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三章谈论

言容小说:第七十三章谈论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10-14 08:05:14
言容

言容

你有爱过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为她不顾一切,选择放弃所有的吗? 你明白怨恨会让人变为什么样吗?丧失自我但是面目全非? 世人慌慌张张,在乱世中寻一丝太平无事,去寻求一条生路。 有人为了钱权不顾一切,背信弃义,枉顾人伦。 也有人舍去所有的,摈弃红尘,孤身一人,却也只但是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已。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作者:长安落雪扶桑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但一路上,花想容越发想不明白,萧子让为什么要答应下来和南宫诩同行。这个人不但公子病很多,并且还尤其大麻烦。不仅仅不时就得搞点事情,并且还对允诺娇嗔不饶。一般允诺都不太理睬他,但是碍于他的身份,严禁不理睬。只要你允诺回上他一句话,他就没完没了了。但是这个人不仅公子病很多,而且还特别麻烦。。...

精彩章节

但一路上,花想容越来越想不通,萧子让为什么要答应和南宫诩同行。

这个人不仅公子病很多,而且还特别麻烦。

不光时不时就要搞点事情,而且还对许诺不依不饶。

一般许诺都不太搭理他,但是碍于他的身份,不得不搭理。只要许诺回上他一句话,他就没完没了了。

虽然许诺不说什么,也没什么表情,萧子让也只是在一旁笑着,但是连花想容都看不下去了。

傍晚时分,他们来到城里留宿,寻了一家好的客栈,南宫诩就是习惯性的——包了。

花想容不想管,反正花的不是她的钱。萧子让说的没错,和南宫诩一起赶路,唯一一件好事就是,一路上都不需要他们花钱。

用过晚膳后,花想容到马廊里喂自己的马。这红马在落云山养了半个月,又养的壮了些,摸起来还是和以前一样乖巧,主动凑上来。

花想容笑着,又喂它吃了一口草料。

她还是没想到给这马儿取什么名字,取名对她来说真的是太难了。

正当她惆怅的时候,身后突然想起一个声音,道:“你还真是清闲自在。”

“不然呢?”花想容道,“只能慢慢走,我就是想急也急不起来。”

萧子让笑而不语。

花想容转过身,靠着围栏,看着他,问道:“我实在想不通,你为什么一定要陪着南宫诩?别跟我说什么他的命令你没办法,要不是你想,没有谁可以逼你。”

萧子让垂下眼眸,不说话。

花想容等了一会儿,等不到他回答,开始胡乱猜测。

“你该不是……”她满脸不敢相信,“你该不是想撮合许诺和南宫诩吧?”

萧子让闻言,轻笑一声,没有反驳也没有承认。

花想容皱眉,道:“你知道不可能的。”

“为何不可能?”萧子让反问。

花想容瞥了他一眼,道:“身份不可能,许诺不过是个庶人,她和南宫诩怎么可能会有结果?”

萧子让但笑不语。

“劝你最好别去想这个,许诺不喜欢他,你不该为了自己的目的搭上她的幸福。”花想容又道。

“谁说我在想这个?”萧子让笑问道。

花想容皱眉:“你不是在想这个,那你为何还要和我聊这个?你可以一开始就反驳我。”

“我只是想听听你有什么想法罢了。”萧子让道,“一直以来想这个的不都是你吗?”

花想容:“……”

“我看你才是真的闲得慌。”花想容非常不满的说道,转过头看马儿吃草。

“我只是不想多那么多麻烦而已。”萧子让道。

“麻烦?什么麻烦?难道我们不和他同路,他还要让我们不好过?”花想容反问。

“最起码在楚国,你是不好过了。”萧子让道。

花想容刚想开口反驳,萧子让便打断她道:“不要拿他和华于江比,他和华于江可不一样。”

花想容默默的把话咽了回去。

“当时的华于江在卫国,心思都在战场上,你要去哪他拦不住你,而且华于江也不喜欢麻烦,他只会选择一次性解决你。可南宫诩,楚国九公子,他太闲了,多的是办法让你在楚国混不下去。”萧子让道。

花想容不说话了。

萧子让又道:“你要去阳川,是有事要办,阳川也在楚国境内,你还想不想调查你的身世了?你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隐瞒行踪,要是他大张旗鼓的在楚国公布你的动向,那你岂不是在找死?

“先不说在暗地里追杀你的人,就冲眼红你手上这把剑的人,你的麻烦都不会少。他再不济也是一国王子,有的是办法让你以后都不敢来楚国。”

花想容叹了口气。

“可跟着他实在太慢了,事儿又多,走几步就说累。按他这个速度,我要什么时候才能到阳川?”花想容抱怨。

“也不远了,”萧子让安慰她,“他过宛州回郢都,就算他再慢,七八日也要分别了。”

她喂了一口马料,道:“宛州离阳川也很远,白白浪费我那么多时间。”

“浪费一些时间也比多了不少麻烦要好的多。”萧子让道,“也许到宛州正逢中秋吧。”

花想容不关心这个话题,自顾自的喂着她的马草料。

“有几件事可以跟你说,”萧子让道,“都是些大事。”

花想容来了兴致,道:“说来听听。”

“第一是,卫国要同燕国议和了。卫国节节败退,燕国逼近卫国都城。”萧子让淡淡的道。

“这华于江还真是能征善战。”花想容评价一句,想起了在夜里和她打过架那个燕国世子。

打仗倒是一把好手,不知道云萱怎么样了。

萧子让没接话。

花想容很快收回思绪,又道:“不过燕国肯定没那么容易答应。”

萧子让道:“确实,虽然不容易,不过议和是迟早的事。”

“当年齐国灭宋,宋国议和不是没用吗?卫国还真是占得一个好位置。”花想容感叹道。

“这两场战争可不能同一而语。”萧子让道。

“我知道不能。”花想容道,“那还有一件事呢?”

“还有一件事……”萧子让犹豫了一会儿,道,“是关于江湖的。”

花想容有些奇怪,转过身认真的看着他,问道:“出什么事了?”

他想了想,才道:“洛轻瑶死了。”

花想容心中一惊。

“死了?怎么死的?”她不敢相信的问道。

“自尽。”萧子让道,“出了落云山不久,还没回到无双宗就自尽了。”

花想容丢下了手中的草料。

真的是让她始料未及。

天下人只知道她剑会服药作假,甚至归一掌门都没打算把她杀人嫁祸给花想容的事说出去,她怎么就自尽了?

虽是自尊心太强了些,但也不至于如此想不开吧。

死得太蹊跷了。

她没说出心里的疑惑,毕竟这也只是她的猜测罢了。

“最近发生的事有些太多了,你不要想。”萧子让提醒一句。

“我还记得九月十五齐国公子苏言册封世子呢,这才是真正的大事。”

她笑了一声,拍了拍手,转身离去。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