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一章协助

言容小说:第五十一章协助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10-14 08:05:09
言容

言容

你有爱过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为她不顾一切,选择放弃所有的吗? 你明白怨恨会让人变为什么样吗?丧失自我但是面目全非? 世人慌慌张张,在乱世中寻一丝太平无事,去寻求一条生路。 有人为了钱权不顾一切,背信弃义,枉顾人伦。 也有人舍去所有的,摈弃红尘,孤身一人,却也只但是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已。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作者:长安落雪扶桑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封喉,一刀丧命。”萧子让盖上尸体的白布,道,“确实中了我们的迷魂药,迷魂药除了残余。”“现场也没激烈的打斗的痕迹,所以是在迷魂药的药效还没过去的的时候,就被杀了。”花想容接话道。“是在我们走后,又有人来此,我们离开了的时候还一切正常地。”萧子让又道。“干脆“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应该是在迷药的药效还没过去的时候,就被杀了。”花想容接话道。。...

精彩章节

“封喉,一刀毙命。”萧子让盖上尸体的白布,道,“确实中了我们的迷药,迷药还有残存。”

“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应该是在迷药的药效还没过去的时候,就被杀了。”花想容接话道。

“是在我们走后,又有人来此,我们离开的时候还一切正常。”萧子让又道。

“要么有人跟踪我来到这里,要么……有人知道了我的行踪,在我走后再来了这里。”花想容看了一眼尸体,道。

萧子让“唰”的一声打开自己的骨扇,对她道:“没有人跟踪。”

花想容叹气,道:“我知道,你说过了。这个人做这件事就是为了把这盆水泼到我身上,可是,除了无双宗和那幕后之人,我实在不知道还有谁会这样做。”

萧子让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没有发现什么别的线索,这个人做得干净利落。可能……你只能从你怀疑的地方下手。”

花想容抬眸,道:“你说的是,洛轻瑶还是……那个幕后之人。”

萧子让道:“都有可能,两个都要查。”

“洛轻瑶,就算是她做的,她也不会承认,要查也没有线索,怎么查?”花想容道,“而这个幕后之人,我已经查了那么久都没有查到,现在仅仅只有五天,我又要怎么查?”

萧子让不语。

花想容又道:“况且我现在……”

她看见萧子让比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止住了声音,看着他。

不一会儿,屋外走进来两三人,为首的人一身霜白色衣裳,见了他们两人,便笑着走近,行礼道:“花想容姑娘,在下冉长风,受师父之命前来协助姑娘调查。来迟了,姑娘莫怪才是。”

花想容亦回了礼,道:“冉公子,久仰。”

“姑娘客气。”他笑着,又看向萧子让,问道,“这位是……”

花想容愣了一下,又想起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身份,便道:“一位朋友。”

冉长风知道这是不愿介绍的意思,也不甚在意,又笑着问道:“姑娘可找着什么线索了?”

花想容顿了顿,才道:“没有。”

冉长风也不关心,走到尸体前方,自己检查了一遍,又重新勘察现场,寻找线索。

花想容站在一旁,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好,看了一眼萧子让,后者气定神闲,完全不关心。

花想容默默的转过头,冷不丁听见冉长风问了一句:“听师父说,姑娘昨日夜里来了这地方验尸?”

花想容答道:“是先前在这里被看置的尸体。”

冉长风不语,一会儿,他站起身来,笑道:“姑娘昨日用的迷药,可还剩些?能否拿来让在下看看?”

花想容不明所以:“没有剩了,只是带了些许,昨日便用完了。”

他仍然不在意,只是道:“那姑娘这迷药,一般是有几个时辰的药效?”

花想容还没说话,萧子让却抢先道:“两个时辰。你是不是想说,按药效残存的时间来看,凶手应该是在迷药过去的前半个时辰动的手,那就是在阿容已经回了客房安寝之后。”

冉长风看了一眼萧子让,笑道:“这位公子好生厉害,姑娘有那么厉害的朋友帮忙调查,也不知道师父还要我来做什么。”

花想容笑着道:“冉公子可真有意思,您过谦了。”

让冉长风来协助调查,说是协助,更多的却是监视。

归一掌门相信他这个徒弟的能力,让他来盯着花想容,一是为了让八大剑派的其他人不怀疑他的用心。二是为了防止花想容自己一个人跑了。最后,才是在她必要的时候,帮她调查调查。

大家都心知肚明,却又要装糊涂。可是这冉长风本就不是一个喜欢拐弯抹角的人,应了他师父的命令来这里,想必方才装成熟稳重,已经累惨他了。

他听见花想容这话,便笑着道:“姑娘抬举了。这件事,想想就知道,是冲着姑娘您来的,他杀了人便走,没有留下任何线索。但是凶手是谁,想必姑娘心里已经有数了吧。”

花想容笑道:“有数归有数,但也仍然不知道要怎么查。”

“姑娘知道凶手是谁都不知道要怎么查,那我连凶手是谁都没数,就更加不知道要怎么查了。”冉长风道。

“阿容还没用早点,要不先去吃些东西再回来调查吧。”萧子让忽的说道。

花想容不知道他为何要在这时说这个,虽然她一点都不想吃什么东西,却还是道:“也好。”

她又看向冉长风,道,“冉公子要一起吗?”

“不必,我来之前已经用过了。”他道。

萧子让和花想容在桌前相对而坐,待菜上齐了后,花想容才道:“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就是让你来吃些东西罢了。”萧子让道,“你昨日好像也没有用晚膳。”

花想容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完全不觉得有菜香,闻着只觉得恶心,别过脸,道:“没有胃口,你自己吃吧。”

萧子让没说什么,乘了一碗汤递给她,道:“喝些汤也好。”

花想容不语。

他又道:“急不得,你喝些汤我就告诉你先查什么?”

花想容皱眉,转过头看了一眼,又别过脸去,舒了口气,压下胃里的恶心,才道:“吃不下……反胃。”

萧子让心里清楚,她是见了尸体,不适应罢了。

比起那些第一次见到尸体就吐个没完的人来说,她已经强了很多。昨日还极力克制自己去验尸,忍到现在也是很不容易的。

于是他道:“忍不了就别忍,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面为难自己,你迟早要适应。”

花想容皱眉。

“你想想,你真要找到了这个一心想杀了你的人,你会不会亲手杀了他?”萧子让又道。

她猛的起身,跑了出去。

萧子让见她离开,笑了,看着桌上的饭菜,不动。

就算他什么都知道,他也什么都不能告诉她。

他只做现在他认为对的事情,而以后他是不是会后悔,他完全没想过。

他认为他不会。

最起码到现在,什么都还好。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