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八十八章醉酒

言容小说:第八十八章醉酒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10-14 08:05:17
言容

言容

你有爱过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为她不顾一切,选择放弃所有的吗? 你明白怨恨会让人变为什么样吗?丧失自我但是面目全非? 世人慌慌张张,在乱世中寻一丝太平无事,去寻求一条生路。 有人为了钱权不顾一切,背信弃义,枉顾人伦。 也有人舍去所有的,摈弃红尘,孤身一人,却也只但是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已。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作者:长安落雪扶桑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萧子让果真好用,这一提他,风向立刻就变了。阳川在明月山附近,是两年前被楚误残酷迫害得最非常严重的地方,楚误挖心的传闻是从这个地方传出的,阳川的百姓曾恐惧到连白日都敢出门时。萧子让杀了楚误,等于给这里的百姓带给了新生。人人都将他当做神明通常信阳川在明月山附近,是两年前被楚误迫害得最严重的地方,楚误挖心的传闻也是从这个地方传出来的,阳川的百姓曾经恐慌到连白日都不敢出门。。...

精彩章节

萧子让果然好用,这一提他,风向马上就变了。

阳川在明月山附近,是两年前被楚误迫害得最严重的地方,楚误挖心的传闻也是从这个地方传出来的,阳川的百姓曾经恐慌到连白日都不敢出门。

萧子让杀了楚误,相当于给这里的百姓带来了新生。人人都将他当成神明一般信奉,认为他是上天派来给他们除难的,对他说过的话深信不疑。

明明萧子让出现在茯苓山是先,落云山剑会举办在后。她一把萧子让搬出来,他们连时间都顾不上算了。

“是啊,所以你们一定要快些去告诉自己在江湖之上的朋友,想要得到九苍剑法的人都不要去找花想容了!”

她见着人群正兴奋,于是更加大声的喊道,“快自己去找吧!谁能找到就是谁的啦!他就可以拥有绝世剑谱,练就绝世剑法,称霸江湖不在话下!”

于是人群更加沸腾起来,尤其是那几个混江湖的人,恨不得现在就动身去寻找剑谱。

而在另一阁楼之上的萧子让,看着坐在人群中面容绯然散布谣言的姑娘,无奈的轻笑一声,而后摇了摇头。

他走下阁楼,趁着人群还在激烈讨论的混乱之中,将花想容一把拉出了汉子堆。

突然被拉出人群的花想容先是懵了一下,待看清了眼前人之后,便浅浅的笑着,唤了他一声:“子让。”

“嗯。”萧子让只应了这一声。

“你是来陪我喝酒的吗?”她有些天真的问他。

“回客栈。”萧子让简单明了的回答她。

“可是我还没付酒钱呢。”她撇了撇嘴。

“我替你付。”他道。

“我不要。”花想容不肯,道,“我还能喝。”

“你醉了。”萧子让告诉她。

“我没醉。”她坚持道。

“醉了的人都说自己没醉。”他评析道。

“可是我才喝了几口而已。”花想容强行说道。

“那你喝了几口什么酒?”萧子让又问道。

“不知道。”她眼里有些迷茫和雾气,抬头看他的眼神都是醉的。

他叹气,无奈的说道:“本来就不会喝酒,还要去喝那么烈的。”

她闻言,有些不开心,脑子昏昏沉沉的,眨了眨眼,一头趴在了他肩上。

萧子让愣了愣。

她伸手搂住他,喃喃的唤了一声:“子让。”

萧子让没有挣开她,反而轻轻勾了勾唇角,宠溺一般的回她一句:“嗯?”

“子让。”她抱的更紧了些,在他怀里蹭了蹭,轻语,“不要丢下我。”

他没说话。

见他没理自己,她又重复了一遍:“不要丢下我。”

他伸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

“不会的。”他轻声道,“不会丢下你的。”

她听到了想要的回答,趴着萧子让安心的睡了过去。

喝醉了的样子真是可爱。

不仅可爱,也很脆弱。

比起她清醒时候的那股聪明劲儿,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让人心疼。

萧子让总算知道,为什么在同林镇时,她说什么都不愿意喝酒了。

原来是个喝不得酒的。

他叹了口气,又忍不住轻轻勾唇,伸手抱住她,眼底是从未有过的宠溺和温柔。

而另一边,站在暗处的玄衣男子,看着被萧子让抱在怀里的人,裹紧了身上的披风,转身消失在夜色深处。

花想容第二日醒来时就觉得头痛欲裂,晕的她很是难受,她拍了拍头坐起来,开始回想昨天的事。

从吴府出来,去了酒楼,听到九苍剑法的传闻,然后就开始和一群汉子胡说八道……

嘶……

这丢人可丢大了啊……

不过,幸好她还有点清醒,没报上自己的身家姓名,否则她可就真的是没脸在江湖上混了。

不过……

话说她是怎么回来的??

这酒后劲太大了,她只记得自己在和一群汉子讨论江湖之事,然后醒来就在自己床上了,怎么回来的,她还真的是忘得一干二净。

应该……没被人看见吧?

好像也没人认识她吧?

她深吸了一口气,起身梳洗。

待她刚刚梳洗完毕,萧子让便给她送来了醒酒汤,她道了声谢,拿起来一口喝完,放下碗就问他道:“我昨日是怎么回来的?”

萧子让听见她这一问,心里明白她这是喝断片了,便笑了一声,答她道:“你自己走回来的,怎么,不记得了吗?”

“……没印象。”她想了想,道,“不过不碍事,昨晚应该也发生什么大事,回来了就好。”

萧子让闻言一笑,没说什么。

花想容也笑着,很满意的道:“不过我喝醉了还知道自己走回来,说明我酒品也还可以,以后能开始试试喝些酒了。”

她看起来似乎是对自己说的,可是萧子让也在她身边,也可以说是花想容询问了一下萧子让的看法,想听听他说是不是那么回事儿。

萧子让想起昨日她喝醉后的样子,又有些宠溺的轻笑一声,道:“确实可以。”

花想容听见他这话,心里还莫名有些开心,但她还没来得及好好开心,便又听萧子让道:“不过你日后要喝酒,还是同我一起去吧。”

花想容:“……”

不是说她酒品还可以吗?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而且为何她总觉得萧子让话里有话,奇奇怪怪的。

嗯……

那么一想,她又仔细看了看他一眼,气色很好,确实有些奇奇怪怪的。

是不是昨天晚上还是发生了什么事……

难道她和一群汉子胡说八道的样子被萧子让看见了??

不会吧,那丢人可真的是丢到家了。

不过,萧子让不是说,是她自己走回来的吗?那他就应该不知道她做了什么才对啊。

她想得不明不白,便不想了。

萧子让见她不说话,便问道:“你昨日怎么突然想要喝酒了?”

“不知道。”她低着头,道,“路过酒楼,想喝酒,就进去喝了。”

萧子让没说什么。

静了好一会儿,花想容突然抬头问他道:“今日是八月二十七了?”

“嗯。”萧子让轻轻点头。

她又问道:“两三日不见许诺了,她人呢?”

“我差她去办些事情。”萧子让只说道。

花想容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具体是什么事她也不想过问,毕竟这和她无关。

她走到窗边,看着楼下的景致,便道:“快成时了。”

萧子让没说话,屋里瞬间又冷清下来。

“阿容。”萧子让突然唤了一声。

花想容有些愣住,转头问道:“怎么了?”

他犹豫一会儿,才道:“我要离开一段时间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