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六章线索

言容小说:第四十六章线索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10-14 08:05:08
言容

言容

你有爱过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为她不顾一切,选择放弃所有的吗? 你明白怨恨会让人变为什么样吗?丧失自我但是面目全非? 世人慌慌张张,在乱世中寻一丝太平无事,去寻求一条生路。 有人为了钱权不顾一切,背信弃义,枉顾人伦。 也有人舍去所有的,摈弃红尘,孤身一人,却也只但是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已。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作者:长安落雪扶桑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花想容没反应时回来。好一会儿,她才明白了了柳争这话是什么意思,继而笑了一声,道:“但是我不认识了你。”“没关系,”柳争轻声道,“你也可以再次认识了我。”“你说我们现在没见过,”花想容又问着,“在哪里没见过?”“在阳川。”柳争答她,“我们第一次再次相遇在阳川观好一会儿,她才明白了柳争这话是什么意思,而后笑了一声,道:“可是我不认识你。”。...

精彩章节

花想容没反应过来。

好一会儿,她才明白了柳争这话是什么意思,而后笑了一声,道:“可是我不认识你。”

“没关系,”柳争轻声道,“你可以重新认识我。”

“你说我们以前见过,”花想容又问道,“在哪里见过?”

“在阳川。”柳争答她,“我们第一次相遇在阳川观月湖旁的柳树下,你五岁,我十岁。你失踪了九年。”

九年?

花想容试问道:“那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问……我的身世。”

柳争皱眉。

他想了想,道:“你身边跟着一个人,你唤她落姨,你只有母亲,因为你父亲……在你未生时便殁了。这些都是……你告诉我的,别的,你从未提过。”

花想容一愣。

她真没想到,会听到这么个答案。

但她只是愣了一会儿,便转移思绪,笑着问他:“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柳争看着她,良久,才道:“你迟早会相信我的。”

花想容不语。

她确实相信他,莫名其妙的相信他,就算自己对自己说了无数遍要对他警惕,毕竟自己现在身处危险之中。可是她潜意识里也已经接受了他说的话。

她也知道柳争来路不明,目的不纯,可是她就是相信他,她不知道为什么,这和当初怀疑萧子让的时候很不一样。她怀疑萧子让是由内到外的怀疑,怀疑柳争却是在强迫自己去怀疑。

或许是因为自己对他有印象,知道自己见过他,也或许是他说的话,好像和自己模糊的记忆是相似的。

不仅仅是相似,甚至是让她的记忆清晰了一些。

花想容转过身又一次往回走,她现在必须要离开这里。

柳争跟上她,问道:“你来这里找什么?”

“没什么,”花想容道,“别跟着我了,谢谢你告诉我的话。”

说完这话,花想容便使着轻功跳上树,又飞速离去。

柳争没有去追她。

他站在原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又轻轻笑了笑。

阿容,我寻了你九年啊。

萧子让在剑会结束后回到客栈时,没发现花想容的身影,找了一圈,才发现她牵着自己的马到了后山。

萧子让走近她,问道:“你找到什么了?”

花想容抬手,将那暗红色的挂穗递给他:“我想知道,放镖那人是怎么死的。”

萧子让接过挂穗,微不可闻的笑了,答她:“服毒自尽。”

“又是服毒自尽?”花想容皱眉。

萧子让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花想容想得头都疼了,说了一句:“哪里都不对。”

萧子让低头,看了看手上的挂穗,问道:“你发现什么了?”

“我在发现尸体的半里范围内搜索了一遍,这个挂穗是在一处矮丛上面找到的,而且在发现这挂穗的旁边的草丛里,有明显的挣扎的痕迹。”花想容低头,看着地面,道,“所以,这个人绝对不是自尽的。”

萧子让无言。

好一会儿,他才问道:“你觉得是怎样的?”

花想容神色暗了几分,答道:“我怀疑,是有人抢在我们前面,杀了这个人。这人在死前拼命挣扎,把动手那人的挂穗扯了下来。动手的人时间有限,喂了他毒以后,将尸体拖走,制造了服毒自尽的假象。”

“先杀了再喂毒,和服毒自尽有很大差别,许诺没道理会弄错了这个。”萧子让答她。

“可是这一切都太说不通了,”花想容道,“那我找到的和看到的东西,又怎么解释?”

“尸体被八大剑派的人押着,他们不想让人知道剑会上死了人,也不打算调查这件事,毕竟死掉的是放镖的人,没造成什么后果,他们都不会管的。”萧子让道。

“我对尸体没有研究,看了也不知道。”花想容道,“最起码我可以肯定,昨日在树林里的,至少有两人。”

“那你可以猜猜,”萧子让笑了一声,打开他的折扇,道,“这两人是一伙儿的,还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如果是一伙儿的,为何又要自相残杀?”花想容道,“既然都是来杀我的,为何又要在放了一镖以后,其中一人把另外一人杀了?”

“也可以是为了隐藏行踪,”萧子让道,“常有的事儿,他该做的已经做了,或许就如你所说,他知道这样杀不了你,只是要用这种方式把你卷入落云山剑会。

“那这个人放了一镖以后,他们的目的达到了,他已经没有价值了。然后杀了他,制造服毒自尽的假象迷惑你,免得你会查到他们身上。”

花想容想了想,又道:“如果是……第二种情况呢?”

“那就可能是有人在暗中保护你。”萧子让道,“但是如果是我,要保护你,我也绝对不是要用这种方式。杀了这个人,就是断了你继续调查的线索,这要怎么说?当然,你也可以认为是他有不得已的苦衷,或许是不能让你知道这一切,说不定也是为了保护你。”

“那我宁愿相信是第一种,”花想容道,“也不知道我到底是什么人,值得那么多人在我身上花费心思。我还真的是对自己的身世越来越好奇了。”

萧子让轻笑一声,没有接话。

良久,花想容又道:“我今日在树林见着一个人。”

“谁?”萧子让漫不经心的问道。

“在郑州和南宫诩过招的玄衣人。”花想容答他。

萧子让执扇的手一顿。

花想容道:“他说他叫柳争,还说他九年前就认识我,说我五岁的时候,和他在阳川相遇。”

九年前,楚国阳川。

“五岁时候的事情,你记得吗?”萧子让问道。

“没有印象,也许是因为当时还太小了。”花想容答道。

“可是你相信他说的话。”萧子让道。

花想容一愣,问道:“你又如何知道我信不信?”

萧子让笑而不语。

见他不想回答,花想容叹了口气,才道:“也许是因为,他说我只有母亲,父亲已经过世了,是真的。因为我记忆中也只有母亲,没有父亲。”

萧子让将那暗红色的挂穗还给她,问道:“那你现在想做什么?你已经被卷入剑会了,剩下的比试……”

“剑会结束以后,我去阳川。”花想容果断的道,“不管是什么线索,真也好假也罢,我都不能放弃。”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