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二章现状

言容小说:第六十二章现状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10-14 08:05:11
言容

言容

你有爱过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为她不顾一切,选择放弃所有的吗? 你明白怨恨会让人变为什么样吗?丧失自我但是面目全非? 世人慌慌张张,在乱世中寻一丝太平无事,去寻求一条生路。 有人为了钱权不顾一切,背信弃义,枉顾人伦。 也有人舍去所有的,摈弃红尘,孤身一人,却也只但是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已。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作者:长安落雪扶桑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花想容脸上的表情有些僵住。她但是不明白允诺为什么要这么说,但她但是迅速平静下去下去,轻轻笑了笑,问着:“为什么这么说?”允诺没提问她,场面一瞬间冷下去。好一会儿,花想容才道:“子让明白你回去了吗?相必你还没去找过他吧?但是快些去和他说一声,省得他她虽然不知道许诺为什么要这么说,但她还是很快平复下来,微微笑了笑,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精彩章节

花想容脸上的表情有些僵住。

她虽然不知道许诺为什么要这么说,但她还是很快平复下来,微微笑了笑,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许诺没回答她,场面瞬间冷下来。

好一会儿,花想容才道:“子让知道你回来了吗?想必你还没去找过他吧?还是快些去和他说一声,免得他担心。”

许诺知道她这话的意思,点了点头,转身要走,又想起什么,回头对她道:“这些谣言我都听说了,你不必过多理会,等查出凶手,一切瑶言自然都会不攻而破。”

她说完便走,没给花想容反应的时间,留她一人站在原地。

良久,花想容才回过神来。

她看着许诺离开的背影,笑了。

许诺人虽冷,但关心她倒也是真的。回到客栈第一个找的人居然是她花想容,而不是萧子让。实话,她心里是很奇怪的。

若是从花想容看出来的他们俩人之间的关系来说,许诺这样行事,难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宁愿惹上麻烦也要来和她说的话,就是让他以后离柳争远点。

为什么?

柳争是她幼时便结识的,虽说不至于很了解,但她觉得,柳争不会害她的。

她皱眉。

可她也觉得许诺没有必要冒着风险来和她说一句没有意义的话,难不成柳争还有什么别的身份?

难道柳争接近她心怀不轨?

也说不定,毕竟九年过去了,谁知道他现在已经变成什么样子了。

但是,花想容相信他,她也说不清为什么,就是相信,她很少这样相信别人,能让她这样莫名其妙的相信的,距今为止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黄爷爷,一个是柳争。

看来他们都有秘密。

萧子让有秘密,许诺有秘密,柳争也有秘密。

她看不透,也看不清。虽然结识,也互称好友,但是他们所有人都有事情瞒着她。

她无奈,抬头看了一眼黄昏的天空,晚霞正好,夏风正好,景色美得让人沉醉。

其实还是文渐最好。

她已经出来闯了两个月了,都还是觉得还是文渐待她最为真诚。

虽然两个月的时间还是太少了,她也不晓得以后会怎么样,可是这江湖上都是人精,想再找一个如文渐这般待她的朋友,怕是很难。

还真的有些想念文渐了,也不晓得她在燕国怎么样了。

她转身回房了,这几天来都没睡够,既然萧子让说了让她不必再操心这个案子,那她干脆也直接不管了。就听萧子让的话,两天后她便去和八大剑派说,她查不出来,就让归一掌门把她带回去吧。

萧子让那么厉害,他说了他能查出来,她就相信他能查出来。

八大剑派的人一开始就不想把事情闹大,才让花想容自己秘密调查,毕竟江湖上生生死死很正常。但现在,外面传的是树林里有人暗杀未遂服毒自尽,八大剑派的人扣留尸体,还因为这一具尸体害死了两名归一门的弟子。

虽然这件事矛头直指花想容,但对八大剑派来说也并不是什么好事,这一群老家伙表面上看起来平静,想必已经是急疯了。所以花想容今天才会去议事堂去等他们,也没错,所有人都来了。

这件事压又压不下去,凶手也查不出来,花想容无论如何都免不了受罪。

若是归一掌门按凶手处置她,那她难逃一死。不管她是不是凶手,毕竟这件事因她而起,她怎么也说不清。

若是归一掌门知道不是她的错,免她一死,但为了给门中人一个交代,也会有重罚,就算放她出去,可这江湖,她也是混不下去了。

除非真的找得到凶手,否则花想容无论如何也翻不了身。她现在对案子无可奈何,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萧子让身上了。

萧子让若是查不出来,为了避免最差的结果,她是不会和归一掌门走的,想尽办法也要逃出落云山,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她乞讨九年,为了活着拼尽全力,怎么会因为这些小人就把性命丢掉了?

所以现在她要先回去好好睡一觉,今夜去看看这落云山的地形,都查看清楚了,想一个最好的逃跑方案。

她并不是不相信萧子让了,只是万事留些后路,总是好的。

她如此想着,就要休息,可她还没躺上床,便听见有人敲门。

花想容无奈,又去开了门,果不其然,又是南宫诩。

她忍着,心里对自己念叨,这是楚国尊贵的王子,她惹不起。

而后她便笑着问道:“南宫公子又有什么事情吗,可是下午时还未问得清楚?但是我已经把该说的都说了,洛轻瑶到底怎么回事儿,我是真的不知道。”

“谁说我是来问你这个的了?”南宫诩不屑的说道。

花想容瞬间通透,许诺前脚刚走,他还能来干什么?

于是她诚实的回答道:“是的,这紫衣美人回来了,但是她现在又出去了。可能是还没用过晚膳,也可能还有什么别的重要的事情,也行过一会儿才会回来。”

南宫诩开心的笑问道:“那她……”

“她住的客房在哪儿我不能告诉您,”花想容打断他的话,“我只能说,她回去一定会经过我这门口,公子您有时间可以在这里等她。但是我也不知道她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他听完这话,更开心的问道:“那她到底叫什么……”

“她叫什么我也还是不能告诉您,您可以自个儿问去。”花想容又打断他的话,“当然,若是您执意要用您的身份来逼我说出来,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可这儿毕竟是落云山,南宫公子还是讲点江湖规矩吧。”

南宫诩倒是不介意了,也没再问她,笑得很是开心,道:“够了,别的我就不问了,本公子今个儿晚上就一直在这等她。她叫什么名字,我自会问出来。”

花想容笑而不语。

许诺这性子,不想说的话,他就是逼问也问不出来什么来。更何况这南宫诩又不是她的对手,问出来的希望就更渺茫了。

不知道他会不会知难而退。许诺这样的人,性子高冷。南宫诩这种从小活在云端上的人,又怎么会受得了她。

一见钟情,也难免日久生厌。

但花想容还是不忍心打破南宫诩的幻想,也没再和他说什么。

而另一边,萧子让坐在红木桌前,自己和自己对弈,棋子黑白相间,棋盘上一片平静,内里却又暗藏杀机。

许诺站在一旁等了许久,萧子让才再次开口,淡淡的道:“查出来了?”

许诺低头,平静的道:“查出来了,柳争就是明月教现任教主,楚争。”

萧子让拿着白棋的手一顿。

明月教教主。

楚争。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