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八十四章亡宋(精髓!精髓鸭,很重要,要看)

言容小说:第八十四章亡宋(精髓!精髓鸭,很重要,要看)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10-14 08:05:16
言容

言容

你有爱过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为她不顾一切,选择放弃所有的吗? 你明白怨恨会让人变为什么样吗?丧失自我但是面目全非? 世人慌慌张张,在乱世中寻一丝太平无事,去寻求一条生路。 有人为了钱权不顾一切,背信弃义,枉顾人伦。 也有人舍去所有的,摈弃红尘,孤身一人,却也只但是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已。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作者:长安落雪扶桑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萧子让执扇的手一顿。你以后就会这么想了。但他没说什么,而已淡淡一笑。花想容也没反正什么,待他吃完午膳,两人便出了客栈去观月湖,一路上,她简单的的把今日和吴红绫的谈话一五一十的说了他,又把自己对身世的猜想也说了一遍。萧子让听她说着,没插嘴。你以后就不会这么想了。。...

精彩章节

萧子让执扇的手一顿。

你以后就不会这么想了。

但他没说什么,只是淡淡一笑。

花想容也没再说什么,待他吃完午膳,两人便出了客栈去观月湖,一路上,她简单的把昨日和吴红绫的谈话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又把自己对身世的猜想也说了一遍。

萧子让听她说完,没插话。

今日申时她便会将结安穗送至吴府,这个挂穗的作用也就没有了。

她现在只能从吴越松身上下手去调查她的身世,无论最后查出来什么,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关于宋国灭亡之事,我倒是听说过一个传闻。”萧子让在听她说完这一切后,沉思了一会儿,道,“宋国朝里曾经出现过一个叛徒。”

花想容有些消化不了这个消息,许久,才问他道:“这都过去三十年了,你又是从何处听说来这个传闻的?”

“宋国国土虽然已经成了齐国疆域,但三十年前这场亡国之战记得的人也还不少。”萧子让道,“许多老人都还对宋国有些感情,三十年前宋国国灭之后,在宋国都城元安,关于这叛徒的事传得沸沸扬扬,当然打听得到。”

花想容不语。

“宋国灭亡的时候,正值宋国的鼎盛时期。”萧子让开始对花想容说一些她不知道的,“时任的宋昭王,是个很有抱负的君王,在他治下的宋国发展很快,人口数量大增,军队也很强悍。你想想,若不是有其他原因,齐国为何要选择在那时灭了宋国?”

“齐国要扩展疆域,宋国首当其冲。”花想容也道,“而且宋国可没有如今的卫国那么好的形势,齐国灭宋也不会有任何一个国家出兵支援。在我看来,宋国灭亡也是顺应天下大势所趋。”

萧子让轻笑一声,又道:“你倒是看得透彻。但是三十年前的宋国可不好灭。若不是宋昭王治国有方,宋国繁荣太平,那又为何到了今天还会有那么多亡宋后人念着曾经的宋国?”

花想容低眸,叹了口气,才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三十年前的齐国虽有实力,但还远远不如现在,若是齐国没有绝对的把握,绝不会贸然出兵攻打当时强盛的宋国。”

“宋国虽是小国,但其统治深得民心。齐国一开始发兵宋国时,被打得节节败退。”萧子让顿了顿,才道,“可突然之间,宋国就开始战败。短短十日,齐国攻下商丘,宋昭王派人递上议和书,被齐王撕毁。不过一月,宋国覆灭。”

“所以说,齐国绝对的把握,便是出自宋国内部的叛徒。”花想容接话道,“并且这个叛徒一定位高权重,否则他给不了齐国那么大的助力。”

“没错。”萧子让道,“传闻中只说在齐军入元安当天,那叛徒泄露身份,宋昭王在大殿之内亲手将其斩杀。逃出王宫的宫人和官员将这消息传至民间,但却又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叛徒是谁。”

花想容愣住。

“宋国国灭之日,无数百姓跪在街边,为之恸哭。”萧子让又道,“三十年前的宋国气数本不该尽,却因为这叛徒和齐国里应外合,导致宋国走向灭亡。齐国灭宋后,得到了商丘、元安和乌镇这样闻名六国的商业大镇,齐国实力大增,才有了今天的繁荣。”

花想容苦笑一声,坐到观月湖旁,道:“若吴越松真是传闻中那么忠君爱国之人,那他想方设法要杀我,一定也是这和三十年前害得宋国灭亡的叛徒有关,也有可能……我就是他的后辈。”

“或许。”萧子让道。

“宋国可有什么花姓的高官?”花想容问道。

“不知道,”萧子让答道,“你想要知道三十年前宋国的旧部很难,除非你能找到宋国当时的文档和官册,或者宋国其中一位官员和宫人亲自向他询问。但齐国入主元安,和宋国有关的一切文献都被烧了。宋国旧臣,死的死,逃的逃,归顺的归顺,隐世的隐世,除了吴越松,你应该找不到谁了。”

“可吴越松不会告诉我的。”花想容叹气,道,“他看见我只想杀了我,可能他会在杀了我之前告诉我真相,好让我死个明白。”

萧子让听见她这话,笑了几声,轻轻摇了摇头,又道:“不过我倒是还有一个办法。”

花想容又有了些精神,忙道:“快说来听听。”

“只是,也很难。”萧子让道。

“难走也总比无路可走好。”花想容只能道。

“齐国自建国以来就有一个制度,凡是经历了一场战事,便要将这战争的始末与一应文献详细书写整理,然后全部封匣,放至密函室。”萧子让仔细的说道,“而齐宋之战这等灭国之战,也必定会被记载在此。那叛徒给齐国泄露的所有机密和其中的书信来往,也一定会被放至在齐宋之战的匣子之内。”

花想容挑眉,问道:“你这是要我去窃取齐国的机密吗?”

萧子让“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我看我还不如直接把脑袋送到吴越松跟前去求他告诉我实情得了,何必还要千里迢迢跑到齐国去找死?”花想容又接着调侃了一句。

“那我没办法了。”萧子让实诚的回答。

花想容嘟囔着道:“没意思。”

萧子让只是淡笑。

“对了,”花想容突然想起什么,抬头问道,“吴越松哪去了?这几日为何都不在阳川?”

幸好他不在阳川,否则自己的日子得有多难过。

“不知道。”萧子让道,“你待会儿不是还要去吴府送结安穗吗?你可以试试能不能从吴红绫嘴里套出什么话来。”

对哦。

她还要去吴府的。

“说到做到,容姑娘还算讲信用。”吴红绫手里拿着花想容送过来的结安穗,仔细看了看确定了没错,才开心的道。

吴盼之算是有救了。

“那是自然。”花想容道,“吴孙小姐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告辞了。”

“别呀,等等。”她将手里的结安穗挂到腰间,而后拦住花想容,道,“既然你都那么讲信用了,那我自然也得有点什么表示才是。你又不要钱,那我便留你吃顿晚膳吧。”

花想容闻言,微微勾起唇角,只道:“好。”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