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二章记忆

言容小说:第五十二章记忆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10-14 08:05:10
言容

言容

你有爱过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为她不顾一切,选择放弃所有的吗? 你明白怨恨会让人变为什么样吗?丧失自我但是面目全非? 世人慌慌张张,在乱世中寻一丝太平无事,去寻求一条生路。 有人为了钱权不顾一切,背信弃义,枉顾人伦。 也有人舍去所有的,摈弃红尘,孤身一人,却也只但是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已。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作者:长安落雪扶桑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花想容靠着树干,久久地直不站起身来。她流落异乡街头,早已没见过不少反胃腌臜的东西。她我以为她忍得了,可她但是低估了自己。但她也要要忍,也要要习惯。以后还多着呢。她现在的主要原因心里想的,但是案子。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前脚走出来屋子,后脚归一门的弟子就被残忍杀害她流落街头,早就见过不少恶心腌臜的东西。她以为她忍得了,可她还是高估了自己。。...

精彩章节

花想容靠着树干,久久直不起身来。

她流落街头,早就见过不少恶心腌臜的东西。她以为她忍得了,可她还是高估了自己。

但她也必须要忍,也必须要习惯。

以后还多着呢。

她现在主要想着的,还是案子。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前脚走出屋子,后脚归一门的弟子就被杀害了,说明这些人一直关注着她,对她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

她光是想想就浑身起鸡皮疙瘩,时时刻刻处于监视之下,而且她还完全拿这群人没办法的感觉,实在是太糟了。

可她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

她怀疑洛轻瑶似乎是没有道理的。她不过是因为洛轻瑶最近异常,突然之间内力大增,且在剑会上出了丑,心里记恨她。再加上洛轻瑶是无双宗掌门的女儿,可以轻易了解到事情的内幕。

但是单单从这些就判断出洛轻瑶是个杀人凶手,未免过于牵强了。

洛轻瑶为何会知道花想容的行踪?

萧子让说了,无人跟踪他们。

虽然可能是洛轻瑶,但更大的可能还是想杀她的幕后之人。毕竟借刀杀人他用了不止一次,这次也未免不是。

她想到此,立刻来了精神,就要去寻萧子让说说她现在的想法,可一转身,却被吓了一大跳。

她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装作很平静的样子对着眼前的玄衣人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柳争看着她,回道:“一直都在。”

一直都在……

“那你怎么不喊我?”花想容又道,“你走路就不能有点声音吗?”

柳争低头,道:“我没用轻功,是你自己想事情想得太入迷了。”

花想容:“……”

好吧,她承认,刚才她心思确实都在别的地方。但她没纠结这个,又问道:“你又来找我做什么?”

柳争抬头,道:“那日剑会有人放镖要杀你,你到树林里是去寻找线索,昨日夜里你去验尸,随后就死了人。他们为难你了是吗?”

花想容神色一冷,眯眼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谁要害你?”他不答反问。

花想容看他的每一眼都充满了怀疑,她不回话,两人都只关心自己问的问题,场面瞬间冷下来。

末了,花想容又想到,那日在树林,柳争说过她幼时便与他相识。

她冷冷的笑了一声,问道:“你是来寻你幼时伙伴的?公子要认清楚了,可否认错了人。”

柳争不语。

花想容也沉得住气,柳争不说话,她也不说话。

又是静了许久,柳争才低着声音,道:“谁都能认错,唯独她,花想容,不能。”

花想容愣了:“你要寻的人……也叫花想容?”

“我寻了她九年,你觉得我会认错吗?”柳争反问。

“九年……”花想容喃喃细语,抬头看他。

为什么?

为什么会觉得那么熟悉。

就在此刻,就在这时,此情此景,为什么会让她如此熟悉。

一瞬间,她脑子里似乎有许多记忆清晰了起来,一幕幕闪过她的脑海。

“以后我保护你,你不用害怕。”

“你是我的第一个朋友。”

“我叫花想容,你呢?”

“我叫,柳争。”

“阿争……”花想容不自觉的喊了他一句。

柳争神色微微有些动容,他嘴唇颤了颤,似想说话,却又不知说什么。

花想容小心翼翼的问他:“阿争……是你吗?”

“阿容……”

他喊了这一句以后,又止住了声。

他低眸看着抱着自己的人,眼睛忽的有些湿润。

不枉他寻她九年,她还是没有忘记他的。

树林那一日他见到她那个态度,以为她是把他忘了。他虽心里难受,可他毕竟寻她九年,不可能就这样放得了手。

等他顺着得来的线索往上查,才知她身陷危险,他又怎么会对她不管不顾?

他轻轻笑了,问她:“这九年,你去了哪里?”

花想容被他这一问,反应过来,立刻直起身,对他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有些问题,你务必要答我。”

柳争淡淡笑着,神色温柔,道:“你问的我怎会不答。”

“你真的确定,我和你是在阳川相遇吗?”花想容道。

柳争道:“嗯。”

“你没见过我阿娘对吗?我那时,可有和你说过什么事,有关……仇家的,什么都行。”花想容语气有些着急。

“你和我那时不过都只是一个孩子,你怎会和我说这些,你又怎会知道这些?”柳争无奈的道。

花想容又愣了神。

也是,她还在阿娘身边时,也不过就是一个孩子,就算真有什么事,她阿娘又怎会告诉她。

可有关她阿娘的事,她是真不大记得了。她连自己是哪国人都不清楚,这又该怎么办?

不过阳川她是非去不可的,她既然能在那遇到柳争,那说明她就是小时候曾在那里生活。没准到了阳川,说不定她还能想起一些什么来。

最起码不算是毫无头绪了。

可她又想到现在手上还有一个案子,她看不怎么高兴得起来了。

她唯一怀疑的就是本就想杀她的人和洛轻瑶,可她线索全无,根本就不知道从何查起。

若是这洛轻瑶做的到还好说些,毕竟她也算在明,但若是这伙人做的,她还不知道要查到什么时候。五日的时间,根本就不可能查得到。

五日过后,她就会被带去归一门,生死难料了。

柳争在一旁见她脸色忽暗忽明,料到她是在想事情,没打扰她。

好一会儿,她开口道:“我得先走了。”

“今夜子时,我去找你。”柳争留下这一句话,便催动轻功离开了。

柳争走了以后,花想容还站在原地。

她记得柳争了。

虽然记忆仍然有些模糊,可她好歹算是记起来了。

她和柳争幼时结识。那时的柳争好像也是个乞丐,时常被人欺负殴打,还吃不饱穿不暖,很是可怜。一日花想容出来玩儿,正好看见他被人欺负,于是她让身边的人救下他,之后两个人成了朋友。

那时她日子好像也不太好过,具体怎么个不好过她已经忘了,为什么也记不清了,只是身边没有朋友,一个人难受得慌。她觉得柳争善良,还要被欺负,更是可怜他。她便经常照顾他,还给他带了从家里偷出来的吃食糕点。

她实在没想到,就因为这份短短的情意,柳争竟然在她失踪后,找了她整整九年。

她本来有些高兴,又突然变得难受起来了。

说不清为什么。

她认出他的那一刻,便相信了他说的话了。

她也不知道为何要信他,但就是莫名其妙的相信。

好像,之前她对许诺,也有过这种莫名其妙的相信。

她对柳争有,是因为是幼时相识,那她对许诺有……

她瞬间愣住。

莫不是她和许诺,也是幼时相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