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八章讨论

言容小说:第四十八章讨论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10-14 08:05:09
言容

言容

你有爱过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为她不顾一切,选择放弃所有的吗? 你明白怨恨会让人变为什么样吗?丧失自我但是面目全非? 世人慌慌张张,在乱世中寻一丝太平无事,去寻求一条生路。 有人为了钱权不顾一切,背信弃义,枉顾人伦。 也有人舍去所有的,摈弃红尘,孤身一人,却也只但是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已。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作者:长安落雪扶桑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洛轻瑶绕到那人身后,一剑回返,趁其不备,将其踹踢下剑台。“好!”脚楼上传来一阵哈哈大笑,花想容循声望去,看见洛掌教一脸开心,不满意的望着剑台上的洛轻瑶。相反地的是,脚楼上的其他人却脸色很难看得很。剑台下的人也都也不是傻子,自然而然可以看出了有些猫腻,争相交头“好!”脚楼上传来一阵大笑,花想容闻声望去,见到洛掌门一脸高兴,满意的看着剑台上的洛轻瑶。。...

精彩章节

洛轻瑶绕到那人身后,一剑回转,趁其不备,将其一脚踢下剑台。

“好!”脚楼上传来一阵大笑,花想容闻声望去,见到洛掌门一脸高兴,满意的看着剑台上的洛轻瑶。

相反的是,脚楼上的其他人却脸色难看得很。

剑台下的人也都不是傻子,自然看出了有些猫腻,纷纷交头接耳。

花想容猛的跑向雅阁围栏处,看着剑台。

为什么?

洛轻瑶似乎察觉到了她的视线,抬起头看向她,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好像是在对她宣布,她已经输了。

不该的,这不可能。

花想容转头,看向萧子让,似在无声的询问他为什么。

萧子让笑了一声,道:“你别看我啊,我暂时也不知道。”

花想容低眸。

这一回合,洛轻瑶完胜。

末了,花想容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上。

良久无言,剩下的剑会,花想容也没有多少心思去看了。

中午回到客栈用午膳时,萧子让和花想容一起,他们对面而坐,却都没有动筷。

许久,花想容叹了口气,问道:“寻个机会,我要去看一眼放镖之人的尸体。”

萧子让愣了一下,笑道:“我以为你是在想洛轻瑶那件事。”

花想容用手撑着头,道:“都有吧,只是比起洛轻瑶,我更关心自己的身世。”

“尸体今夜可以去看看,不必着急,是不是服毒自尽,去看一看,自然就知道了。”萧子让道。

花想容无言,他又问道:“洛轻瑶你又打算如何?她一夜之间内力猛增,可是很难对付的。”

花想容抬眸看了萧子让一眼,道:“随她,我本就不想参加这剑会,若不是这背后之人,我也不至于莫名其妙被卷进来。”

“洛轻瑶要的可不仅仅只是赢。”萧子让也低眸看着她,道。

花想容放下手,直起身子,才道:“她想要什么?最多不过这御寒剑。”

“可你若是剑会赢不了她,御寒剑你自然也保不住,更何况,她要的可能也不止御寒剑。”萧子让道。

花想容沉默。

萧子让说的确实是实话,洛轻瑶对她充满了敌意,她要赢了花想容,要夺取御寒剑,很有可能,也要花想容死,毕竟在剑台上她就已经表露出明显的杀意了。

她可以假装失手导致花想容死亡,有她爹给她撑腰,她也不怕花想容一个无名无姓的孤女。

花想容问道:“你猜测她为何会内力突增?”

萧子让不语。

花想容又道:“我知道你心里已经有些想法了,说说看。”

萧子让道:“非服药不可至此。”

花想容皱眉。

她道:“服药是违规的。”

萧子让又道:“她被御寒剑反噬导致的内伤,可不是一晚上就能痊愈的。况且她不仅内伤痊愈,还内力突增,若不是吃了什么药,怎会如此?”

花想容叹气。

她本来事情就很多了,这洛轻瑶还偏偏要给她找事情。

“可是我们没有证据。”花想容无奈的道。

“只要做了,就一定有证据。”萧子让道,“而且,又不是你一个人心中有此疑惑,你可以找找帮手。”

花想容瞬间会了萧子让的意。

入了决胜局的有二十四人,洛轻瑶服药作假,剩下的二十三人可都不好过。

她又道:“我和其他人都不熟,无法达成共识去调查这件事情。洛轻瑶服药作假,八大剑派的人都看见了,难道就没有人管吗?”

萧子让道:“你还真是天真,洛轻瑶她爹是无双宗掌门,八大剑派的人自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管的。你只能找到志同道合的人,秘密调查。”

花想容皱眉,嗤笑一声,才道:“不止我一个人想管,若是秦朝陌这些人真想调查,也不缺我一个,他们自然会去查个明白。这些事情我不肖去管,今晚带我去看看尸体,我还是对自己的身世比较有兴趣。”

萧子让不再多言。

花想容用过午膳之后,回到房里,下午的剑会她不想去看了,昨日被柳争找到,打断了她的调查,今日她还想去树林里看看,有没有漏下什么别的线索。

她拿出那暗红色的挂穗时,还是忍不住沉思。

这挂穗现在是她唯一的线索,只是一个挂穗,却又让花想容觉得,它并没有看起来那么普通。

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这个挂穗的存在,只能秘密调查。现在她唯一想知道的,是放镖之人的真正死因。

她拿起御寒剑便直奔树林而来,找到了发现挂穗的地方,便开始仔细观察。

这个地方离发现尸体的地方并不算远,可是树林里草木繁盛,这个地方也是很难察觉的。

挂穗一旁的草林里有明显挣扎过的痕迹,显然这才是放镖之人死掉的地方,他死后,被人拖到了发现尸体的地方。

因为八大剑派的人不想管,所以没有发现也是正常的事。那人在死前挣扎过,那就不会是服毒自尽。

他挣扎时扯下了杀他的人的挂穗,这个人只顾着杀了他,并没有注意到这挂穗已经被他扯下来了。

并且时间紧迫,因为许诺马上就要追来,所以他只能将尸体拖到不远处,然后落荒而逃,来不及回来检查是否掉了什么东西。

可是……

有一点很不对。

若是在挣扎中被人扯下,那这挂穗应该是在地上。

可花想容看见这挂穗时,它是挂在草木上的。

不可能是死掉的人放上去的,也不可能是掉了挂穗的人放上去的,难道那日在树林里,还有第三个人?

还是不对……

会不会是他们故意留下这东西,也是为了错误的引导她的调查。

花想容皱眉。

实在是想不通。

她黄昏时回到客栈,一言不发,晚膳没用就回了客房。

她已经两日都不曾用过晚膳了。没什么别的原因,花想容就是不想吃罢了。

深夜,子时。

她换上夜行服,戴上面罩,出了门才看见萧子让已经在等着她了。

她缓步走过去,用了内力,让自己的脚步声消失。

她到了萧子让面前,冷不丁听见他道了一句:“你今晚又没用晚膳?”

花想容:“……”

现在是关心这个的时候吗?

她不答话,催动轻功飞上屋顶,萧子让低笑一声,随后也上来了。

萧子让在前,花想容在后。末了,在一个普通的屋子上面,花想容见萧子让摆出了一个“停止”的手势。

花想容会意,停了下来。

这就是存放尸体的房间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