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一章分析

言容小说:第六十一章分析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10-14 08:05:11
言容

言容

你有爱过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为她不顾一切,选择放弃所有的吗? 你明白怨恨会让人变为什么样吗?丧失自我但是面目全非? 世人慌慌张张,在乱世中寻一丝太平无事,去寻求一条生路。 有人为了钱权不顾一切,背信弃义,枉顾人伦。 也有人舍去所有的,摈弃红尘,孤身一人,却也只但是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已。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作者:长安落雪扶桑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虽然没脸面,虽然他现在的也再顾那么多,道:“我说的又也不是这个,我是说,在比斗的时候,虽然看出来表面一切正常地,虽然我和她交手我明白,她内力起伏不定也太大了吧?我拿着天元剑我都不明白怎么闪避,好几次她差点要了我的命。”花想容听到他这话,缄默了。南宫诩花想容听见他这话,沉默了。。...

精彩章节

虽然没脸,但是他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道:“我说的又不是这个,我是说,在比试的时候,虽然看起来表面一切正常,但是我和她过招我知道,她内力起伏也太大了吧?我拿着天元剑我都不知道怎么招架,好几次她险些要了我的命。”

花想容听见他这话,沉默了。

南宫诩没等到她说话,又问道:“还有,你最近是不是惹上什么麻烦了?”

花想容又愣了,问道:“你怎么知道?”

南宫诩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没说为什么。

但花想容回过神来,才觉得她这句话问得稀奇。她有麻烦这件事整个客栈的人知道了,那南宫诩知道也实在正常。

她叹了口气,道:“没事,会解决的,若是公子没有什么别的事,我就先告辞了。”

“哎哎哎……”南宫诩看见她离开,急忙喊住她,但不管他怎么喊,花想容都好像听不见,很快就消失在他眼前。

南宫诩:“……”

脾气还挺大,问都问不得,她是这种脾气,不知道那个紫衣美人是不是也是这个脾气。

如果真的是,那他也不确定他能不能受得了,毕竟他长那么大,连他父王的脾气都没受过,更何况是她们这样的江湖人。

哎呀,他现在连人家的名字都还没问出来,就已经在想这种问题了。

怕不是走火入魔了吧?

不过他都那么久没看见这紫衣美人了,也不知道她去做什么,还会不会回来。若是不会回来,那这天涯路远的,他要如何找得到她?

真是难搞,花想容还死活不说,套话都套不出来。

他又摇了摇头,走回雅阁了。

赢了这场比试还是输了这场比试,他都不甚在乎了。其实他知道自己在剑术上的造诣不高,但是他就是痴迷剑术,想要成为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

论及原因,便是他幼年时曾随父王出游,遭遇刺客,生死一线的时候,有一位世外高人救下他们。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当时那位老人用的剑法,一招杀一人,每一步都踏着血。

父王想感谢这位高人的救命之恩,但高人没有接受,未留下姓名,悄然离去。

他便自从迷上剑法,求着父王为他寻来各种剑谱,帮他请来许多师父。虽然他起点很高,但因为没有天赋,学得高不成低不就,可他始终没有放弃,也不想放弃。

坚持总是可以的,他关注江湖,不过是希望能有一天重逢那位世外高人罢了。

而至于他为何会高看花想容一眼,忍受她无礼的行为,可能是因为,他见到花想容的使的剑法,与他记忆中那世外高人使的剑法,极为相似。

虽然他记得不多,也记得模糊,但他就是觉得相似。

剑会结束之前,花想容就等在八大剑派的议事堂不远处,想提议退出剑会,不想继续参加比试了。

先是无双掌门劝慰她,说明白她此刻的心情,毕竟这般被人说道也确实让人难以接受。但他转而便又道,落云山剑会成立至今,只有不参加的,从未有过参加了中途退出,这实在是下不得台面,不能同意。

封行剑派掌门也跟着道,能参加落云山剑会,上落云山剑台,可是多少人求也求不来的,退出比赛实在是让人无法接受。大家都是江湖人,日后难免会再见,这般行事会遭人诟病,为人耻笑,对日后名声可能更加不好。

总而言之,就是不同意。

话说的有理有据,冠冕堂皇,她没有任何办法。

她总不能强行不参加,因为封行掌门说的有道理,江湖还是要待的。若是她不管不顾贸然行事,以后在江湖上算是混不下去了。

但无双宗洛掌门,不让她退出剑会,目的肯定不是为了她日后在江湖上的名声。他是想让花想容输在洛轻瑶剑下,挽回他们无双宗的脸面罢了。或许洛轻瑶能这拿到浮神丹这样的药,她这个爹爹功不可没呢。

她都明白,也没再说什么,放弃了退出剑会的想法。

虽然她现在不一定能赢得了洛轻瑶,但她也没怕什么,总归洛轻瑶不能在剑台上杀了她吧?就算她想,她也没这个本事杀了她。

她只能回去了,又没去吃晚膳。一天没吃东西,她已经有些饿了。虽然说以前她都饿习惯了,但是过了那么多天酒足饭饱的日子,她还真是没以前那么能挨了。

所以她便想出门去拿些吃的,可谁知一开门,正好就看见了萧子让。

他提了一个食盒,来给她送晚膳,没说什么,帮她把晚膳放好。也不问什么,叮嘱她要吃得好些,准备好明天的剑会,她明天可就要和洛轻瑶比试,马虎不得。

虽然赢的把握不大。

在现在的形式中,只有秦朝陌、冉长风和临安绛至今为止没有输过一场,他们三人还没比试过,实力都不容小觑,也不知道最后比起来,到底是谁拿到魁首。

花想容要是赢了洛轻瑶,那她就一定有和这三个人再次同台的机会了。对战临安绛的时候她都故意输了,也实在不想再和另外两个人打。

出于私心,她还是希望秦朝陌能赢,毕竟她可是在押注台上押了他的。要是压不中,她可是会很心疼那十两银子的。

然后,她吃饱了饭,又不想待在房间里了,突发奇想想去找柳争,但是她此刻才发现她根本就不知道柳争住哪儿。

这客栈那么大,她也找不着啊。

而且出了这块地方,就又不免被人围观,实在是烦人。

她无奈的开了门,想出去透透气,可一开门,她又惊讶了。

许诺回来了。

她就站着花想容房前的树下,等她出来。

花想容关了门走向她,笑着道:“你回来了。”

“嗯,”她轻轻点点头,“回来了。”

“一路上累吗?”花想容问道。

“不累,习惯了。”许诺道,“你就不想问我去做什么了吗?”

花想容又笑道:“这有什么好问的,你自然是因为有要事了。”

许诺没再说这个,道:“我有一事想问……你是如何认识柳争的?”

花想容先是愣了愣,不知道她怎么知道柳争的,但她转念一想,猜测应该是萧子让告诉她的。

可她还是忍不住奇怪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什么,”许诺声音清冷,“他不是个好人,你以后还是离他远一些吧。”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