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八十九章道别

言容小说:第八十九章道别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10-14 08:05:17
言容

言容

你有爱过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为她不顾一切,选择放弃所有的吗? 你明白怨恨会让人变为什么样吗?丧失自我但是面目全非? 世人慌慌张张,在乱世中寻一丝太平无事,去寻求一条生路。 有人为了钱权不顾一切,背信弃义,枉顾人伦。 也有人舍去所有的,摈弃红尘,孤身一人,却也只但是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已。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作者:长安落雪扶桑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离开了?做什么?”花想容有些不解的问着。“有些事情严禁不做。”萧子让只回道。“去多久?”花想容又问着。“少则半月。”萧子让路。半月。算一算,她和萧子让相知相识,也但是四月不足。才三个月,再回忆起她刚从远济出的时候,真是像作梦像。可半月,是说“有些事情不得不做。”萧子让只答道。。...

精彩章节

“离开?做什么?”花想容有些疑惑的问道。

“有些事情不得不做。”萧子让只答道。

“去多久?”花想容又问道。

“少则两月。”萧子让道。

两月。

算一算,她和萧子让相识,也不过三月有余。

才三个月,回想起她刚从远济出来的时候,简直像做梦一样。

可两月,也是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啊。

“还回来吗?”花想容又问他道。

萧子让轻笑一声,道:“若是你还在阳川,那自然要回来。”

“我当然在阳川。”花想容又转过头看向窗外,道,“我已经决定了,我以后就住在阳川了。等你走了以后,我就买院子去。”

“嗯。”他只轻轻应了一声。

“什么时候去?”她问道。

“今日午后吧。”萧子让道。

花想容算了算,又点了点头,道:“午后,那也还有两个时辰。走,我请你上玉楼吃菜去。”

萧子让挑眉,问道:“怎么,你是不是背着我又赚到什么钱了,都舍得上玉楼吃菜了?”

“那倒不是,”花想容道,“你忘了,我在落云山剑会上押注赚的钱,到现在还没怎么用过。”

萧子让又笑道:“你那几百两银子可经不起你这般折腾。”

“没事,我有分寸。”她自信满满的道,“不会花光我的钱的。”

“那你若是在玉楼便用了个三四百两,你以后可怎么办。”萧子让又问道。

“用了四百两我不是还有四百两吗?”花想容道,“请你吃菜你还不去,你能花我钱的机会可不多。”

于是萧子让不说话了,随着花想容去了玉楼。

花想容想起吴红绫问她萧子让喜欢吃什么,可是她又确实没注意过,便在点菜之前专门问道:“你要吃些什么?”

萧子让答道:“都行。”

于是她便随意点了几样清淡的菜式,细算一下,竟然花了上百两银子。

她有些心疼了,不过既然大话都放了,那她也没办法反悔了。

但是这玉楼的菜果然是名不虚传,花想容还真的从没吃过那么好吃的菜。

这菜不仅味道好,而且还很好看,刚被端上桌来时,她一时间都不知道从哪里下筷。

一道菜几十两银子,也是名不副实啊。

但当她吃完去结账时,掌柜的告诉她,已经结过了。

结过了?萧子让?

她转头看向萧子让,他正站在不远处,对她轻轻一笑。

花想容:“……”

而后她转过身,悄悄对掌柜的道:“问一下,我这儿花了多少银子?”

掌柜的拿起算盘又算了一遍,道:“六百三十两银子。”

花想容:“……”

还是让萧子让请吧。

到最后她还是白白蹭了一顿饭吃。

回客栈以后,萧子让便牵了他的马走了,许诺不在,他一个人去。

去哪儿他也没说,花想容也没问。

分别也没什么不舍,只相互看了一眼,道了一声珍重,后会有期,他便走了。

萧子让只说了少则两月,没说多则什么时候,也不知道下次再见是什么时候了。

又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她回了客栈以后,拿了银子,便出门去买院子。

她还是想住在阳川,说不清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幼时便在阳川长大,毕竟在她莫名其妙出现在远济之前她就是待在这儿的,心里对这个地方还有些别样的感觉。

虽然她是记不清许多事情了,但是她还是想住在这儿。

也怕什么时候萧子让来这里寻她,却又寻不到了。

她找了商行,选了一下午,选中了城西的一处院子,不算很大,但是小巧别致,屋子布局什么的也很有讲究。院子的价格也很合理,也就……

三百两。

这院子有专门招待客人的前厅,也有就寝的主卧和还有三间偏房客房,一前一后两处院子,院子里没什么景物,单调了些,但是应该要有的东西也都有。

请的风水先生也说,这个地方是个风水宝地,坐北朝南,正厅向日。还有些玄妙之处,花想容也记不得了,反正左右就是说的这宅子好。

风水花想容也不了解,反正先生说好,那自然也就没错了。

据说前一位主人是个商人,赚了许多钱,住到别处去了,前些日子搬走了。

商人是不注重院子布置的,她还得自己再翻修翻修。

酉时三刻,花想容站在院子正厅外边,寻思着要怎么下手。

若是要从内到外的翻修,定是要花上她许多钱,但买这院子已经让她的银子少了一半,再这样下去她的钱可经不起折腾。

她本来觉得这几百两已经很多了,但是现在觉得……

还是太少了些。

“这是你买的院子?”

一个低沉磁性的男声自墙头响起。花想容循声望去,在看清了眼前之人的时候,弯起眼睛,笑道:“你怎么来了?”

柳争坐在她院子的墙头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道:“许久不见了,来看看你。”

花想容仍是笑着,道:“但是我现在可没办法招待你,这院子还需要翻修了才能住人。”

柳争跳下墙头,走到她身边,道:“我方才来的时候看过了,这院子布局还是很巧妙的,若是要翻修,便着手打造院子里的景致便可,也不需要做什么很大的变动。”

“我也只能这样啊。”花想容无奈的笑道,“我方才也算了一下,发现我的银子可不太经得起折腾了,我得好好看看该如何翻修才行。”

柳争听了她这话,轻笑一声,便对她道:“你想怎么做便怎么做,银子我替你出。”

花想容:“……”

不是吧,一个个都那么有钱的吗?

难道就她一个穷人?

细想一下,好像还真是,刚出了远济就遇着华于江了,一路上以来,萧子让,文渐,柳争,南宫诩……

还真的是除了她没有一个人是缺钱的。

她真就纳闷了,想不通她一个小乞丐是怎么认识那么多有钱人的?

不过柳争这人还真是说到做到,第二日一早,花想容来到院子里时,柳争已经在等着她了,还带足了银子,要和她去集上采购。

花想容也就不和他见外了,该怎么样便怎么样。本来只有他们两人去的集上,到最后也不晓得柳争去哪儿请了这许多人来帮忙,把她看上的和还在犹豫的东西全都抬回了院子里去。

到最后出了集市,花想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买了什么东西。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