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一章离开

言容小说:第七十一章离开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10-14 08:05:13
言容

言容

你有爱过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为她不顾一切,选择放弃所有的吗? 你明白怨恨会让人变为什么样吗?丧失自我但是面目全非? 世人慌慌张张,在乱世中寻一丝太平无事,去寻求一条生路。 有人为了钱权不顾一切,背信弃义,枉顾人伦。 也有人舍去所有的,摈弃红尘,孤身一人,却也只但是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已。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作者:长安落雪扶桑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无双掌门亲手给她送去了许多上好的内伤药赔罪诚恳道歉,希望能她切记和洛轻瑶斤斤计较太多,她只但是是更年轻了些,做了错事。他为了能保全他女儿的名声,是九牛二虎之力心思。花想容没说什么,她不想去斤斤计较,也不想宽恕。当然差点儿碎了丹田散了内力的人也不是他们,求别人宽恕是他为了能保住他女儿的名声,也是费尽心思。。...

精彩章节

无双掌门亲自给她送来了许多上好的内伤药赔礼道歉,希望她不要和洛轻瑶计较太多,她只不过是年轻了些,做了错事。

他为了能保住他女儿的名声,也是费尽心思。

花想容没说什么,她不想去计较,也不想原谅。

毕竟差点碎了丹田散了内力的人不是他们,求别人原谅也是很容易的事情。

不过是因为一枚暗杀不成的飞镖,引来了这之后的诸多祸事。一开始要和她比试的人是洛轻瑶,也是洛轻瑶先对她起了杀心遭到御寒剑的反噬,更是洛轻瑶自己起了歪念服用浮神丹,在比试上恶意重伤她。

凭什么就因为一句道歉,她就可以原谅他们。

她自己本来就有一大堆事情没弄明白,还莫名其妙被卷入落云山剑会,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关于自己的身世都还没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这些人还要给她整那么多幺蛾子。

她不去理会,好好养伤。

几日后,落云山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花想容也稍稍可以用些内力了,她便也想着要离开郑州,是时候前往阳川了。

柳争说过,幼时他和她结识在阳川,那阳川就很有可能是她七岁以前生活的地方,在阳川自然也更有可能找到自己的身世。

她收拾好了行头,专门看了看那日在树林里找到的暗红色挂穗,确定带好了,才关门离开。

这挂穗是她现在唯一的线索,无论如何也不能弄丢。

今日太阳还算好的,不太毒辣,很适合上路。

阳光透过层层树叶,撒下斑驳的光点。蝉鸣入耳,也不显得聒噪。

她还是要离开落云山了。

在这大半个月,比试看了不少,剑法了解不少,眼界也开了不少,对江湖的了解也多了不少。虽然受了伤,但总而言之,这一趟还是没白来的。

她走到萧子让门前,还没敲门,门就自己开了。

萧子让看她一身行头,问道:“你要走了?去阳川吗。”

花想容点点头,道:“是,来和你道个别。”

萧子让眉毛一挑:“道别?你去阳川不同我一起吗?”

花想容先是愣了愣,戴反应过来,才问道:“你也要去阳川?你去做什么?”

萧子让道:“当然是有事才会去。我可不是什么闲人,随随便便想去哪儿去哪儿。”

花想容:“……”

萧子让又道:“而且,你还敢自己一个人去?你现在受了那么严重的内伤,一个人去找死吗?”

花想容:“……”

她没搭理萧子让这话,虽然他说的好像是有那么一点点道理。她问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我已经好了不少,自然是想能早些去便早些去了。”

“我倒是奇怪了,”萧子让问道,“受了那么严重的内伤,才修养了个四五天便可以用些内力了,你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九苍剑法还有修复内伤的心法吗?”

花想容摸了摸鼻头,想了想,回他道:“前几日无双掌门不是给我拿了许多上好的内伤药吗?我吃了,所以好得快了些。”

萧子让一句话戳破她的谎言:“若是这些药有用,那洛轻瑶也不至于内伤到现在都不好,还逼得她去吃浮神丹。”

花想容见他说得如此直白,又辩解道:“不一样啊,洛轻瑶是要快速见效的丹药,因为她还要参加剑会。可是这些药是只能慢慢好的,她当然不会用这些……”

萧子让闻言,笑了,花想容也说不下去了。

萧子让见她说着说着就停了,也没再纠结这个,只道:“等我片刻,我去收拾东西。”

花想容“嗯”了一声,走到树下去站着。

萧子让知道是柳争给她的药。

他只是试问一番,看看她会不会告诉他实话罢了。可她含糊其辞,他虽不说破,但恐怕他心里早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许诺告诉她,让她别和柳争走得太近,柳争不是个好人。

但她知道柳争不会害她的。

许诺知道了柳争的身份,那萧子让自然也知道了。

她都还不知道。

他们都不愿意告诉她,她也不问。既然都不想让她知道,那她就不去知道好了。

左右,和她无关的事情,她都不想浪费精力去知道。

等了没一会儿,见着一个人影从远处朝她走来,是临安绛。

看见他花想容才想起来,自己和他约定在剑会结束后的第二天来一场真正的比试。

可她受了内伤,前几日连地都下不得,内力也都用不了,哪里能去和他比试?所以她……食言了。

临安绛走到她跟前,她刚想开口解释,就见他抬手止住了她的话头,道:“我知道姑娘并非有意食言,现下姑娘也用不了内力。我来就是和姑娘说一声,这场比试就此作废,江湖路远,有缘再见。”

花想容愣了片刻,道:“日后有缘再见,还是希望能和临少主再比试一次,我定拼尽全力。”

临安绛听罢,笑着道:“如此甚好,那花想容姑娘,就此别过。”

他对她行了礼,花想容也回了一礼,而后他转身离开。

花想容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久久没有回神。

她心里虽然还些食言了的愧疚,但现在,更多的是感谢吧。

换做是一般人,就算知道她受了内伤,也未必能理解。

江湖上,还是君子居多的。

临安绛前脚刚走,一身姜黄色锦衣的少年便从另一边向她走过来。

“阿容姑娘这是要离开了吗?正好,我也要回去了,不知道你要去哪儿?是否顺路,可否同行?”

花想容听见他这话,转头看了他一眼,知道他心里打什么算盘。于是先对他行了礼,才问道:“公子诩这是要回郢都了吗?”

“父王催的急,没办法。”南宫诩走过来,他身后的人都站在远处。他凑近花想容,贼兮兮的笑道,“阿容姑娘好心帮个忙,许诺是不是和你同行?你也和我同行一段路吧。”

花想容笑道:“进步那么大,都知道她叫许诺了。”

南宫诩叹了口气,没提这事儿,花想容一看就知道他那天晚上肯定碰了不小的钉子,也没再问他。

她想了想,萧子让要和她一起去阳川,那许诺应该也是同行的。

她道:“我去阳川,确实同路一段,只不过,我们是要赶路的,就怕公子您……赶不了路。”

“赶什么路?我楚国大好河山,哪里不是风景秀丽,算我南宫诩请客,邀请你们游玩楚国。”南宫诩自信的道,“这一路上你们的花销,我全部承担了!”

花想容被他这份豪气惊到了,为了许诺他还真是舍得下血本。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