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七章反常

言容小说:第四十七章反常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10-14 08:05:09
言容

言容

你有爱过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为她不顾一切,选择放弃所有的吗? 你明白怨恨会让人变为什么样吗?丧失自我但是面目全非? 世人慌慌张张,在乱世中寻一丝太平无事,去寻求一条生路。 有人为了钱权不顾一切,背信弃义,枉顾人伦。 也有人舍去所有的,摈弃红尘,孤身一人,却也只但是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已。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作者:长安落雪扶桑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第九日就,是剑会的决胜局。花想容一大清早出门时的时候,还在迟疑究竟要切记再次报名参加这剑会。她原本是莫名其妙被卷进去的,但像是就这样已退出了也确实不妥当,会让人我以为她是怕了。她心里都忍叹口气,闯江湖真的太不很容易了。当她刚感慨完,再打开门,就看见花想容一大早出门的时候,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继续参加这剑会。。...

精彩章节

第十日开始,就是剑会的决胜局。

花想容一大早出门的时候,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继续参加这剑会。

她本来就是莫名其妙被卷进来的,但好像就这样退出了也确实不妥,还会让人以为她是怕了。

她心里忍不住叹气,闯江湖真的太不容易了。

当她刚刚感叹完,打开门,就看到一张少年清秀的脸庞。

“花想容姑娘,早上好。”

花想容:“………”

南宫诩?

他来干什么?

花想容关上门,转身对南宫诩弯腰行了礼,绕过他走了过去。

南宫诩站在原地,想了一想,还是快步跟了上去。

“今日这天气可真好。”南宫诩在花想容身边,若无其事的道。

花想容当做没听见。

他又道:“算了一算,今日没有你的比试啊,你去那么早作甚?”

“南宫公子,”花想容停下脚步,转身道,“你想说什么?”

“我就想问问,你这剑法师承何人?”南宫诩笑着道。

花想容皱眉。

剑法?

她想起来了,和洛轻瑶比试那日,台下的人都说,她使的,是九苍剑法。

九苍剑法?

她从未听说过什么九苍剑法,这套剑法,是她在黄爷爷的指点下学成的。

花想容抬头,果断的说了一句:“无可奉告。”

而后她抬步便走,南宫诩身边那人见她这般无礼,十分不满,追上前便骂道:“你算什么东西,别不识好歹……”

“滚开,”南宫诩一脚把这人踢飞,也骂道,“你算什么东西,轮到你说话了吗?”

听见身后这动静,走在前面的许诺转过头,眼睛盯着南宫诩,却是对花想容说道:“阿容,快些。”

她说了这话以后转身便走,花想容没有应答,走了几步才发现不对劲。

身后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没有南宫诩说话的声音,也没有脚步声,连他那手下都没有声音了。

花想容疑惑的回头,看到的却是南宫诩一动不动的呆在原地。

花想容吓得跑回去,探了探他的鼻息,发现他还活着,松了口气。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楚王爱子,他要是有个什么好歹,谁担得起这个责任。

可是还有鼻息,为何却又一动不动……

花想容皱眉,喊道:“南宫公子?”

不应。

她又喊道:“公子诩?”

还是不应。

她忍无可忍,喊道:“南宫诩!”

“大胆刁妇!咱们公子的名讳岂是你随便能叫的!”南宫诩身边那人又骂道。

花想容皱眉,低头道:“在下失礼。不过你若是再不看看你家公子,他怕是连命都没了。”

那人一听慌了神,连忙拍了拍南宫诩的背,边拍边喊道:“公子!公子?!”

“这是怎么回事!”那人面色难看,求助般的看向花想容。

王上是命令他来看护九公子的,要是公子出了什么事,他可别想活!

花想容神色淡定,刚想说一句“我又如何知晓”,便看见南宫诩缓缓转过头,看着她,问道:“敢问姑娘,方才那位美人,是何许人也?”

花想容:“………”

搞了半天,居然就是犯花痴?

许诺美虽美,但也不至于到让人见了走不动的地步吧,她第一次见许诺时感觉也就没这样啊。

好吧,虽然她是女子。

她笑了笑,道:“这就是你们口中的紫衣美人。你再不走,剑会就要开始了。”

她说完后,不再管南宫诩,径直离开了。

她方才是怕南宫诩出了什么事情,自同林镇荷花宴一事以后,她便警惕了许多,连蚀心草这样杀人于无形的毒都有,那还有什么更厉害的毒也都不足为奇了。

更何况南宫诩和她站在一起,她不得不多长点心眼。

许诺先到了雅阁,看见萧子让站在前方,走上前去,拱手道:“公子。”

“昨日阿容和我说了一些事,我想了许久。”萧子让道。

许诺低头,道:“请公子指示。”

“许诺,”萧子让轻声道,“你一直不曾告诉我,你为何待花想容偏偏就不同。我记得我是从远济把你带回来的,阿容是在远济长大,你和她……也是从前便认识吧。”

许诺眸色暗了几分,却又仍是道:“公子明鉴。可是许诺有一事相问,花想容……是否就是公子要找的人?”

萧子让笑了一声,不答她这话,问道:“你听说过柳争的名字吗?”

许诺道:“未曾听过。”

萧子让敛去了笑,淡淡的道:“在郑州时,曾有一玄衣男子在客栈门口同楚国九公子南宫诩过招,他叫柳争,调查他的身份来历。”

“是。”许诺应道。

而后,两人无言。

良久,萧子让才道:“我很早之前就说过,我们从来就不是主仆,你虽发过死誓,签过死契,但是我从来没把你当成我的奴隶。”

她语气柔和了几分,道:“许诺心中明白。公子有再造之恩,许诺日日铭记。”

萧子让不再说话。

花想容进来时,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萧子让站在雅阁前方,一言不发,许诺站在萧子让身边,也是一言不发。

但是花想容似乎感觉到,许诺有些不开心。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许诺那从来没变过的冰山脸看出她不开心的,但是她就是看出来了,她不开心。

花想容走过去,还没开口说话,便见萧子让转身,笑道:“阿容来了?坐吧。”

花想容皱眉。

许诺无言,走到一旁坐下。

待她坐下后,萧子让才对她道:“今日有洛轻瑶的比试。”

洛轻瑶?

花想容前日和她比试时,洛轻瑶对她使了杀招,被御寒剑反伤,应该内力受损严重,不知道今日这比试,她参不参加。

第一回合便是洛轻瑶,她输给花想容,从第七场的第一变成了第二,和她比试的是第八场的第二,是个男子。叫什么名字,花想容不记得了。

因为昨日的比试她没来看,自然也不知道第八场谁是第一,谁的第二。

可看到洛轻瑶上了剑台之后,花想容是有些惊讶的。

她看起来竟然一点事儿都没有,反而很有精神。

花想容皱眉。

很快,比试开始,洛轻瑶亮了剑,两人互相行礼之后,便过起招来。

开始几招花想容没发现什么异样,可是越到后面,就越来越不对劲。

洛轻瑶每一招都是只攻不守,步步紧逼,处处压制着对手。同她比试那人几次想要抓间隙反守为攻,却又次次不得手。

剑法和那日与花想容比试时没什么不同,只是单单凭借剑法,洛轻瑶是很难将一个同辈的人压制成此的。

压制了她的对手的,只能是内力。

洛轻瑶本就受了内伤,怎么可能在短短一日之内,内力增长了三倍以上!

这是怎么回事?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