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六章猜测

言容小说:第五十六章猜测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10-14 08:05:10
言容

言容

你有爱过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为她不顾一切,选择放弃所有的吗? 你明白怨恨会让人变为什么样吗?丧失自我但是面目全非? 世人慌慌张张,在乱世中寻一丝太平无事,去寻求一条生路。 有人为了钱权不顾一切,背信弃义,枉顾人伦。 也有人舍去所有的,摈弃红尘,孤身一人,却也只但是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已。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作者:长安落雪扶桑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临安绛见她出招,趁势后转身,避过花想容这一剑,提剑便往前一刺。左右花想容没想赢,就也没用黄爷爷教的那套剑法,也是他们口中的九苍剑法。不是随意使了一套,像是是她很久以前在学过的,她自己也不明白是什么剑法,又是什么时候学的。虽然虽然她用了如此不左右花想容没想赢,就没有用黄爷爷教的那套剑法,也就是他们口中的九苍剑法。而是随意使了一套,好像是她很久以前就学过的,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剑法,又是什么时候学的。。...

精彩章节

临安绛见她出招,顺势转身,躲过花想容这一剑,提剑便往后一刺。

左右花想容没想赢,就没有用黄爷爷教的那套剑法,也就是他们口中的九苍剑法。而是随意使了一套,好像是她很久以前就学过的,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剑法,又是什么时候学的。

但是尽管她用了如此不熟练的剑法,她也还是到了四十几招才输。当时临安绛一剑刺来,她转了手腕和他的剑锋擦过,便顺势松了手,剑落地,判为她输。

可是,当她捡起剑以后,抬头便看见临安绛神色复杂的看着她。

她有些愣,可是临安绛没说什么,抱手道:“承让了。”

花想容亦回了一礼,走下剑台。

以临安绛的剑法来说,若是有心要她输,是绝对不会和她拖到四十几招的。花想容用的这套剑法很生疏,也不精,她也不晓得临安绛为什么要同她周璇。

而且,看刚才的样子,如果不是花想容自己丢了剑,临安绛还打算和她继续打下去。

剑台下有人小声议论,交头接耳,不知在说什么。

花想容有些不明所以,抬头看向雅阁,发现南宫诩神色也不太对劲。

她愣了愣,低头,催动轻功飞出去。

待她落地后,发现萧子让站在不远处,正向她走来。

他事情办完了?

花想容想着,不动,等萧子让走到她面前,她才问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萧子让微微笑了笑,道:“正好赶上了你这场比试。”

花想容突然有些脸红。

萧子让又道:“你没用九苍剑法。”

她愣了,问道:“你也觉得这是什么九苍剑法吗?我从来没听说过。”

“这剑法到不是什么大问题,我也无缘得见九苍剑法,只是觉得有些相似罢了。”萧子让道,“可今日却是人人都看得出来,你是故意输给临安绛的,你这让他面子上很挂不住。”

花想容道:“我以为我已经演得很好了。”

萧子让道:“那也只是你以为。”

花想容不说话了。

萧子让不再关心这个,又问道:“那案子你查得怎么样了?”

花想容听他一问,瞬间来了精神,转身要走,示意萧子让跟上去。

待她远离了人群之后,才对萧子让道:“在停尸房周边还是没什么线索,不过,我有了别的发现。”花想容道,“我们去验尸那一晚,洛轻瑶守在我房前的不远处,见了我回房之后才离开。而且,这几日夜里,她好似每晚都在监视我。”

萧子让沉默了。

她又道:“所以……我觉得,她实在可疑。你不是说了,没有人跟踪我们吗?那就应该没有人知道我们去验尸了才对。但如果洛轻瑶从我们来的方向去找,再加上她又知道树林里有人埋伏身亡的事,那她猜到我是去验尸也不是什么难题。”

萧子让仍然沉默。

花想容也沉默了,她在想,若是萧子让问她是如何得知洛轻瑶在监视她的,她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和他说。

可谁知萧子让居然问道:“那你还在犹豫什么?为什么还是不敢确定她是不是凶手?”

