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六章奴籍

言容小说:第七十六章奴籍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10-14 08:05:14
言容

言容

你有爱过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为她不顾一切,选择放弃所有的吗? 你明白怨恨会让人变为什么样吗?丧失自我但是面目全非? 世人慌慌张张,在乱世中寻一丝太平无事,去寻求一条生路。 有人为了钱权不顾一切,背信弃义,枉顾人伦。 也有人舍去所有的,摈弃红尘,孤身一人,却也只但是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已。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作者:长安落雪扶桑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我不也可以。冰冷得豪无感情。“确实。”花想容点了点点头,道,“想闻名于世不世出、青史千秋的人,确实不应该为儿女私情所牵绊。”萧子让闻言,心里极为震憾,他挑了挑眉,问着:“你那真这么想?”“我自然而然这么想。”花想容道。但她说着这话后,迅速便话锋一转,道冰冷得毫无感情。。...

精彩章节

我不可以。

冰冷得毫无感情。

“确实。”花想容点了点头,道,“想要闻名当世、留名千秋的人,的确不该为儿女私情所牵绊。”

萧子让闻言,心里颇为震撼,他挑了挑眉,问道:“你当真这么想?”

“我自然这么想。”花想容道。

但她说完这话之后,很快便话锋一转,道:“不过,那被你喜欢和喜欢你的人,也太可怜了。”

她说罢,不再理会他,抬步向南宫诩走去。

而站在原地的萧子让在明白了她的意思后,不自觉的弯了弯唇角。

“你来得正好,”南宫诩见着花想容走过来,如获救兵般的对她说道,“你要不要也放一个孔明灯?可以在灯下挂上一张布条,写上自己的心愿,也可以写上自己的祝福,来年定会实现的!”

花想容抬头看了眼满天的灯海,瞬间知道了南宫诩的意思。

肯定是他想和许诺一起放灯,可许诺又不愿意,所以他只好来求助花想容。

于是她便笑道:“既然来都来了,那这灯肯定是要放的。我以前都只能看着别人放,自己可是想放都没得放的。怎么,许诺不和我们一起放一个吗?”

许诺听她这番话,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被花想容身后的声音打断了:“当然要放了,这样的好事怎么能少得了我?”

萧子让缓步走过来,笑着看向许诺。

许诺抬头和他对视了一眼,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花想容皱眉。

“不是啊,萧兄当然也是要放的,不过我们在说许诺。”南宫诩接过话头,道,“许诺觉得麻烦,不愿意放。”

花想容心里无奈,这南宫诩真的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哪里麻烦了,不过写一句愿望而已。”萧子让道。

“是啊,是啊。”南宫诩又转头对许诺道,“不麻烦的,你就放一个吧!而且我听说宛州永敬山的灯都特别灵验。”

许诺张了张口,还是只道了一句:“好。”

得了这句话,南宫诩连忙叫人搬来了桌子笔砚,拿了几个上好的孔明灯。他怕许诺突然反悔,催得很急。

在看下人搬东西时,他抓住空隙问了花想容一句:“话说我一直想问阿容以前是做什么的?怎么可能连个孔明灯都没得放?是没时间吗?”

“是买不起,我说过了啊,我以前是做乞丐的。”花想容实诚的答道。

“我才不信你,做乞丐你也能练得出这一手好剑法和这一身内力?”南宫诩反驳。

“我偷学来的。”花想容道。

南宫诩:“……”

他还是觉得和许诺说话比较有意思。

桌子和笔砚摆好后,他们各自写下自己的心愿,挂上孔明灯,放飞出去。

南宫诩也如愿以偿的和许诺一起放了灯。

看着孔明灯缓缓飘走时,南宫诩开心的问许诺道:“你写了什么?”

许诺面无表情:“没什么。”

她说完后转身便离开了,南宫诩有些懵,愣了一下,还是追了上去。

萧子让看着夜空,也问花想容道:“那你又写了什么?”

花想容看了他一眼,道:“早日找到自己的身世。”

萧子让闻言,没说什么。

毕竟合情合理。

“那你呢?”她反问道。

他甩开自己的骨扇,一本正经道:“希望你还能再长高些。”

花想容:“……”

于是看着花想容阴沉的小脸,萧子让不厚道的笑了。

花想容忽略这个话题,转而道:“不说这个,我有件事想问你。”

萧子让扬眉,道:“你问。”

“许诺,是不是你的奴隶?”她很认真的问他道。

萧子让没说话。

她又问道:“她的奴籍在你手上,是吧?”

听了这句话,萧子让直接道:“是,没错,她是奴籍。”

“我就说,猜了那么久才想明白,除了这个身份,还能有什么让她这样的人对你言听计从,甚至违背自己所愿去接触自己不喜欢的人。”花想容道。

萧子让平静的道:“当然有,那就是这一切都是她自愿的。她不是天生的奴籍,她是自愿成为我的奴隶。”

他这番话让花想容震惊了。

许诺这样的条件,何愁没有更好的出路,究竟是什么原因,能让她甘愿卖身为奴?

不过他们之间的私事,花想容也不愿过多打听,她只道:“不管她是怎样成为奴籍的,以她这样的身份,就是给南宫诩做妾都不配,你又为何要把许诺送到南宫诩怀里?”

萧子让反驳道:“我没有把许诺送到别人的怀里。你忘了我和你说过什么吗?她是我身边最利的一把剑,我怎么可能转赠给别人?”

花想容愣住。

他还真是绝情。

许诺待他一片忠心,可在他心里,这个人不过是一件最称手的武器罢了,连用在她身上的词,竟都是形容器物一般的“转赠”。

她是真的替许诺感到不值。

无论许诺是出于何种原因待她好,但许诺待她都是真好,对于待自己好的人,花想容从来不吝于付出自己的真心。

她和许诺相识不过数月都会有感情,可许诺待萧子让至此,在他身边就换得了个器物的身份。

但她没资格去指责他什么,毕竟每个人皆有所求,每个人所求亦是各不相同。这一点她和他无法达成共识,她也不能强迫他去改变自己的想法和志向。

她还记得她方才还说过,想要闻名当世留名千秋的人,怎会为了儿女私情所牵绊。

她只是为许诺感到不值,仅此而已。

可许诺是个明白人,或许她一直都清楚自己在萧子让身边是什么地位,可她真的就只是心甘情愿被萧子让利用罢了。

毕竟她也有所求,甚至不惜为此卖身为奴。

许诺是贱籍,她和南宫诩,是不可能的。

就算她日后脱了贱籍,她和南宫诩也不可能。

高高在上的楚国九公子,身边是绝不容许有一个奴籍亦或是曾经的奴籍身份的女人。

永敬山放完灯后,他们便回了知州府邸去歇息。

中秋结束了,明日她就可以和南宫诩分道扬镳,快马加鞭的赶去阳川了。

想到南宫诩和许诺,她心里就没来由的一阵难受。

他对许诺一见钟情,为了能和她多说一句话,为了能讨得她的欢心,南宫诩不惜放下自己在人前所有的架子和身份,大费周章。哪怕许诺待他再冷淡,他也丝毫不泄气。

可他们终究还是不可能。

莫说委屈了许诺去做妾,她现在的身份,就是做妾都不配。

或许她可以趁今夜去告诉南宫诩,许诺真正的身份,没准能让他死心。

算了……

何必还要去伤他呢?他生在王宫长在王宫,宛州一别,从此天涯路远,他们也不会再见了。

就这样吧。

这样的结果是最好的。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