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番外 良师益友还有那个他

寒门秀才锦鲤妻小说:番外 良师益友还有那个他

编辑:初心未许更新时间:2021-09-15 18:34:29
寒门秀才锦鲤妻

寒门秀才锦鲤妻

作者:叫我阿鲤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本来,对徐雅做心理辅导的是一位和善可亲的李女士。后来,李女士告诉她,其师弟刚从国外留学回来,需要做一些研究项目。所以,对方想从李女士这里选些特殊需要心理辅导的人员,进行考察...

精彩章节

本来,对徐雅做心理辅导的是一位和善可亲的李女士。

后来,李女士告诉她,其师弟刚从国外留学回来,需要做一些研究项目。

所以,对方想从李女士这里选些特殊需要心理辅导的人员,进行考察调研。

这和她有什么关系呢?徐雅当时就是这么觉得的。

但李女士偏偏说,她是属于特殊需要心理辅导的人员之一。

她外表及言行甚至于心理测试,都说明她这个人似乎是没有什么特别严重的心理问题的。

可她偏偏就是嗜睡!

不高兴、压力大、烦躁时、生气中……

只有有任何负面情绪在她心里积压不解决,她便立时就能睡过去。

徐雅的这种嗜睡,严重到她站在那里正生气,就突然能毫无预兆地一头栽倒在地,睡了过去。

至于那头上因栽倒而撞出的包,她却对此毫无所觉,像是得了失痛症一般。

就这样,她在李女士的心理辅导室见到了其人师弟。

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徐雅永远忘不掉!

那时,她正在辅导室和一起接受心理辅导的强迫症大叔,看那部名为《奔腾年代》的电影。

那部电影有段情节是,有一匹前途很好的赛马因腿脚受伤而不能被治愈,从而要被枪杀。

它腿脚伤了,便失去了作为赛马的价值。

所以,拥有它的人则认为,它活着就是浪费拥有者的金钱和精力,只能去死。

她和大叔两人看到那处情节:救了那匹马的养马人,他告诉电影主角之一道:“你不要因为它受了一点创伤,就认为它活着没有价值了。”

这话不知为何触动了她和大叔,总之那时他们的状态都有点神经病。

于是,他们两人看到这里时,颇有默契地对看一眼,然后就相互抱头痛哭起来。

徐雅毕业后是在本地的一建材公司做小会计的。

后来,她在心理辅导室认识了一大叔,大叔是搞房地产的,前妻和他离婚前还给他带了绿帽,离婚后,他就患上了重度强迫症。

大叔和她熟识后,认为她本人认真老实。

虽她觉得大叔可能对她有些误解,她认真是挺认真的,但老实则未必。

但是呢,最后大叔就挖了建材公司的墙角,也就是徐雅,让她去他公司给他做出纳,也就是帮他管钱。

徐雅当然乐意,因为大叔给了她本行业的高薪,还说让公司的老会计带她好好学学财会。

自此,徐雅跟着大叔鞍前马后,见识了不少其人在各种灰暗之事上的手段。

找打手处理非常之事的手段,她就是跟大叔学来的。

总之,大叔的各种奇葩思维和想法,徐雅总是能不知为何就莫名理解和接受。

她想,也许她和大叔本就是一类人,所以她才能对大叔产生认同感吧。

她对大叔,有着亦师亦友的感情——

言归正传,还是继续说徐雅第一次见意中人的事情吧。

要知道,强迫症大叔是带着严重洁癖的,平常基本不愿碰触任何人和物体。

他从不和人握手,和人握手的事情,都是秘书或者后来跟随的她代劳的。

而他那手机一直都放在保鲜袋的真空环境中,就是为了避免接触外界他所认为的污浊空气。

可是,仔细一想,人或者物哪里真能在真空环境里交际或使用呢?

大叔这强迫症患者也是爱做无用功!

当时,她以为自己要被治愈了,因为她哭了却没出现嗜睡症。

可当强迫症大叔症状复发,猛地推开她时,她却无知无觉地处于阖眼睡去的过程中。

然后,有位穿着西装革履,白衬衫的年轻人,突然站在了她面前,伸出修长的手来并唤她:“徐雅,你好,我是沈星泽,很高兴认识你。”

那首老歌是怎么唱来着,反正就很神奇的感觉。

沈星泽就像一道光,突然劈亮了她的眼,映进了她心里,从而让她对嗜睡失去了兴趣。

她神情惶惑的站起身来——

虽然那时表面上,她是大大方方地和沈星泽握了手的,但她心里却是尴尬又羞怯的。

为何是在她哭得如此狼狈时候,和他第一次见面呢?

那时,沈星泽丝毫没介意她的狼狈,而是对她温和地笑了笑,然后无声地给她递了块纸巾擦脸。

她近三十年的人生里,从来没见到如此气质清冽又文质彬彬的俊雅男人。

有人说,一见钟情就是见色起意。没错,徐雅当时对沈星泽就立马起了色心,她看上沈星泽了!

就这样,她对沈星泽把她当作研究对象再无抵触之心。

而凑巧的是,两人还偏偏住在一个小区里。

如此得天独厚的地利之便,她怎么能不珍惜呢?

于是,她和沈星泽便借着相互研究和被研究的关系,常常约定一起早起锻炼,夜晚散步。

有时候,两人甚至还会在空闲时候,猫在彼此家里一起去看电影或谈天说地。

他们很谈得来!

那段日子挺快活的,持续时间有两年多。

其后,她的嗜睡症得以改善,沈星泽又去了国外。两人当时处于“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状态。

就在第三年的快七夕时,一直没断了联系的沈星泽告诉她,他即将要回来,让她去机场接他。

到时,他会给她个惊喜。

那惊喜是什么呢?

徐雅很期待,也很想知道。

但,可惜的是,徐雅偏偏就在接沈星泽的前一天晚上,被系统莫名绑定,从而来了这里。

试问,这种意难平的倒霉事,谁碰到了会高兴的接受呢?

试问,这种明显就要确认的恋爱关系,谁被突然打断,就可以立马转身去接受另外一个人呢?

谁能,反正她不能!

回忆使得徐雅痛苦难过又委屈无比,继而泪流满面。

为了避免被堂伯关心探问,一时无法解释清楚,她埋头无声间哭泣不止。

系统一脸懵逼。

这会,它真想开启读取宿主心理的权限,看看宿主在想什么,以至于宿主因此都哭了,还哭得如此的悲伤不能自抑。

徐雅用她奶给带着的水囊,浸湿了帕子,然后擦了脸。

如此,她看起来就不像哭过的了。

擦干眼泪,她决定,从此,她要将沈星泽埋葬在心底,因为她再也回不去现代了。

那么如此,她一直惦念着对方又有什么用?

她会尽力去忘记对方,然后攻略在这里的郑同……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