花想容一愣,他又怎么知道自己还在犹豫?

她确实还在犹豫,因为她也不知道会不会是洛轻瑶做的,而且她没有任何实质的线索,只是靠这一发现进行的猜测罢了。

她转头,叹了口气,道:“主要是……动机不明。”

“她身为无双宗掌门的女儿,杀了归一门的弟子是有很大风险的,只要有一点差错,就算是她爹洛掌门也不一定护得住她。”花想容又道,“就算护得住,那无双宗和归一门一定会翻脸,代价很大,她为什么要冒那么大的险去杀了归一门的人?”

萧子让倒是很不在意的说道:“不是因为你吗?只要她能将这个罪名钉死在你身上,那她自然就没什么事了。”

花想容不明白了,问道:“难道就只是因为那日在剑会上我赢了她?不过输了一场比试,就要杀人吗?谁赢了她她便要谁死,天下人之多,她哪杀得过来?再说了,我虽觉得她是任性骄傲了些,但不至于草菅人命吧?”

“你可不是普通的赢了她,”萧子让道,“你赢了她,还打了无双宗的脸。比试的时候她便对你下了杀心,否则她怎么可能会被御寒剑剑气反伤到吐血?你忘了吗?”

“我……”花想容吞吞吐吐道,“可能她只是因为在剑台上过于气愤失去理智了呢?”

“你又不了解她,怎么知道她是不是一个草菅人命的人。”萧子又道,“她从小就是被人捧到掌心长大的,你让她丢了那么大的脸,还暴露出她内心的阴狠,她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放过你。在剑台上会对你起杀心,那她在剑台下就不想杀你了吗?”

“可是你不是说了,若是归一掌门知道这件事不是我做的,那他也不会把我怎么样吗?”花想容问道,“既然归一掌门不会把我怎么样,那洛轻瑶的目的也就达不到了。无双宗和归一门同在八大剑派之中,她一定比我了解郭掌门。”

萧子让笑道:“郭掌门知道是郭掌门的事,郭掌门心里明白不是你做的,可他也没有证据来证明你的清白。你不是已经和郭掌门约定好了,若是五日后你找不到凶手,那你就会被当成凶手带回归一门吗?

“到时候,天下人也只会觉得是你草菅人命。再想到你和洛轻瑶的比试,她伤到吐血,一定你故意为之,而洛轻瑶就成为一个受害者了,舆论就会向她那边倒,她得到的好处可不止一点。”

花想容简直不敢相信,还能这么颠倒黑白的吗?

真的让人无话可说了。

她缓了口气,道:“可八大剑派的人不愿伸张此事,知道这件事的人也不多。若真是洛轻瑶做的,那她也达不到目的了。”

“若真是洛轻瑶做的,不用两天,整个客栈的人都会知道这件事。”萧子让接话道,“相反,若是这件事不是洛轻瑶做的,就不会传出去。因为不是洛轻瑶做的,就只能是想杀了你的幕后之人做的。这个幕后之人不想引人注意,他和八大剑派的人想法一致,自然不会出去宣扬。”

花想容皱眉。

“你知道他们会怎么传吗?”萧子让问道。

“怎么传?”花想容反问。

“他们会说,你不知道做了什么招惹仇家,竟有人在树林里埋伏想要你的命。此人埋伏不成,为了不让你找到线索宁可服毒自尽。但你为了找到线索报仇,不择手段,竟然杀了停尸房门前归一门的弟子去验尸。”萧子让有模有样的回答。

花想容无语了。

他继续道:“而关于你做的什么事情招惹仇家,就会继续传出各种说法。但是不管怎么传,都是你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姑娘,实则心狠手辣,草菅人命,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花想容嗤笑:“无稽之谈,这种谣言,肯定不会有人相信。这都什么跟什么,那么扯。”

“我也觉得扯,可你还真别说,就是有人相信。”萧子让道。

花想容有些懵,问道:“你又怎么知道会有人信?”

萧子让笑了一声,道:“因为现在,整个客栈已经传遍了。”

花想容一惊,猛然抬头,问道:“你说什么?!”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