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三章比试

言容小说:第四十三章比试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10-14 08:05:08
言容

言容

你有爱过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为她不顾一切,选择放弃所有的吗? 你明白怨恨会让人变为什么样吗?丧失自我但是面目全非? 世人慌慌张张,在乱世中寻一丝太平无事,去寻求一条生路。 有人为了钱权不顾一切,背信弃义,枉顾人伦。 也有人舍去所有的,摈弃红尘,孤身一人,却也只但是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已。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作者:长安落雪扶桑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洛轻瑶眯眼,先发制人,将五成的内力灌入剑中,夕拾想容一剑刺来。花想容看准剑锋,晃身躲过,绕到洛轻瑶身后,顺势是一刺。洛轻瑶反应时快速,后转身用剑一挡。内力互抵,两人又分离来。这一招之后,这场比斗才真正的就。但是迅速,洛轻瑶就有些后悔当初全新挑战她的花想容看准剑锋,闪身躲过,绕到洛轻瑶身后,反手也是一刺。洛轻瑶反应迅速,转身用剑一挡。内力相抵,两人又分开来。。...

精彩章节

洛轻瑶眯眼,先发制人,将五成的内力灌入剑中,朝花想容一剑刺来。

花想容看准剑锋,闪身躲过,绕到洛轻瑶身后,反手也是一刺。洛轻瑶反应迅速,转身用剑一挡。内力相抵,两人又分开来。

这一招过后,这场比试才真正的开始。

不过很快,洛轻瑶就有些后悔挑战她的举动了。

花想容剑招奇怪,捉摸不透,且剑法多变,很难应付。况且她还被花想容的御寒剑压制一头。这剑寒气过盛,寻常人很难招架。

洛轻瑶再厉害,也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姑娘罢了,这一场比试,不过十招,她便被花想容狠狠的压着,接的每一招都是被逼无奈,丝毫没有翻盘的希望。

而此刻,观战的人,根本就不关心谁在上风谁在下风。

剑台底下已经炸开了锅。

“这不是风符寒的剑法!”

“这剑法我从未见过。”

“她既然不是风符寒的传人,这御寒剑为何会在她手上?”

“兄台先别急,你仔细看看,这像不像九苍剑法?”

“九苍剑法十几年前就失传了!她一个小姑娘,看起来也就十几岁,怕是九苍剑法失传的时候她还没出生吧?”

“不可能!难道你要告诉我,有人用风符寒的御寒剑,使着九苍剑法,怕是说出来你自己都不信吧?”

“但这确实像啊……”

“你怎知是不是?”

“万一……”

萧子让顿住了摇扇的手,眯起眼,仔细看着花想容的一招一式。

而另一边的脚楼上,一群掌门面面相觑,脸色都很是难看。

九苍剑法……

台下议论纷纷,台上的洛轻瑶已经快气疯了。

这种每一招每一式都被压制着的感觉,就像一口气憋在胸口,吐又吐不出来,咽下去又不甘心,没到二十招,她已经被逼得心浮气躁,出手剑法已经紊乱。

洛轻瑶终于受不了了,将所有内力灌注一剑之内,向花想容劈来,想结束这场比试。可花想容用剑身一挡,同时也将自己的内力灌入剑中,御寒剑一瞬间寒气大盛。

洛轻瑶的剑根本就抵挡不住这样的寒气,内力相触的一刻,她手上的剑生出退意,可洛轻瑶不顾一切劈向花想容。剑与剑相交的一刻,洛轻瑶被寒气振得飞了出去,落在了剑台底下。

剑台下的人纷纷退开,洛轻瑶落地时,她的剑还在不住的颤抖,剑身嗡嗡作响。

“好!”雅阁上忽然传来一声欢呼声,大喊着:“这一剑漂亮!”

花想容淡淡的抬头,眯眼看了看,居然是南宫诩。

这个人……还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洛轻瑶看着她的剑,猛的吐出一大口鲜血。

“轻瑶……”

洛掌门急忙跑过去,扶起她,问道:“怎么样,没事吧……”

“爹……我……”洛轻瑶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捂着胸口痛苦不堪。

洛掌门见他这副样子,更加心疼,站起来,转身就冲着花想容大骂:“好你个花想容,竟然敢伤我爱女!”

“我伤她?”花想容忍不住笑了,“有眼睛的人都看见了,她最后那一剑分明是想置我于死地。怎么,我还不能反击了?她伤我是理,我受伤死了是我活该,可若我伤她就是恶了?”

洛掌门气得竟然不知道怎么反驳。

他憋得脸都青了,剑台底下又是一阵议论。

“无论如何,你伤了我的女儿都是事实!”洛掌门又喊道,“再怎么说,轻瑶都没伤着你,你怎么如此狠毒,将她打到吐血?”

花想容眯眼。

她心里嗤笑,若是现在倒在地上吐血的是她,怕是这位掌门已经心满意足的宣布她败,并且夺走她的剑了。

“若不是她自己心术不正,想杀了我,又怎么可能会被剑气反伤到这个地步?”花想容语气很冷,她手上的御寒剑剑气又盛了几分,“我没有杀了她,留她一条命,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你敢!”洛掌门气得脸都扭曲了,怒喝着,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会被一个小姑娘堵得说不出话来。

“洛掌门,您看清楚了,”花想容语气危险,一字一句的说,“现在是,我胜,她败!”

“就是就是,”南宫诩在雅阁上喊道,“洛掌门,您要注意剑会的公平,可不能因为您的爱女输了,就断不承认这位小姑娘赢了吧?再说了,”南宫诩笑着,朗声道,“不就是吐了口血吗?也没什么大事,作为一个江湖人,总不至于连这点伤都受不起吧?”

洛掌门和花想容吵几句也就罢了,左右这个小姑娘也没什么来头,可既然这位爷都发话了,他再不愿,也不敢说什么。

封行剑派的掌门人见此,急忙飞下脚楼圆场,对众人道:“今日比试就先这样了,我宣布,第七场次,获胜者,花想容姑娘!”

剑台底下一阵唏嘘,不像往日一般有着阵阵欢呼声。

花想容手腕一转,收了剑,抬头看了看雅阁,发现许诺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了。

她催动轻功上了雅间,将剑装回鞘之后,转身问她:“人追到了吗?”

许诺淡淡的道:“追到了,已经死了。”

花想容低眸。

“你在想什么?”萧子让站起身,在她身边问她道。

花想容道:“我在想,他为何要在这时对我出手。这里武功高强的人那么多,挑这种地方下手,把我推到所有人面前,他有何用意?”

萧子让没有接话。

花想容又道:“自从同林镇荷花宴一事之后,他已经察知道我发现他了,将近一个月没有出手,偏偏是今天……”

“回去再想。”萧子让阻止她继续说下去,指了指雅阁底下。

花想容看了一眼。

这些陆陆续续散开的人群中,又一次炸开了锅。

“她居然和着紫衣美人是一伙儿的!”

“她们什么关系……”

“这小姑娘都那么厉害,那这紫衣美人肯定也不差吧。”

“你看没看见这紫衣美人方才使的轻功,这轻功还真是了得……”

“轻功好的人,剑法想必也不错!”

“怎么美的人我还真是头一次见……”

“旁边那个身着白衣的男子又是谁?”

“他们不会都是九苍剑法的传人吧?”

“九苍派要复出江湖了吗?”

“那这花想容到底为何会有御寒剑,我实在想不明白!”

“他们和风符寒是什么关系?”

“九苍派和风符寒又有什么关系?”

“打死我也想不到,有一天风符寒和九苍派居然有关系……”

花想容一阵头大。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