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四章郑州

言容小说:第三十四章郑州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10-14 08:05:06
言容

言容

你有爱过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为她不顾一切,选择放弃所有的吗? 你明白怨恨会让人变为什么样吗?丧失自我但是面目全非? 世人慌慌张张,在乱世中寻一丝太平无事,去寻求一条生路。 有人为了钱权不顾一切,背信弃义,枉顾人伦。 也有人舍去所有的,摈弃红尘,孤身一人,却也只但是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已。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作者:长安落雪扶桑 状态:连载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花想容离开了萧子让以后,回到允诺房前,敲了敲敲门,迅速,她便听到允诺问着:“谁?”“是我,”她在门外回道,“阿容。”里面缄默了一会儿,不久后,又听到了允诺的脚步声,她开了门,道:“进来说。”花想容也没驳斥。她一进来就放下自己那把剑,对允诺道:“这剑里面沉默了一会儿,不久后,又听见了许诺的脚步声,她开了门,道:“进来说。”。...

精彩章节

花想容离开萧子让以后,来到许诺房前,敲了敲门,很快,她便听见许诺问道:“谁?”

“是我,”她在门外答道,“阿容。”

里面沉默了一会儿,不久后,又听见了许诺的脚步声,她开了门,道:“进来说。”

花想容没有反驳。

她一进去就放下那把剑,对许诺道:“这剑我不能要。”

许诺又沉默了一会儿。

花想容见她不说话,又道:“你不说,可是我知道这剑贵重,我实在不能收。”

许诺淡淡的道:“你还给我,我便毁剑重铸。”

“这……”

“你若是还我,那我要如何用你自然管不了。”许诺打断花想容的话,“给你这剑,也没有想要你还我什么,我给你,只是因为……”

她说到此处便不再说了,花想容等了许久不见下文,疑惑道:“因为什么?”

许诺抬头,道:“赠你了便是你的,你就是收下了也不欠我什么。早些休息,明早赶路。”

花想容还没说什么,就被许诺连人带剑请了出去。

花想容:“……”

什么赠了她便是她的,她就是收了也不欠许诺什么?

她是真的觉得这两人奇奇怪怪。

对她好虽好,可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两个人不一样,明面上是主仆关系,可萧子让又亲口否认,两个人性格天差地别,又总是话中带话。

萧子让是面上待她很好,许诺总是背着萧子让给她一些她很需要的东西。而萧子让看见了只问一句,也不会管许诺做什么。

她实在看不明白。

既然看不明白,她也就不去想了。

第二天一早,他们就离开了临水镇。一路过燕国边境,进入齐国境内。

齐国风情和燕国截然不同。一路上过来,每一处都是花想容没有到过的地方,每到一个地方她都觉得新鲜。

他们如此行了有将近半月,终于到了楚国郑州。

这一路上竟然风平浪静。

花想容有些不敢相信。

在燕国想方设法要致她于死地的人,在她出了燕国以后便消失了。

不,准确来说,是在她发现了背后有那么一个想杀了她的人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消失了。

这一路上她时而询问萧子让怎么赚钱,每每都不了了之。时而又警惕自己被人暗杀,可每次都是担心过度。

许诺给她那剑,她还过一次,许诺不要,她也就没有再动过。一把外表普通的剑,放在马背上毫不惹眼。

她还发现她的红马能懂她的话,一般说什么它都在一旁叫着,听它叫花想容偶然也可以听懂它是什么意思。

她对这一发现很是开心,一路上都在寻思到底要给她的马取什么名字好,可她是个取名废,想了无数个名字都自己否定了。

到达郑州时已经是未时三刻,他们三人下了马,牵着马去寻找客栈。

在城门口时,花想容便发现了许多江湖人,两日后就是七月十五,落云山剑会就开始了。听萧子让说,今日在郑州休息,明日大概还需半日时间便可到落云山。

楚国郑州,在六国也很是非常有名的。其拥有极好的地理位置,靠近齐、卫、姜三国,是楚国重要的商贸市镇。

落云山位于郑州往南四十公里处,不远,他们自然也用不着不赶时间。

郑州每年都因落云山剑会涌入许多江湖人,客栈也是极其难找的。萧子让不知怎么找到了一家很是雅致的客栈,人不算多,一般的江湖莽汉都是不会到这样的客栈来住的。

只是,住一晚,需要五两银子。

这对于花想容来说,简直是抢劫。

她这一路上只剩下不到七两银子了,花五两来住这样的客栈,她都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活着从落云山出来。

可是她也找不到别的地方住。不少客栈都被一些大的门派定了房。并且,付的钱都是几十个房的钱。花想容实在是没办法。

她将马绳绑到后院的时候,还是有些心疼。

萧子让在她身后笑了一声,对她道:“我还可以给你借点钱。”

花想容拉紧了马绳,果断道:“不借。”

“你已经找到赚钱的办法了?”萧子让问她。

花想容摸了摸红马的头,道:“没有。”

萧子让淡笑不语。

“落云山剑会结束之前,我一定会还清你的钱,欠你的承诺,你可以随时来找我。”花想容转过身,对着萧子让道。

“你已经打算好了吗?”萧子让问她。

花想容低眸,道:“我自己的身世,我自然要自己去找。如你说的,不必害怕打草惊蛇,我得用自己为诱饵,引蛇出洞。”

“你这样很危险。”萧子让道。

“若我什么都不做,我也安全不到哪里去。”花想容道,“你教我的,我当然要用上。”

萧子让道:“那我也不是让你这样用的。”

花想容没有说话。

已经到了黄昏时分,她喂了马料,就去准备晚膳。

当她在坐在桌前以后才知道,这里不仅住店贵,饭食也不便宜。

她决定去外面找些吃的。反正只要能吃饱,吃什么都一样。

她正要出门,就听见客栈门口一阵吵吵闹闹。

一群人围拢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进了客栈。少年身边的一个人,丢下一袋银子,对掌柜的道:“客栈剩下的房,我们全包了。另外,找一间最好的房,给咱们公子,再将店里的招牌,全都拿上来。”

“哎!几位里边儿请。”掌柜的是个略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见给足了钱,自然什么都好说。

那少年皱着眉头,对身边那人道:“你去准备好,我先出去走走。”

“公子,您不能去啊,现在那么乱,万一出个好歹,咱们怎么和王上交待哟!”那人弯着腰,方才对掌柜的豪气,在对这少年说话时全然消失。

王上?难道这是楚国王室的人?

少年一身姜黄色锦衣,料子和做工都是一流。眉目看起来很是清秀。他挑了挑眉,道:“可是本公子就是要出去,以我的剑法,能出什么事?”

吹耀自己的剑法,看来也是冲着落云山剑会来的。

这时候,门外又走进一个身着玄色锦衣的男人。三伏天很是燥热,楚国位置偏南,比起燕国更胜一番。可这人,竟在这七月中旬,披着一件黑色的披风,领口处甚至有白色的动物软毛。

这人进来便拿出银子,放到柜上,对掌柜的道:“准备一件上好的客房。”

“这……”掌柜的面露难色,道,“小店的客房,方才已经客满了。”

“客满了?”他眯眼,“那就腾一间房出来。”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