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九章证实

言容小说:第五十九章证实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10-14 08:05:11
言容

言容

你有爱过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为她不顾一切,选择放弃所有的吗? 你明白怨恨会让人变为什么样吗?丧失自我但是面目全非? 世人慌慌张张,在乱世中寻一丝太平无事,去寻求一条生路。 有人为了钱权不顾一切,背信弃义,枉顾人伦。 也有人舍去所有的,摈弃红尘,孤身一人,却也只但是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已。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作者:长安落雪扶桑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你看出了,因为她究竟怎么一回事儿?”南宫诩问着。“我怎么明白。”花想容一脸诚实的人的回答。南宫诩较为明显有些不我相信,望着她,见她说得如此认真地,也难免撼动了自己的想法,再一次确定道:“你真不明白?”“不明白,”花想容道,“上午你和她的比斗,该怎么打“我怎么知道。”花想容一脸诚实的回答。。...

精彩章节

“你看出来了,所以她到底怎么回事儿?”南宫诩问道。

“我怎么知道。”花想容一脸诚实的回答。

南宫诩明显有些不相信,看着她,见她说得如此认真,也不免动摇了自己的想法,再一次确认道:“你真不知道?”

“不知道,”花想容道,“下午你和她的比试,该怎么打就怎么打,千万不要手下留情。你是楚国公子,她不敢伤你,也不会不给你留面子的。”

南宫诩有些恼,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花想容叹了口气,道:“没什么意思,只是希望你一定尽力。”

你不尽力,我怎么能看出其中的猫腻呢。

“行,既然你不回答我这个问题,那我不问你这个了。”南宫诩道,“我问你别的,你可一定要回答我。”

花想容道:“公子请讲。”

南宫诩凑近了些,道:“那紫衣美人去哪了?为何我最近都没见着她?”

花想容哭笑不得:“这我真的不知道,您别问我了。”

“你和她不是朋友吗?你怎么会不知道?”南宫诩不依不饶的问着。

她笑了,问道:“公子,我就不明白了,您想知道她的名字,想了解她,你为什么不直接去问她,却来问我呢?”

南宫诩听见她这一问,突然有些脸红了,别过脸去不看她,也不说话。

花想容又道:“更何况,我和她不过相识数月,我确实不了解她。她要去哪儿,怎么会同我讲?”

“是吗?”南宫诩反问道,“可是我看她对你不一般啊。”

花想容:“……”

居然有那么明显吗?连他都看出来了。

“公子您想多了,没什么特别的,您还是先房回去好好休息吧,准备准备下午的比试。”花想容说道,抱拳对他行了礼,而后转身便回了房。

南宫诩没说什么,但是心情也还是不好了。

花想容在进屋后,站着门后,听着外面的动静。她没听见南宫诩说什么,却听见了他身边那人上前对他道:“公子,此女现在名声可不太好,都传她心狠手辣,身边之人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人,咱们还是……”

“本公子做什么用得着你教我吗?”南宫诩打断他的话,怒道,“下次我不想再听见你多嘴在后面传什么,否则小心你的脑袋。”

他说完便转身离去,那人连忙跟上,讨好道:“是是是,公子息怒……”

走得远了些,他再说什么花想容已经听不见了。

她叹了口气。

谣言的力量真是可怕,若是她再找不到什么证据证明凶手另有他人,那这罪名,她可就要坐实了。

若是真坐实了这罪名,那她就完了。

事情还真是多,要杀她的人没有踪迹,现在还多了那么多麻烦。

她一想到此,连忙去翻了翻枕头边,见着东西还在,才松了口气。

这暗红色挂穗是她追查身世的唯一线索,可不能丢。最近事情太多了,她都有些迷糊了。

算了,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准备去看下午的比试,毕竟这场比试可是很重要的。

下午花想容早早就到了雅阁,一方面是因为洛轻瑶和南宫诩比试是第一场,她不能错过。另一方面,是因为不想和众人一起来,听到什么闲言碎语。

不久后萧子让也到了,两人没说什么话。待比试开始,南宫诩拿着天元剑上了剑台,洛轻瑶也拿了一把剑,但这并不是她之前用的佩剑,很是眼生。

“这是无双宗掌门的佩剑。”萧子让解释道,“名唤天叱剑,虽不及天元剑,但也是一把好剑了。”

花想容听着,没说什么。

比试开始,洛轻瑶先出了一招,提剑刺去,南宫诩抬剑一挡,剑锋交汇,两人又退来。

这一招,看起来似乎两人实力相当,但明眼人都知道,南宫诩第一招就处在了下风。因他现在内力不及洛轻瑶,剑法也没有她精湛,加上洛轻瑶换了一把好剑,天元剑的优势也没有显现出来。

南宫诩皱了皱眉,将内力灌入剑中,踏步上前,两人又交起手来。

这一场比试,花想容心里清楚南宫诩是输定了的,但是她要看的不是结果,是过程。

是看南宫诩到底怎么输。

洛轻瑶不会轻易就赢了他,毕竟南宫诩是楚国的王子,无双宗作为身在楚国境内的帮派,必须要给楚国留面子。

所以洛轻瑶要把握好一个度,她要赢,也不能让南宫诩输得太难看。

这样一来,要判定她的内力变化,也就容易多了。

南宫诩虽剑法不精,但好就好在有一把好剑,再加上楚王给他寻了不少好的剑谱,他的剑法也还是练得有模有样。

他使的是什么剑法,花想容不知道,但以内力来看,他用了绝对不止一套剑法。

楚王还真是宝贝他这儿子。

“你看出什么了吗?”萧子让在一旁问道。

“她这时的内力,比起和我比试那会儿,还是高出不少。”花想容道,“以她现在和南宫诩比试的情况来看,我也不一定能赢她。”

“比起那时候,确实还是高出不少,”萧子让道,“但是你再仔细想想,她内力有异后的第一场比试,可是在不到二十招就完胜对方了,现在,她拖到六十招了。”

花想容愣了,道:“可她拖到六十招,不是碍于南宫诩的身份吗?”

“有一部分原因是碍于南宫诩的身份,但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她自己实力也不一样了。”萧子让道,“第一招的蓄力,可是用了她九成的内力了。”

花想容闻言,不可思议的问道:“你怎知她用力几成……”

她渐渐止住了话头。

萧子让能看出洛轻瑶第一招用了几成内力,说明他的内力,要远远超过洛轻瑶。

花想容看不出来,是因为她和洛轻瑶这时的差距也不大,甚至现在的洛轻瑶内力还要比她高些。所以她真是越发好奇,萧子让的内力,到底有多深厚。

她更觉得,萧子让没参加此次的剑会真是太可惜了。

她正走神,突然听见萧子让道:“因为她内力一直在衰退,所以她才要拿无双宗掌门的风叱剑来抵抗南宫诩的天元剑。若是他们两人的佩剑差别太大,那她即便能赢,也定要费好些力气。她已经输给你一场了,所以她必须要赢了这场比试。因而,她只能保险些,去拿她爹的剑来用用了。”

花想容明白他的意思。

她转头看向剑台,洛轻瑶应是快赢了,因为南宫诩弱势明显,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她淡淡的开口道:“她内力跌幅明显,因为这不是正常练得来的内力。

“所以,她确实是服用了浮神丹。”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