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章麻烦

言容小说:第五十章麻烦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10-14 08:05:09
言容

言容

你有爱过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为她不顾一切,选择放弃所有的吗? 你明白怨恨会让人变为什么样吗?丧失自我但是面目全非? 世人慌慌张张,在乱世中寻一丝太平无事,去寻求一条生路。 有人为了钱权不顾一切,背信弃义,枉顾人伦。 也有人舍去所有的,摈弃红尘,孤身一人,却也只但是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已。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作者:长安落雪扶桑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花想容第三日走出来客房时,被两个人拦下,其中一人粗着嗓子道:“姑娘,大麻烦跟我们走一趟。”花想容皱眉头。看穿着,好像是万法门的弟子。万法门的实力,在八大剑派里仅次封行剑派,可排第二,比无双宗更不能够开罪。她缄默了一会儿,但是随他们去了。她心中有预花想容皱眉。。...

精彩章节

花想容第二日走出客房时,被两个人拦住,其中一人粗着嗓子道:“姑娘,麻烦跟我们走一趟。”

花想容皱眉。

看穿着,似乎是归一门的弟子。

归一门的实力,在八大剑派里仅次于封行剑派,可排第二,比无双宗更不能得罪。

她沉默了一会儿,还是随他们去了。

她心中有预感,他们是为了昨夜她去验尸一事来找她的。

萧子让说过,八大剑派的就算知道是她去验的尸,也不会声张。可是看今天这架势,似乎是和她没完了。

两个归一门的弟子将花想容带到一个屋子的门口,而后站着外面,让她自己进去。

这是一个类似于大厅的地方,这里应该就是平时八大剑派的掌门一起商议事情的议事堂。

屋里有几人,或站或坐。花想容进去之后,没有说话,她抬头便看见一位背对她站着的长辈转过身,阴沉着脸,直直的看着她。

花想容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

“花想容姑娘,”那位长辈沉声道,“昨夜,可是你去验了前日树林里的尸体?”

她观察了一会儿他的神色,承认道:“是。”

“那你验尸便验尸,你可以来同我们几个老头讲,我们自然会放你进去。又何必要杀了守在门前那两个归一门弟子!”他听了花想容这个回答后,厉声问道。

花想容愣在原地。

她何时杀了守在门前的弟子,她不过是用了些迷药罢了。

“我没有。”她回道。

“你没有?”他又厉声道,“那除了你,昨日还有谁去过那间房?”

“我只是放了些迷药,药效只有两个时辰。”她丝毫不慌,冷静的道。

“你还不承认?!”那长辈怒了。

“不是我做的我为何要承认?”花想容道,“前辈查都没查,便想将这罪名扣在我头上吗?”

“你……”他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一位坐着的前辈发话了:“并非是想扣在你头上,而是这件事本来除了我们几人便再无人知晓。你昨夜才去验尸,守在门前的弟子便被杀身亡,实在让人不得不怀疑。”

花想容不语,他又道:“况且死的是我归一门的人,我无论如何,也要为我门中人要一个公道吧?”

话说的于情于理,花想容实在不知要如何辩解。

厅里沉默了一会儿,归一掌门又道:“离剑会结束还有五日,你既然说这不是你做的,那你便去查好了。我们给你这机会,五日后你若是查不出来,那你便是凶手,我将你带回归一门,无论如何处置你,你都怨不得我。”

花想容又一次握紧了拳头。

“还有,”归一掌门看着她,又道,“看你也不过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我可不愿让别人以为我是在欺负你。让我门中弟子冉长风去协助你调查,你有什么需要,找他便是。”

归一掌门是在给花想容台阶下。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她,她除了接受,没有其他选择。

“郭掌门……”

“洛掌门不必多说,”归一掌门打断了坐在一旁的洛卓风的话,道,“死的是我归一门的弟子,这件事要如何处理,我自然最有发言权。”

“那便这样吧,”封行剑派的掌门人站起身,对花想容道,“这事儿,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花想容低眸,松开了握紧的手:“答应。”

她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好!”封行剑派的掌门道,“秘密调查,不得让其他人知道,更不可传出江湖。剑会上你剩下的比试,照常参加。”

花想容走出议事堂,额头还是一突一突的疼。

一件事情没有结束,另一件事又找上门来,麻烦还真是一个接着一个,没完没了了。

她回客房,萧子让站在她门前等她,见她走过来,问道:“那些人找你做什么?”

那些人,指的就是这些剑派的掌门人了。

花想容叹了口气,才道:“昨日守在尸体门前的两个人,死了。而且,还是归一门的弟子。”

萧子让皱眉。

“他们让我五日之内查出凶手,否则,便认定我是凶手,归一掌门会将我带回归一门,如何处置我都不得有任何怨言。”花想容又道。

“这话真是归一门的郭掌门说的?”萧子让问道。

花想容看了他一眼,不说话。

萧子让道:“那你便放心吧,他若是知道你不是真正的凶手,就算将你带回去了,也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花想容抬眸,问道:“你如何知晓?”

“归一门郭掌门,是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的。”萧子让道。

归一掌门郭陆丞,以正道之风闻名江湖,善恶分明,若是知道这件事不是花想容做的,绝对不会因为一个误会而为难她。

花想容又想到归一掌门提出这个法子的时候,洛掌门想劝说他,原来是因为这个。

想到此处,她居然有些怀疑洛轻瑶。

她问道:“昨日我们去验尸,你可察觉有人跟踪?”

萧子让沉思一会儿,肯定的道:“没有。”

萧子让说没有,那自然是没有了。她又道:“你去看剑会吧,我得去查查。”

“你一个人查得了?”萧子让笑着问她,“你连验尸都不会。”

她悠悠的看了萧子让一眼,道:“这你放心,归一掌门让他的大弟子冉长风配合我的调查,我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找他。”

萧子让挑眉,道:“我帮你一起调查。”

“我……”

“难道你觉得我还比不上冉长风?”萧子让打断花想容的话,问道。

“我不是……”

“就那么定了。”他又打断了花想容的话,自顾自的道。

花想容:“………”

萧子让见她这个样子,笑了一声,问道:“你已经有怀疑的人了吧?”

花想容看了他一眼,才道:“我怀疑洛轻瑶。”

萧子让转过身,道:“你怀疑她也不是没有可能。因为她不想让你好过,再加上她是无双宗掌门的女儿,知道树林死了人,也不奇怪。”

“只是要先找到证据。”花想容接话道。

“那便先去验尸。”萧子让边走边道,“还有,你下午有一场比试。”

“他们不想让我把事情闹大,”花想容追上他,道,“只能秘密调查,我的比试,也照常进行。”

“那更好,免得多了人知道,麻烦更加多。”萧子让道。

花想容不明所以,也不晓得他说的麻烦是什么,只是接受了他这说法。

她相信萧子让。

好像现在,他说什么她都信。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