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七章关心

言容小说:第六十七章关心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10-14 08:05:12
言容

言容

你有爱过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为她不顾一切,选择放弃所有的吗? 你明白怨恨会让人变为什么样吗?丧失自我但是面目全非? 世人慌慌张张,在乱世中寻一丝太平无事,去寻求一条生路。 有人为了钱权不顾一切,背信弃义,枉顾人伦。 也有人舍去所有的,摈弃红尘,孤身一人,却也只但是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已。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作者:长安落雪扶桑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花想容再度醒过来时了是第二天的白天了,房里也没点油灯,很暗。她模模糊糊睁开眼睛眼,就意外发现坐在她床沿边上坐着一个人。好一会儿,她才看很清楚,是柳争。他静静地的坐在她身边,一动不动望着她。“怎么是你?”花想容用手撑起身子,想坐出来,柳争扶了她一把。她又问好一会儿,她才看清楚,是柳争。。...

精彩章节

花想容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夜里了,房里没有点灯,很暗。她模模糊糊睁开眼,就发现坐在她床沿边上坐着一个人。

好一会儿,她才看清楚,是柳争。

他静静的坐在她身边,一动不动看着她。

“怎么是你?”花想容用手撑起身子,想坐起来,柳争扶了她一把。

她又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阿容,”他没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唤了她一声,声音还是如往常一般低沉,而现在却又略带了些沙哑。

他低声道:“你跟我走吧。”

她没反应过来他说什么,想了一会儿才想明白,笑了一声,这一笑又有些牵动内伤,疼得她龇牙。待她缓过来了,才问他道:“什么跟你走,去哪儿啊?”

“去哪儿都行,”他道,“最起码我可以保护你,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花想容愣了,有些牵强的笑着问道:“你……你什么意思啊?”

“江湖有什么好的?都不过是些虚伪势利的小人罢了。昨日在剑台上,你故意丢了剑,若不是她不敢,你现在岂非已经死了?”柳争语气难受,有些哽咽的道,“谁都不能不顾一切的保护你,但是我能。”

他看着花想容,很认真的对她道:“我能不顾一切,我能和整个江湖为敌,我能保护你。我也绝不会让昨日的事在你身上发生第二次。”

花想容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她发着愣,有些吞吐的道:“别……别开玩笑了。我……我不需要谁保护,剑台上是我大意了,否则……否则洛轻瑶伤不了我,你就别担心了。”

柳争看着她,低着头:“阿容,你相信我。”

你相信我,我一定可以保护你的。

花想容见着他这个样子,有些不适应。好一会儿,她才道:“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还有很多问题没有弄明白,我好不容易有了一点线索,怎么可能说离开江湖就离开江湖?你还是……过好自己的生活吧。我被人追杀,本就是个累赘,又怎么能去拖累别人?”

柳争低眸,沙哑着声音道:“你不是累赘。”

花想容微微一愣。

你不是累赘。

她不是累赘吗?

她没再说话,良久,柳争轻声道:“你的身世我会帮你一起查的,你内力受损,这个丹药每天一粒,可以很快修复你的丹田。但是你要切记,不能让你身边的任何人发现这个丹药。你放心,我绝不会害你。”

花想容自然相信柳争不会害她,毕竟是幼时相识,让她对柳争本来就多了一份信任。况且她现在什么状况她心里清楚,她自己也没什么好的药来疗伤,柳争既然都给她送来了,她当然不会过多推辞。

但她不明白为什么不能让身边的任何人知道,这个任何人,也包括萧子让和许诺了。

她心虽疑惑,却也没有多问,柳争这般做事自然有他的道理。她接下他手中的瓷瓶,又听他道:“你有事便找我,我都会在的。”

她很谢谢柳争对她上心,但又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他。能这般对她上心的,在这个世上,真的是少之又少。

她犹豫很久,只说了一句:“谢谢……”

柳争苦笑了一声,只是柔声对她道:“你不用和我说谢谢。以前是你保护我,现在换我保护你。”

他说罢,抬眸看了一眼花想容。

她眸子明亮,眼睛和小的时候很像很像。她眼中有光,很多年前的他便下定了决心,为了守护她眼中这份光,他愿意付出他的全部。

末了,他没等她再说什么,转身离去。

花想容低头,看着手中的瓷瓶。

她好像也没做什么事,为什么就能让柳争记住她那么久呢?

不过是柳争幼时遭难她救过他,在他饿了的时候偷了家里的东西出来给他吃,偶尔会陪他说说话。

她只记得这些,没有更多了。

但是她不知道,就是这一点点,给了那时候的柳争活下来的巨大勇气。

他能活到今天,就是为了她而活。

她躺回床上,调息养神,闭目疗伤。

她自练武以来还从未受过那么严重的内伤,这是第一次,这种感觉真的是让她终生难忘。

受内伤比起受外伤难受太多了,想想上次肩上受的伤,和这真的没法比。而且她伤及丹田,一不小心可是会内力尽失的。

想是以前黄爷爷将她保护得太好了,她虽吃苦,但却很少受伤。

思及爷爷,才发觉,自己真的是想爷爷想得紧。

再次醒来,天已经亮了,睁开眼,许诺正站在她床边。

用不了内力,她现在没有一点感知力。柳争夜里来到她房里她没察觉,许诺来到她房里她也一样没发现。如果不是萧子让,只要是个有点武功的,现在都能潜进来杀了她。

她在心里叹息了一声。

经过一晚上的调息,现在已经比昨晚上好了不少。她支起身子,唤了眼前的人一声:“许诺,你怎么来了?”

“受了那么重的伤,你倒是好得快。”许诺声音冰冷,“我给你拿了些汤药,待会儿自己喝。”

花想容忍不住笑了,许诺还真是不会照顾人。

不过她知道许诺的性子,也没纠结什么,应了一声“好”。但是又想到许诺说她好得快,或许是因为昨日吃了柳争给她的丹药的缘故。

那个药,是真的刚刚吃下肚便感觉不同寻常。

她正想下床,又听见许诺对她道:“洛轻瑶已经承认了是她杀的人。”

“亲口承认。”

花想容的动作顿住。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