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八章名录

言容小说:第三十八章名录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10-14 08:05:07
言容

言容

你有爱过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为她不顾一切,选择放弃所有的吗? 你明白怨恨会让人变为什么样吗?丧失自我但是面目全非? 世人慌慌张张,在乱世中寻一丝太平无事,去寻求一条生路。 有人为了钱权不顾一切,背信弃义,枉顾人伦。 也有人舍去所有的,摈弃红尘,孤身一人,却也只但是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已。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作者:长安落雪扶桑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萧子让敲了敲桌子,挥手示意她切记再看了,又对她道:“你的确今日才没见过他,他和南宫诩比剑交手,你让了客房从他那里赚了五十两银子,你忘了?”“我也不是说这个,”花想容无可奈何的道,“我是说,我现在好像没见过他。”“这是个江湖人,我都没没见过,你怎么会没见过?”“这是个江湖人,我都没见过,你怎么会见过?”萧子让道。。...

精彩章节

萧子让敲了敲桌子,示意她不要再看了,又对她道:“你确实昨日才见过他,他和南宫诩比剑过招,你让了客房从他那里赚了五十两银子,你忘了?”

“我不是说这个,”花想容无奈的道,“我是说,我以前似乎见过他。”

“这是个江湖人,我都没见过,你怎么会见过?”萧子让道。

花想容看着那黑衣人的侧颜,皱眉道:“虽然你说的很有道理,可是为什么我总觉得你这话有哪里不对劲?”

比如……

莫名有些孩子气?

“没有,我说的是实话,”萧子让收了折扇,道,“还看?你的菜都上来了。”

花想容不为所动,继续盯着那玄衣人思考。可他似乎察觉到花想容的视线,转过身,眯起眼看了她一眼。

花想容看见他这眼神,心中一惊。

眼神怎那么冷?

比许诺还冷。

并且充满了危险,似乎很是不满她这一举动,甚至让花想容感觉到他对自己起了杀心。

她讪讪的转过头,萧子让道:“让你别看了你不听,被发现了?”

花想容有些无语的抬头。

这也太孩子气了吧。

小二摆好了饭菜,花想容道:“再添一双碗筷,乘些米饭来。”

“好勒姑娘!”小二应了一声,马上就去办了。

萧子让挑了挑眉。

花想容道:“让你看我吃我也怪不好意思的,既然都来了,那就一起吧。”

萧子让但笑不语。

花想容等着萧子让的饭,没打算自己一个人先用。

又看向门口,观察这些人进进出出,有的人开心,有的人难过,一群人聚在一起讨论什么,热闹得很。

“他们这是怎么了?”花想容问道。

萧子让看了一眼,对花想容道:“落云山名录出来了。看见有自己的名字就开心,没有自己的名字就难过。聚在一起讨论讨论名录上的人,再讨论讨论这次剑会谁会是魁首。自然热闹。”

花想容闻言一愣。

落云山剑会在江湖很是出名,也是江湖上每年最盛大的剑会,无论是有名气,还是没名气的门派或者江湖人,都以上了落云山剑台为傲。

剑会论剑,以比试为主要形式。这一年以来,在江湖上闯出名头的人都会被记在一本书里,这本书就是落云山名录。

落云山名录里面的名字,是江湖八大剑派的掌门人,写下自每年八月到次年七月在江湖上有名气的人,排录名字,进行比试。

每一年,都有人缺席,或有人不来,或有人不参与。不过,这些都是极少数,甚至没有。江湖人都很在乎这名录,名字能被记在里面,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比试分为八个场次,每一个场次的获胜者,都可以点名挑战一位他想要挑战的人,此人也可以不是名录里面的人。

被宣战的人一般不会拒绝,因为拒绝了就会沦落为江湖上的笑柄。

名字的排录也是按照常规排录,影响力越大,名字就越靠前。名字排在第一的,和名字排在最后的,分在第一场次。以此类推,排名前八的人都会被分开。

当然,并不是名字在前,最终他就会是剑会的魁首。比试开始后,之前排的名字也就没人在乎了。名次每天都在变化,有时候,也许一个人名字靠后,但是他却是一位高手,能进剑会前十,有时候,名字不在落云山名录里,却因接受了谁的挑战,成为最终魁首。

八个场次的前三个获胜者,会以表现和胜场次数重新排名,决胜出剑会魁首,和剑会排名前十。

这十个人,就是新一年的江湖高手榜前十。

落云山主论剑,刀法什么的,都不在此排行之内,另有其他排行。

“还有,”萧子让继续道,“我说了要告诉你一个赚钱的方法,我现在就告诉你。”

花想容瞬间来了兴致:“什么方法,快说快说。”

“你去剑台后面,就会看见一个屋子,里面可以下注,你觉得谁会是今年剑会的魁首,你就押谁。你押了谁,下了多少钱,都会有专人记得清清楚楚。到剑会结束,你若是押中了,可是能发一笔不小的横财。”

“下注?”花想容道,“可我根本不了解这名录上的人,我又怎知道要押谁?”

“这名录,许多地方都有,客栈外,剑台旁,押注台,你可先去看看。”萧子让道。

“那我现在就去,等我回来再吃饭。”花想容急急忙忙的说着,起身就跑了出去。

这可是能赚钱的,押谁她可以来问问萧子让,毕竟他懂得多。这怎么说也是赌钱了,押中了能赚到不止一点,押不中她可就血本无归了。

她走到客栈外边,果然许多地方都贴有名录,花想容走到一个人不算多的墙面,打算仔细看看。

谁知她第一眼就看见萧子让的名字了。

今年的落云山名录,萧子让名字是排在第一的。

花想容心中一阵复杂。

再往下看,不少名字她都听说过,只是她只闻其名,却没见过其人。

她心想,这剑会她还真是来对了。

往下看着,排在第三十九位的,是陆少羽的名字。

可他没来啊。

花想容转身去寻找押注台,她心里已经有些底,知道要押谁了。

押萧子让啊,这还用说。

据说前年的江湖高手榜排名第一的,是无极门的大弟子风原。可是楚误屠尽无极门,风原尸骨无存。

萧子让杀了楚误,他不拿第一,谁拿第一?

可到了押注台,她才觉得萧子让这人,真是没劲极了。

她跟她说了这赚钱的法子,那他肯定事先已经知道这名录上的名字,也就知道了自己是落云山名录排名第一的人。

当花想容看着押注台黑压压一片人全是押萧子让的时候,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

她能想到的事,那自然所有人都能想到。不少人都在感叹,今年的落云山剑会,魁首毫无悬念。

只有零星几个人押的是别人,这就算押对了,又能赚多少。

她转身就走。

萧子让是在坑她无疑了,要不是她聪明,在郑州就赚到了钱,要是真相信萧子让说的话,会告诉她赚钱的法子,那她岂不是还真要穷一辈子?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