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三章犯错

言容小说:第六十三章犯错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10-14 08:05:12
言容

言容

你有爱过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为她不顾一切,选择放弃所有的吗? 你明白怨恨会让人变为什么样吗?丧失自我但是面目全非? 世人慌慌张张,在乱世中寻一丝太平无事,去寻求一条生路。 有人为了钱权不顾一切,背信弃义,枉顾人伦。 也有人舍去所有的,摈弃红尘,孤身一人,却也只但是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已。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作者:长安落雪扶桑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花想容姑娘。”南宫诩还没走,正想叫人搬个椅子到这儿来坐着等紫衣美人回家去。还没抬步,便听到有人在离处喊了一声。花想容寻声望去,南宫诩也后转身,见着一身霜白色衣裳的人,笑着走进。是冉长风。“南宫公子也在这儿?”冉长风笑着,弯下腰对他行了礼,道,花想容循声望去,南宫诩也转身,见着一身霜白色衣裳的人,笑着走近。。...

精彩章节

“花想容姑娘。”南宫诩还没走,正想叫人搬个椅子到这儿来坐着等紫衣美人回去。还没抬步,便听见有人在不远处喊了一声。

花想容循声望去,南宫诩也转身,见着一身霜白色衣裳的人,笑着走近。

是冉长风。

“南宫公子也在这儿?”冉长风笑着,弯腰对他行了礼,道,“在下冉长风,见过南宫公子。”

“冉少侠客气,在落云山,可不讲这些身份的。”南宫诩心情很好,说话也少了几分倨傲,笑着道,“冉少侠有何贵干呢?”

“没什么大事,就是有些事来找一下花想容姑娘。”冉长风答道。

“这样啊,那我就先不打扰了,告辞。”南宫诩爽快的道,转身便走,又唤上他的下属们,准备去搬椅子。

他想知道的事都已经知道了,自然不会再打扰什么了。

花想容心里各种难受,怎么她想睡个觉都不行?

冉长风来找她,还能有什么事,不就是案子的事情吗?可她啥都没查出来,能和他说什么?

她就不相信冉长风能查出什么来。

南宫诩离开之后,花想容问道:“冉少侠来找阿容可是和案子有关?查到什么了呢?”

他笑了笑,问道:“姑娘可听说过,浮神丹?”

花想容愣住。

“他是来找花想容的。”萧子让将白棋下入棋盘中,说道。

许诺问道:“可这件事和明月教有什么关系?”

萧子让没有接她的话。

棋盘上的棋局还在继续,黑棋压制着白棋,就算是自己和自己下棋,到此刻,白棋也是举步维艰。

最后一枚黑棋落下,棋局终了,黑棋获胜。

棋局结束,已经是半个时辰后。萧子让再次看向许诺,许诺还是像之前一样站着,一动不动,也没有任何怨言。

萧子让轻轻开口,道:“也不一定是因为这件事,吴越松要斩草除根,这和明月教可没有关系。他们怎么会做赔钱的买卖呢?”

许诺听着,不语。

萧子让笑了,道:“我倒是想知道,为什么你回来了第一个找的人不是我,居然是花想容?”

这听起来像一句玩笑话,但是在许诺听来,和普通的玩笑完全不一样。

她是签了死契的人,任务完成后没有第一时间禀报主子,而是去见了旁人。这是一项不小的罪名,而且还是明知故犯。

许诺低头。

“你和他说什么了?”萧子让又问道。

他这样问她,其实也是说明白了,他了解她有苦衷,只要她愿意说实话,就不会对她重罚。

但许诺仍是低着头,丝毫没有想要说出来意思。

萧子让眯起眼。

良久,他才低声道:“你真是越发没有规矩了。”

许诺立刻单膝下跪,低头道:“许诺不敢,公子恕罪。”

“不敢,你还有什么不敢?”萧子让冷冷的道,“不敢杀我了吗?”

她闭上眼睛,道:“许诺并无此意。”

萧子让怒极反笑,道:“你就仗着你是我养出来的人,知道我舍不得把你交出去送死,所以便无视我的法规吗,屡次触碰我的底线吗?”

许诺心中苦涩,不敢接一句话。

萧子让又道:“你可知道若是这件事让其他人知道是什么后果?”

许诺声音清冷,道:“许诺知道。”

“明知故犯。”萧子让不再看她。

她又将头埋得更低了些:“求公子处置,许诺甘愿受罚。”

“许诺,”萧子让淡淡的唤了她一声,接着道,“你知不知道,若是花想容察觉出来什么,那我辛苦谋划了那么久的事,就前功尽弃了。”

许诺心中一紧。

“你只要和她提了什么不该提的,以她的聪明,就一定会对我们所有人保持警惕。你既然知道了柳争就是楚争,你能查出他来,那他还能不知道你在查他吗?”萧子让道。

许诺只是听着,仍然一言不发。

“这是我最大的赌注,我绝不能输。”

萧子让声音坚决,没有任何感情。

许诺知道,可她也别无选择。

虽然萧子让没有直接告诉她,但许诺知道,花想容一定是他要找的人。

“求公子降罪,许诺甘愿受罚。”她还是只说了这句话,声音不再似以前一般冰冷,有些哽咽,也有些无奈和痛苦,“许诺保证,绝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这便是她的选择了。

她不会再去在意花想容是谁,也不会再去在意她是生是死。而是时时刻刻铭记,花想容是他们的目标。

她不会再对她存有任何恻隐之心,只会一心想着完成任务。

萧子让一边将棋盘上的棋子装回去,一边淡淡的道:“听说南山的花今年夏天开得不错,剑会结束后,你替我去看看吧。”

许诺一愣。

萧子让没有处罚她,只是让她去南山为他巡查一番罢了。

可能也是想让她去静一静,搞清楚自己的身份,摆正自己的位置,以免下次再犯同样的错误。

她还没反应过来该怎么回答,便又听萧子让道:“天色暗了,你先回去吧。”

许诺应了一声“是”,便起身退下。

萧子让没看她一眼,重新摆好了残局,开始对弈。

其实萧子让说的对,她确实是仗着自己是他培养出来的人,他舍不得交待了她,才敢这般胆大妄为的行事。

她擅作主张,差点泄露机密,暴露身份,本是活该处死的。

但是许诺知道,萧子让不会杀了她。他不仅不会杀了她,还会用尽各种办法来掩饰她的行踪,弥补她的错误。

所以她才敢第一个找到花想容,提醒她离柳争远点。

这一次,是她利用了她的公子。

她虽觉得这般对不起他,但是她更加不想让花想容处于险境。明月教的都是些什么人?楚误都暴虐至此,何况是她的弟弟楚争,更加不能惹。

她不知道楚争接近花想容做什么,有什么目的,但她一定要让花想容心里对他有些警惕,以免她出什么大事。

萧子让说的对,明月教的人可不会做什么赔钱的买卖。

她明白她的公子到时候也不一定会帮花想容,只要有可利用的价值,他就不会随便说破楚争的身份。只要楚争没有妨碍到他的计划,他就不会随便对楚争出手。

以萧子让的性格,他一定是在想,他们和明月教没什么关系,也不想结仇,各自做各自的事,互不相干最好。至于楚争想做的事对花想容会有什么后果,他可不会关心。

许诺心里苦涩,真不明白花想容要出来闯什么江湖,既然还活着,就好好的待在远济不好吗?

她叹了口气,抬步离开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