居多,也很精巧,只是价格都比较昂贵。

御寒剑好虽好,但也总归有不方便的时候,匕首小巧,易携带,也方便藏在身上,关键时刻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

江湖险恶,多留一手总不会是什么坏事。

于是她进去选了许久,买了一把,也就……三十多两。

她将匕首藏至腰间,走了出去。

出了兵器店不远她又见着一条街道,卖的都是吃的,有糕点面食,有点甜点糖人。

在远济的时候,看见卖糖人的她可馋了,但她再馋都只能在远处看着,离得进了都会被赶走。

她现在总算买得起了,一个糖人三文钱罢了,现在看起来好像也不是很贵。她买了两个,一个给杜玉,一个给自己。让杜玉吃点糖,心里肯定更会好受一点。

“阿容?”

花想容还站在糖人铺前等着,恍惚之间似乎听了有人唤了她一声。声音有些熟悉,但街道嘈杂,听得不真切。

她皱了皱眉,接过小贩递过来的糖人便要走。

谁知她刚转身,一抬头,便看见了一身水蓝色衣裙的女子站在不远处。

“阿容?真的是你!”

是文渐。

花想容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直到文渐跑过来搂住她的肩,她才渐渐缓过神。

真的是文渐。

“文渐!”

她激动得捏断了手中的一个糖人。

文渐和陆少羽本在中山,偶尔帮着回春先生采些药,偶尔去村中给穷人诊脉看病,偶尔行侠仗义留名江湖,日子倒还清闲。

回春先生已经定下他们成亲的日子了,就在明年四月十六,他们两个人也都忙着要成亲的事情,又累又开心。

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可就在一个月之前,老杜找上了门,说杜玉不见了。

除了陆少羽,老杜不再认识什么江湖人了,他了解杜玉这孩子,猜到她可能是跑出去闯江湖了,自己求助了不少商场上的朋友,也寻了许久了,都没有找到,他只能来找陆少羽。

陆少羽修书不少江湖上的好友帮忙留意,在中山附件和燕国境内广泛寻找,一直找到邬州。但这般找也不是个办法,他们怕就怕杜玉是被人骗了,否则就她一个小姑娘应该也走不了多远。

可找了那么久都找不到,很有可能她已经不在燕国了。

九月十五齐国策立世子,不少江湖人往营丘聚集,文渐也真的杜玉对江湖的向往,猜测若是她一人必定也会去营丘,便和陆少羽带着杜秋一起来了。

杜秋也来了。

杜玉的哥哥。

他们三人是今天才到的,比花想容晚了些,找了另一家客栈。

而此刻他们能在这里遇见,是因为文渐想来买些吃的,顺便碰碰运气,谁知碰见了花想容。

但巧也真是巧了,花想容道,她昨日才遇见了杜玉。

她没把杜玉的事告诉他们,只是带他们去了客栈,毕竟这事关杜玉的清誉。要不要说,要说给谁,都得由杜玉自己决定,花想容没有这个资格替她选择。

两个月了,杜玉没想到自己还有见到亲人的一天。

她见到杜秋那一刻眼泪就下来了,杜秋也不知道杜玉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眼里尽是心疼,眼角也有些湿润,但还是没哭出来。

花想容拉着文渐出去,给他们兄妹俩一些时间。

文渐站在门外,有些疑惑的问她:“杜玉这是怎么了?”

花想容无奈的笑了一声,摇了摇头,道:“所信非人。”

文渐无言。

“吃糖人吗?本来另一个是买给杜玉的,现在只能给你了。”花想容把那个完整的糖人递到文渐眼前,道。

“那当然吃了。”文渐笑道,接过花想容的糖人走下楼去。

陆少羽就站在客栈里,靠在桌边,看见她们下来,问道:“怎么样了?”

文渐道:“情况不大好,应该是受了不小的刺激,不过万幸,还是找到了,这还得多亏了阿容。”

花想容淡淡笑道:“我不过是昨晚才遇见她的,今日你们就来了,我也没做什么。”

“阿容的名气自落云山剑会以后可是响得很啊。”陆少羽调笑道,“没想到不仅拥有御寒剑,还有九苍剑法。初见你的时候都没看出来,阿容还真是深藏不露啊。”

花想容咬了一口被她捏断的糖人,道:“哪有,御寒剑是许诺给我的,我也从来没听说过什么九苍剑法,这不过是在远济时得一个爷爷教我的。说起这什么九苍剑法,我倒是有件逸事想同你们讲。”

陆少羽和文渐都笑着,对视一眼,眼里含着笑意。

文渐道:“说来听听。”

“前些日子我在阳川一座酒楼里吃酒,听见有人在议论我。那个人说他去过落云山剑会,说我爹是那九苍派的最后一名弟子,还说他亲口听见我说九苍剑谱被烧了。

花想容喝了口茶,才继续道,“我心想我那时候还在苦苦寻找着自己的身世,结果在江湖上的人都已经替我找到爹了,我都吓死了。

“所以趁着酒壮怂人胆,我跳下去就跟他们说花想容不会九苍剑法,什么九苍剑谱也没被烧,让他们赶紧找去。”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