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五章过招

言容小说:第三十五章过招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10-14 08:05:06
言容

言容

你有爱过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为她不顾一切,选择放弃所有的吗? 你明白怨恨会让人变为什么样吗?丧失自我但是面目全非? 世人慌慌张张,在乱世中寻一丝太平无事,去寻求一条生路。 有人为了钱权不顾一切,背信弃义,枉顾人伦。 也有人舍去所有的,摈弃红尘,孤身一人,却也只但是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已。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作者:长安落雪扶桑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这……”掌柜的依然难为,迟疑道,“小店真的是也没客房了。”腾一间出,这哪腾得出啊!前面来的一看都是些不能够惹的人,这会儿又来了个爷包了余下的客房,他真的是谁都敢开罪。玄衣人听了掌柜的这话,冷冷一笑了一声,又掏出一锭银子,道:“我出五十两,腾一间出来,这哪腾得出来啊!前面来的一看都是些不能惹的人,这会儿又来了个爷包了剩下的客房,他实在是谁都不敢得罪。。...

精彩章节

“这……”掌柜的仍然为难,犹豫道,“小店实在是没有客房了。”

腾一间出来,这哪腾得出来啊!前面来的一看都是些不能惹的人,这会儿又来了个爷包了剩下的客房,他实在是谁都不敢得罪。

玄衣人听了掌柜的这话,冷笑了一声,又拿出一锭银子,道:“我出五十两,腾得出来吗?”

掌柜的脸色越发难看,求助似的看了一眼姜黄色锦衣少年旁边的人,那人视而不见,不理睬他。

玄衣人见掌柜的不说话,又拿出一锭银子,道:“一百两。”

“这位客官,”掌柜的做不了主,只能对他道,“本店剩下的客房,都是您旁边这位包下的。”

玄衣人闻言不动,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不出喜怒。

掌柜的只好硬着头皮,对那姜黄色锦衣的少年道:“这位公子,您也看见了,这位客官愿意出一百两,您看您可否腾出一间屋子来?”

少年笑了一声,眼角扬起,说了一句:“不可。”

掌柜的对这话无计可施。

少年又道:“你以为什么都用钱买的到吗?本公子最不缺的就是钱,除非你能赢过本公子的剑,本公子就考虑考虑给你一间客房。”

“呵,”玄衣人冷哼一声,道,“输了可别哭鼻子。”

少年立马就怒了,喊道:“能赢再说!”

“公子,不能啊,公子。”少年身边那人都快急疯了,拉着少年道,“您可是答应了王上出来不会与人打斗徒生是非的,您要是……”

“滚开!”少年不耐烦的甩开那人的手,说道,“再叽叽歪歪我就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那人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一时左右两难。

很快,少年带着的人就把这一条街都清空了,两人亮出了剑。

少年提剑行了江湖之礼,道:“在下南宫诩。”

南宫,是楚国国姓。

玄色锦衣的人未礼,道:“在下无名。”

“你……”

南宫诩听见他这回答很不开心,还想说什么,玄衣人却不给他机会,蓄力而来,南宫诩被迫接招。

而在一旁看完了全程戏的花想容,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她听见客栈里有人对南宫诩拿的那把剑万分惊叹,纷纷议论。

“这剑可是……天元剑?!”一个惊讶的声音问道,“奇纵天元!”

“不错啊,江湖名剑榜排名第八,以钢为铸,锻造七七四十九天。听说三十年前在宋国国君手中,可是宋国被灭后消失至今啊。”这是另一个感叹的声音。

“这南宫诩可是楚王爱子啊,楚国九公子,从小便爱剑,痴心剑法。楚王为了遂他心愿,替他苦寻这天元剑来为他庆贺十九岁生辰。”这是另一个懂些内幕的人。

“那这玄衣的人岂不是剑上便输了一截?公子诩拿着天元剑,他如何打的赢?”另一个声音质问道。

“看剑法啊,今日真是提前饱了眼福!”

“他这是生的好……”

“去年的落云山剑会他好像也来了……”

“哪能啊……”

接下来他们讨论的声音,花想容都没再听下去。

玄衣人善于观察,一招一式之间都在寻找着南宫诩的弱处。南宫诩接招明显有些吃力,无论是用剑的力度还是招式,他都比不过这玄衣人。

可惜了那么好的剑,南宫诩虽是爱剑,可惜其剑法不精,天元剑在他手上发挥不了五成的威力。若是遇见一个不在乎他楚国公子身份的高手,那他自身都难保。

很不巧,这玄衣人恰好就是不在乎他这身份的人。

在楚国的地盘上明目张胆的得罪楚王最爱的儿子,就他这胆识也让人佩服。

花想容看足了戏,转头看了一眼此时正焦头烂额的掌柜,笑了一声,冲掌柜的摆了摆手,道:“掌柜的,我有个办法。”

掌柜的一听,立马凑上去。花想容悄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他立马喜笑颜开,连忙拱手道:“多谢姑娘,多谢姑娘!”

花想容笑道:“去吧,您快些回。”

“你和他说了什么?”萧子让在她身后问道。

花想容转过身,笑道:“生财之道,有钱干嘛不赚?”

萧子让笑道:“你找到什么赚钱的法子了?”

花想容不答这话,转头又看向了街道。南宫诩接下了玄衣人劈下的一剑,他的剑是上好的剑,玄衣人剑虽次,可其内力比南宫诩深厚得多。

这一招他接的很是吃力,用上了他十成的内力,可额头还是冒出了冷汗。

掌柜的已经走到南宫诩带的那人身边,对他说了几句话,而后又冲着客栈外大喊:“两位公子,本店已经多出了一间客房,你们可以不必再打了!”

玄衣人仿若没听见,南宫诩也咬了咬牙,不搭理。

“两位公子再打下去,天就快黑了,想必二位都还没用过晚膳吧。今晚小人包下二位的饭食,还望停手啊!”掌柜的又喊道。

玄衣人收剑回手,南宫诩松了口气,瞬间便觉得呼吸都通畅了。

萧子让见此,笑了一声,道:“阿容真是好聪明。”

“那是自然。”花想容笑了,道,“去吃晚膳吧,等会儿掌柜的会把钱给我送过来的。”

花想容说完便转身向客栈楼上走去,萧子让低了低头,收上了他的扇子,也上楼去了。

玄衣人进了客栈,掌柜的连忙道:“客官里边请,小二会带您到您的客房去,待会儿客栈的招牌都会给您送到房里,您慢用就是。”

玄衣人刚要走,便听南宫诩骂道:“是不是你擅自做主让出了客房?你是不是皮痒了,本公子还没尽兴呢!”

“没有啊公子,”那人苦着一张脸,道,“是掌柜的说有别人让了房,才让你们停手的。”

玄衣人脚步一顿。

他转过身,问掌柜的道:“是谁让的房?”

“回公子,是方才站在这儿的那位姑娘。”掌柜的道,他亲眼看见了此人把南宫诩压在下风,虽说南宫诩的剑术在江湖上排不上名,可就冲其不怕楚国王室这一条,他也不敢得罪。

玄衣人皱了皱眉。

姑娘?

刚才有什么姑娘站在这儿吗?

他没有任何印象,所以也就不再关心。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