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八十五章套话

言容小说:第八十五章套话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10-14 08:05:16
言容

言容

你有爱过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为她不顾一切,选择放弃所有的吗? 你明白怨恨会让人变为什么样吗?丧失自我但是面目全非? 世人慌慌张张,在乱世中寻一丝太平无事,去寻求一条生路。 有人为了钱权不顾一切,背信弃义,枉顾人伦。 也有人舍去所有的,摈弃红尘,孤身一人,却也只但是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已。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作者:长安落雪扶桑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她了猜到了吴红绫留她做什么了,若也不是有关于某个人的事要同她打探,她又怎么可能会会想和她一同吃晚膳。上好饭菜以后,吴红绫问了身边的下人,道:“我哥哥呢?”那下人行了一礼,道:“孙少爷了出府去了,不明白做什么。”“好,明白了。”吴红绫扭过头,对上好饭菜以后,吴红绫问了身边的下人,道:“我哥哥呢?”。...

精彩章节

她已经猜到了吴红绫留她做什么了,若不是有关于某个人的事要同她打听,她又怎么可能会想和她一起吃晚膳。

上好饭菜以后,吴红绫问了身边的下人,道:“我哥哥呢?”

那下人行了一礼,道:“孙少爷已经出府去了,不知做什么。”

“好,知道了。”吴红绫转过头,对花想容笑道,“容姑娘快用膳吧,不必客气。”

花想容笑了一声,问道:“为何就只有孙小姐和孙少爷两人在府中?吴老爷呢?”

“我祖父啊?”吴红绫摆了摆碗筷,道,“出远门去了,有半月多了。”

“出远门?”花想容继续笑着,道,“去哪儿要这么久,莫不是有些商场上的事情?”

“应该是吧,不然也没什么别的了。”她道,“去齐国了,祖父去齐国去得勤一些,应该是和齐国的商队来往多一些。”

去齐国了。

还是去得勤一些的。

对了,吴红绫不是也说了,他们兄妹俩是吴越松多年前从齐国回阳川时带回来的吗?

“那你祖父是在商丘生意多些还是在营丘生意多些?”花想容又笑道,“我一直想去齐国玩玩的,却又不知道商丘和营丘应该去哪里好。”

“当然是去营丘了!”吴红绫连忙道,语气也有些开心,“营丘可是齐国都城,好吃的好玩的可多了,祖父还带我去那儿玩过一次,直到现在我还惦记着呢。”

“哦?是吗?”花想容仍是笑着,又道,“那我也定要寻个机会去看看。”

“不说这个了,以后你有机会去看看也行,就是远了点。”吴红绫道,“我有些别的事情想问你,你那个江湖朋友叫什么?”

花想容猜得真准,她果然是为了萧子让。

“我只知他姓萧,倒是不知道他叫什么。”花想容睁眼说瞎话。

他可不希望太多人知道他是谁,要是花想容就这样把他的名字卖出去了,还不知道他要怎么生气呢。

“只知道他姓萧?”吴红绫疑惑道,“你和他不是朋友吗?你怎么会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

“可能他以前说过吧,但是我忘了。”花想容摸了摸鼻子,道,“我和他不太熟悉,关系也挺一般的。”

吴红绫半信半疑,又问道:“那你可知道他娶妻了没有?”

“没有……吧。”花想容也被她问得有些懵,道,“我没听他提过妻儿什么的。”

“那就好,”吴红绫笑着道。

总算听到一个有价值的回答,毕竟要是已经有了妻儿,那可是很麻烦的。

“那你知道他喜欢吃什么,平时都做什么?”吴红绫接着问道。

喜欢吃什么?好像她和他用过那么多次膳,还真没注意过他喜欢吃什么。至于喜欢做什么……

她就更不知道了。

喝茶?下棋?吹箫?

“他好像不挑食的,很少有不吃的东西。只是他可能更喜欢清淡一些的菜食。至于喜欢做什么……”花想容绞尽脑汁,道,“也会些江湖人喜欢的,舞刀弄枪啊什么的。也喜欢些文人雅士的东西,还会吹箫。”

应该是……

这样吧……

也没什么了。

吴红绫皱眉,道:“那看来你和他关系也不怎么样嘛,真不知道他为何还要替你赔我的裙子。”

“我也不知道为何,可能是江湖人向来重义气吧。”花想容笑着道,“我和他确实不怎么熟悉,我也不太了解他。”

你能这样想自然最好不过。

“还有一个问题。”吴红绫还是问道,“那天和你们说话的那个紫衣女子是谁?和他又是什么关系?”

许诺……

她要怎么说?她能说吗?

“也是一个江湖人罢了,和他是什么关系……我不太清楚。”花想容只笑道。

去齐国去得勤些。

爱去营丘。

想不通啊。

花想容坐在酒楼之上,听着楼下的一片高谈阔论,看着酒肆里的人进进出出,想着今日从吴红绫处套得的话。

她从吴府出来的时候路过这家酒楼,也不知道为何脑子一热就进来了。

世人都爱酒,她也不知这酒有什么好喝的,只尝了一口便从喉咙辣到肚里,让她一开始颇为难受。

但辣劲过后,便生出一股暖意来,舒畅得她又忍不住再喝一口。

喝了两三口,竟也给她喝出点味道来了。

但是她还是想不通啊。

吴越松身为亡宋后人,搬到楚国阳川来难道不是为了让自己时时刻刻记得自己是亡宋后人吗?

但他却又为何爱去齐国?

去齐国也就罢了,他往商丘、往元安去,怎么都说得通,但他偏偏爱去营丘。

营丘。

齐国国都啊。

他若真是如此忠于旧国之人,那宋国灭亡,他心里对齐国难道就没有恨吗?

她又喝了一大口酒。

真的是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正当她想着,楼下的一片高谈阔论突然就停止了,有一个人站起来,大声喊道:“诸位别争,别争了,都听我说,听我说!”

“听你说?难道你还去过落云山剑会?”其中一人问道。

“落云山剑会这般江湖上最大的论剑会,自然是每年都要去的。”站着那人道,“我可是亲眼看见花想容拿着御寒剑使出九苍剑法的!”

人们一片“哎~哟”的声音,又有一人忙问道:“那你赶紧给大家伙们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说到九苍剑法,十几年前可是威震江湖啊!”站着那人道,“九苍剑法的创始人落九苍,一生只收了九名徒弟,个个都是顶顶的高手!但古怪的是,落九苍死后,他所收的前八个弟子,都相继离奇死亡,只剩下这最后一个徒弟了!”

“他可是九苍派唯一的门人,落九苍最后的传人,九苍剑法唯一的传承者了!”站着那人说得绘声绘色,道,“按理来说,他本应该把九苍派发扬光大,但不知为何,他竟然带着所有的九苍剑谱退隐江湖了!”

花想容瞬间就来了兴致,也忍不住想听一听。

人人都说她这套剑法是九苍剑法,但她本人却完全不知情,甚至从来没有听说过。她一直都想知道九苍派传闻,了解一下九苍剑法究竟是一套怎样的剑法,今天可算是让她遇见机会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