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二章御寒

言容小说:第四十二章御寒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10-14 08:05:07
言容

言容

你有爱过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为她不顾一切,选择放弃所有的吗? 你明白怨恨会让人变为什么样吗?丧失自我但是面目全非? 世人慌慌张张,在乱世中寻一丝太平无事,去寻求一条生路。 有人为了钱权不顾一切,背信弃义,枉顾人伦。 也有人舍去所有的,摈弃红尘,孤身一人,却也只但是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已。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作者:长安落雪扶桑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御寒剑!”“她一个小姑娘,怎么会有这把剑!”“她莫也不是风符寒的传人!”“怎么可能会……”“我苦苦地寻了五年未果,凭什么在她一个小姑娘手里……”“……”花想容拿着飞镖的手一顿。他们关注更多的也不是这连环的飞镖,不是她手上的这把剑。她将那飞镖收入袖中,他们关注的不是这夺命的飞镖,而是她手上的这把剑。。...

精彩章节

“御寒剑!”

“她一个小姑娘,怎么会有这把剑!”

“她莫不是风符寒的传人!”

“怎么可能……”

“我苦苦寻了三年无果,凭什么在她一个小姑娘手里……”

“……”

花想容拿着飞镖的手一顿。

他们关注的不是这夺命的飞镖,而是她手上的这把剑。

她将那飞镖收入袖中,起身问萧子让:“这是谁的剑?”

萧子让看着她,问道:“你拿着这剑快一个月了,不是你的剑吗,你怎还来问我?”

“这剑真是御寒剑?”她不可思议的问道。

萧子让收起折扇,果断的回道:“天下仅此一把御寒剑,绝无仿造。”

花想容愣住。

许诺给她的剑,竟然是御寒剑。

十年前,曾有一名叫风符寒的人横空出世,携一把御寒剑走遍江湖。

其内力深不可测,剑法变化多端,七年来难遇对手。

此人说正亦正,说邪亦邪,杀过在江湖上臭名远扬的坟庄四将,也去过聚贤山庄不问善恶大开杀戒。他虽只是一介江湖散人,却又让人不敢惹,也让人知道他不能惹。

曾经的江湖风云榜上,风符寒综合实力排名第七。

他的御寒剑,十年前闻名江湖。剑身是取极寒之地的玄铁锻造为钢,剑锋犀利。剑出鞘时,四周寒气四溢,让人不敢靠近,位列江湖名剑榜第四。

许多人见过风符寒,江湖之人也都听说过御寒剑。

五年前,风符寒曾来过落云山剑会,在场的所有人都见识了御寒剑的威力,也因此有了无数人想要得到它。

御寒剑剑鞘平凡无奇,但只要剑一出鞘,剑身那股冷冽的寒气,仍然可以唤起江湖人对风符寒的记忆。

三年前,风符寒在江湖上消失,御寒剑下落不明。风符寒还在的时候,不少人想要御寒剑却又不敢,风符寒消失以后,江湖上掀起一阵寻剑高潮,整整一年,没有任何人寻到御寒剑的踪迹。

寻剑的人越来越少,御寒剑已经和风符寒绑在一起,成为了一个江湖传说。

花想容盯着萧子让,似乎是想从他淡定自若的举动里寻找出一丝不淡定。

可是没有,一丝都寻不到。萧子让如同置身事外的人一般,对剑台下的喧哗漠不关心。

“御寒剑?”不远处传来南宫诩的声音,问道,“御寒剑在哪儿?”

南宫诩离萧子让的雅间只隔了两间,他没看见御寒剑的寒光,只是对人群的议论感到奇怪。

“哎呦公子,是这样……”这是他身边的人的声音,声音渐渐变小,然后被人群的议论声淹没。

而在雅阁对面的脚楼里,洛掌门见事情发展至此,怕待会儿人群失控,毕竟宝剑人人都想要,在一个小姑娘手里,不是好拿得很吗?

于是他连忙飞身到剑台上,对底下的人喊道:“还请各位先回到客栈休息一晚上,今日的比试就先……”

“慢着。”洛轻瑶打断了洛掌门的话,看向花想容所在的雅间,指着站在那里的花想容,道,“我改主意了,我要和你比试。”

所有人的目光又一次齐刷刷的看向花想容。

花想容太阳穴突突的跳着。

“轻瑶,你……”

“爹,你别管。”洛轻瑶打断洛掌门的话,看着花想容。

见花想容没有动作,她讽刺一笑,对花想容道:“怎么,不敢吗?若是你连上台的勇气都没有,那你也配不上这闻名江湖的御寒剑。你还是交出来,给有这个能力的人保管比较好。”

洛掌门瞬间就知道了洛轻瑶的意思。

拿着这剑的人只不过是个小姑娘,若是她输了比试,那这等宝剑,江湖上惦记着的人那么多,她肯定是守不住的。他们就有理由从她那里拿过来,代为保管。

可底下也有人也知道了洛轻瑶的意图,他们自然不愿意。御寒剑若是在这小姑娘手中,他们尚且可能夺得到,但若是到了这些人手里,他们想要可就难了。

于是马上就有人道:“这小姑娘年纪还那么小,怎么可以向她邀战?怕是不合身份吧!”

这话一出,就是一大片附和之声,纷纷赞同。

又有人趁乱喊道:“万一她真是风符寒的传人怎么办?”

又是一大片附和之声,场面越加失控。

洛轻瑶恼怒,大喊一声:“废话少说!剑会规则如此,我可以向任何人挑战,小姑娘如何就不行?再说了,若她真是风符寒的传人,那她怕什么。要真是连这剑台都不敢上,那她也是丢尽了风符寒的脸!”

萧子让听罢,笑了一声,对花想容道:“若是你没这个能力守好这剑,你也确实是白费了许诺对你的心思。”

所有人的眼睛都在御寒剑身上,根本就无人关心坐在花想容身边的人是谁。萧子让连剑会都没参加,也自然没有人会怀疑他会是萧子让。

花想容咬牙切齿:“你们还真是会给我找事情。”

御寒剑在她手上,所有人都看见了。今日她若是不应战,那他们也有理由强抢她手上的剑,带着剑出走江湖,小人无数,想得到这剑的人如此之多,她也是防不胜防。

可她若是输了比试,那这把剑,今天晚上就不会在她手上了。

她只能应战,她也只能赢。

不仅要赢,还要赢得干脆漂亮。

要让人知道她不好惹,惦记的人才没有胆子来拿。

况且她才初入江湖,连名堂都还没闯出来,若是不应战,被江湖人诟病,那她还闯什么江湖?

剑会上有人恶意放镖杀人他们不关心,一个个人却都盯着她手上的御寒剑。

花想容心中嘲讽,走到萧子让跟前,把袖子里的飞镖递给他,小声道:“替我保管好。”

萧子让接过镖,笑道:“一定。”

花想容拔出御寒剑,剑身又散发出一阵寒光,让花想容都察觉到了冷意。她将剑鞘放在雅间,而后催动轻功,飞下雅阁,稳稳的落在剑台上。

洛掌门和洛轻瑶对视一眼,也使着轻功下了剑台,在一旁观战。

洛轻瑶抱剑握拳,行了江湖之礼,道:“在下洛轻瑶。”

花想容亦回了礼,看着她,语气坚定,道:“在下,花想容。”

这场比试,她必须得赢。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