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九章押注

言容小说:第三十九章押注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10-14 08:05:07
言容

言容

你有爱过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为她不顾一切,选择放弃所有的吗? 你明白怨恨会让人变为什么样吗?丧失自我但是面目全非? 世人慌慌张张,在乱世中寻一丝太平无事,去寻求一条生路。 有人为了钱权不顾一切,背信弃义,枉顾人伦。 也有人舍去所有的,摈弃红尘,孤身一人,却也只但是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已。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作者:长安落雪扶桑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花想容回客栈里头时,萧子让还在桌前坐着,也没就用晚膳。花想容坐到他对面。萧子让问她道:“可想好了要投谁了?”花想容满头黑线,道:“这是你说的生财之道?”萧子让挑眉:“么也不是吗?”花想容又道:“你所以明白名录第一个是你吧?”“明白啊。花想容坐到他对面。。...

精彩章节

花想容回到客栈里头时,萧子让还在桌前坐着,也没开始用晚膳。

花想容坐到他对面。

萧子让问她道:“可想好了要投谁了?”

花想容满头黑线,道:“这就是你说的生财之道?”

萧子让挑眉:“难道不是吗?”

花想容又道:“你应该知道名录第一个是你吧?”

“知道啊。”萧子让诚实的回答。

“我跟你讲,”花想容道,“我去押注台了,几乎全是押你的人。我就算押中了又能赚多少?”

萧子让笑道:“全是押我的人,你若是押中了,不就血赚了吗?”

花想容愣住。

她没缓过神,问道:“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萧子让道:“他们押我,他们就输了。我又不参加剑会。”

花想容:“……”

“你不参加?”花想容不可思议的反问一句。

“不参加。”萧子让肯定的道。

花想容忍不住道:“你会被他们恨死的……”

“他们不敢,”萧子让道,“就算我不参加,他们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花想容:“……”

确实不敢怎么样,毕竟不想被天下人的口水淹死。

萧子让见她这幅模样,笑道:“你不会也押了我吧?”

花想容淡淡的道:“谁让你不早说?你不参加你也不提前告诉我。”

萧子让刚想解释几句,还没来得及出口,就又听花想容道:“幸好我机灵,觉得赚不了多少就没下注,否则我现在已经血亏了。”

萧子让:“……”

花想容又道:“要是我血亏了,这责任你一定要负的。”

萧子让笑了一声,没有接话。

花想容突然道:“所以我现在应该押谁?”

萧子让道:“看你自己,我们先用晚膳吧。”

花想容用晚膳时,还在思考应该押谁。

晚膳过后,萧子让邀请花想容一起出去散心,她在路上又问了一遍:“所以我应该押谁?”

萧子让道:“你将名录上剩下的前七个人都押一遍,总会押中一个。”

“那我每一个人要押多少?”花想容皱眉。

“你每一个人押十两,一个人中了你也不亏。”萧子让道。

“十两?花想容道,“我哪里有那么多钱。”

萧子让笑道:“我可以借你啊。”

花想容转过头,问道:“你为什么总想着给我借钱?你有什么目的?”

“我能有什么目的?”萧子让道,“你该不是又在怀疑我什么了吧?”

“我没有……”花想容反驳。

“没有你就别想了,”萧子让道,“难道我还想从你这里收利息吗?”

花想容:“……”

她转移这个话题,道:“我只能押一个人,赢了好输了好,都罢了。就选一个人吧,我押十两。”

萧子让淡淡的道:“那你自己选吧。”

花想容道:“你给我参谋参谋。”

“无法参谋。”萧子让道,“谁都有可能是,也可能是一个不在名录里面的人拿了魁首,我猜不准。”

花想容道:“不押了。”

萧子让道:“你要想清楚,剑会开始了,可就停止押注了。”

花想容道:“你说的这个赚钱的法子,一点用处都没有。”

萧子让沉默。

花想容又问道:“你平时到底都是怎么赚钱的?”

萧子让仍然沉默。

萧子让回了客栈后,花想容独自一人来了押注台。

此时的押注台已经不像黄昏那般人多,却也还是不少。

在押注台后边,有一位长辈,坐在桌前记着什么东西,花想容走到他旁边,看了一眼,搭话道:“前辈这是在记什么?”

那前辈抬头看了她一眼,笑道:“姑娘是第一次来吧?”

“确实,”花想容道,“不知前辈如何称呼?我初入江湖,是想来问问前辈,此次落云山剑会,您最看好谁?”

“姑娘若是想押注,这是要你自己判断的。”前辈不答,回她道,“但若是姑娘只问我猜测,我倒是愿与姑娘说说。”

花想容道:“但请前辈指点。”

“我只有三个人,可以和你说说。”前辈道,“归一门大弟子冉长风,自幼痴心剑法,是归一门掌门的入室弟子,精习归一剑法。今年的落云山名录,排名第六,你可押他。”

花想容询问道:“那还有两人呢?”

前辈一边记着东西,一边道:“无双宗嫡系弟子洛轻瑶,无双宗掌门的亲生女儿,剑术上天资卓越,十五岁便习完玄所教剑法,是无双宗的骄傲。今年的落云山名录,排名第八,你也可押她。”

“最后一人,便是封行剑派的弟子秦朝陌,其师是封行剑派的玄霜长老。他将玄霜长老所教剑法使得出神入化,并且以自己的体会,创新剑法中不合理的地方,可以说是封行剑派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今年的落云山名录,排名第二,仅次于萧子让,你亦可押他。”

前辈说完后,又道:“这三人,你若是有钱,可以都押,若是没钱,那便押这最后一人。”

花想容拱手,道:“多谢前辈指点。”

前辈道:“我只是给你提个建议罢了,最后若是不中,你可别来找我这个老人家的麻烦。”

花想容笑道:“自然不会。”

前辈也笑道:“我就不知,人人都押萧子让,你为何就不押他,却来和我打听别人呢?”

“各中原因,还望前辈谅解。”花想容道。

前辈也不多问,又专心写起自己的东西。

花想容想了想,问道:“还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前辈未转头,淡然道:“贱名,不足为道。”

花想容不再多问,对那前辈行了敬礼,回到了押注台前。

她认真想了想前辈的话,他已经把他所看好的三人都介绍了一遍,也明确的说了,若是只押一人,那便押秦朝陌。

这三人她都有所耳闻,冉长风性格洒脱,洛轻瑶性格傲慢,秦朝阳性格高冷。论看好谁,那自然也是秦朝陌。

萧子让也说,让她把排名前八剩下的七人都押一遍,前八里面,也是有这三人的。

她想到萧子让,低眸看了看押注台,心道,萧子让这次,真的是把别人害惨了。

她拿出怀中的银子,与面前的人说道:“押封行剑派,秦朝陌。”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