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三章打听

言容小说:第五十三章打听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10-14 08:05:10
言容

言容

你有爱过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为她不顾一切,选择放弃所有的吗? 你明白怨恨会让人变为什么样吗?丧失自我但是面目全非? 世人慌慌张张,在乱世中寻一丝太平无事,去寻求一条生路。 有人为了钱权不顾一切,背信弃义,枉顾人伦。 也有人舍去所有的,摈弃红尘,孤身一人,却也只但是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已。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作者:长安落雪扶桑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但是,怎么想也不能够啊。最最起码她对柳争还有些印象,可她对允诺居然一点儿印象都也没。她和柳争只没见过几次,便能记起柳争来,可她和允诺朋友相处一个多月了,半点记忆也也没。因为她和允诺现在所以不认识了的吧?她想一想就头大,便不去想了。她撇开这一切思绪,因为现下最起码她对柳争还有些印象,可她对许诺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

精彩章节

可是,怎么想也不能啊。

最起码她对柳争还有些印象,可她对许诺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

她和柳争只见过几次,便能记起柳争来,可她和许诺相处一个多月了,半点记忆也没有。

所以她和许诺以前应该不认识的吧?

她想想就头大,便不去想了。她抛开这一切思绪,因为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花想容回到客栈时,发现萧子让还坐在桌前,莫名有些高兴,可再走几步,见着空荡荡的桌子时,愣愣的问了一句:“菜……菜呢?”

是不是他已经吃完了,便把菜下了……

萧子让抬头看她,笑道:“你在想什么?饭菜冷了,我叫了小二拿去热热。”

花想容闻言,摸了摸鼻头,而后坐下,没再说这个。

她把方才想的事情,都一一和萧子让说了一遍,说完后天又仔细看他是什么反应。

萧子让问她:“你就是想这些事情,才去了好久没回来?”

花想容愣了愣,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她不想告诉萧子让是因为见了柳争,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告诉萧子让。

见她没回答,萧子让也不强问,道:“若是你猜测的那样,那你这案子可就棘手了。若不是……那倒还好办。”

“可是,除了这些人,我实在不知道还有谁一心想我死。”她道。

两人无言,不久,小二重新上了菜来,花想容本没有胃口,可萧子让说,她今日还有比试,不吃可没力气参加,她才勉强吃了几口。

案子她要查,剑会她要参加,还要时时刻刻提防着有人暗杀自己,花想容真觉得自己在街上乞讨的时候都没有那么累。

今日下午和她比试的是第五场的第一名,她赢了,收了剑下场时,又听见这些人在谈论什么九苍剑法,似乎是坐实了她这套剑法就是他们口中的九苍剑法。

她本不在意这些话,毕竟第一次和洛轻瑶比试的时候这些话她就已经听过了。她只是突然想到,南宫诩因为这剑法特意来找过她,这会儿居然不见人了。

她只顾着自己忙,都忘了南宫诩的事了。

只是他这尊大佛没来看比试,居然也没有人在意?

她很快便不去想了。既然那么多人都不在意,她又想这些做什么,反正左右这南宫诩和她也没什么关系。

她下了剑台之后,直奔自己的客房。萧子让说他有事要离开一日,这一日都是她自己查的线索。

她有了思路,自然不会只查洛轻瑶一个人。这件事若真是要杀她的这些人干的,那这剑会上的可就人人都可能是凶手。

一天的时间过得太快了,她查了一下午,也没有个苗头。

入夜,她一个人坐在屋子外头,天刚刚黑,还可以看见星星,很是漂亮,晚风也凉爽,很舒服。

她拿着那暗红色挂穗仔细看了几圈,就是一个极其普通的挂穗,虽看起来有些陈旧了,但穗子还是完好的。

她认定这挂穗不简单,不仅是因为那个人临死前都还要扯下这挂穗来,也是因为,如此普通的挂穗,若是不重要,何必要那么旧了还要戴在身上?买一个也不贵,随随便便的事情,但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陈旧的挂穗,旧了也舍不得丢掉。

实在可疑。

她正想着,又突然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她警惕的转过头,发现竟然是南宫诩。

而且,这才一日未见,他怎么就……变成这幅德行了……

南宫诩自顾自的坐到她对面,阴着个脸,凑近了问:“你能不能告诉我,前日转头和你说话那紫衣姑娘,叫什么名字,何许人也,什么人家的姑娘?”

花想容闻言一愣,收了那挂穗,笑着问道:“你说什么?”

南宫诩见她这个表情,有些不开心的道:“本公子问你话呢,你回话就是,别的你问那么多干嘛?”

花想容被逗笑了,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南宫诩脱口道:“因为我是楚国九公子啊。”

“那又怎么样?”花想容道,“我们又不是楚国人,来这参加剑会罢了,我一个江湖人,大不了我逃到别国去,你能把我们怎么样?”

“你……”南宫诩说不出话来。

花想容又笑了笑,不再管他,看着自己手中的东西,只问道:“你看上人家了?”

南宫诩不回话,花想容又道:“那我便当你是默认了。你若只是一时兴起想勾着她玩玩,我劝公子还是算了吧。”

“谁说我只是玩玩罢了,感情的事情岂能儿戏,我对她是真爱。”南宫诩正义凛然的道。

花想容又被他逗笑了,道:“你连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你就说对她是真爱?”

“我……”南宫诩又被噎着了,想了一想,道,“一见钟情,一见钟情知道吗?我现在不知道她的名字,你和我说了我不就知道了?”

“这可使不得。”花想容道,“虽说您贵为楚国公子,公子您的话我是必须要回的,但是我毕竟是个江湖人,背后泄露好友信息实在非君子所为,公子怎可将我陷于不义之地,让我们二人难做朋友?这可不该是您这身份做得出来的。”

“花想容,你别不识好歹!”南宫诩生气了,拍着桌子道。

花想容又笑了一声,南宫诩本来就性情如此,心高气傲,先前是有求于她才对她如此客气,现在已经装不下去了,准备用威胁的了。

她道:“怎么能是不知好歹呢?落云山剑会的规矩,进了落云山就是江湖人,那公子撇开楚国王子这身份不谈,公子也就是个江湖人。落云山的规矩,咱们还是得守一守的,公子您说是吧?”

“你……”南宫诩憋得脸色通红,半天蹦出来一个词,“巧舌如簧!”

花想容又低头笑道:“我说的哪句话不是实话?若公子就算理解了表面意思,也还是该好好想想才是。”

南宫诩不明所以。

花想容也不多言语,只道:“我该休息了,公子您也该早点休息,明日还要看比试呢。”

直到花想容起身走了,他才反应过来。

他被人下了逐客令了!

他堂堂楚国九公子,身份何等尊贵,人人巴结都来不及,这个人居然给他下逐客令!

他真想把花想容教训一顿,让她知道知道他这楚国九公子的厉害,但又想着还有求于她,于是忍了又忍。

等他气消了,他才反应过来,他明明就不光是为了紫衣美人来的,好像也为九苍剑法和御寒剑啊!

他居然忘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