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九章 两方心事

寒门秀才锦鲤妻小说:第七十九章 两方心事

编辑:初心未许更新时间:2021-09-15 18:34:26
寒门秀才锦鲤妻

寒门秀才锦鲤妻

作者:叫我阿鲤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她和郑同的具体事情,徐雅一直没想好怎么和她奶说。她总不能直接和她奶徐氏说:“奶,我想和郑秀才成亲”吧?那她奶会怎么想她呢?想她是个心大的人,自己那样,还想高攀人家耕读世家的秀...

精彩章节

她和郑同的具体事情,徐雅一直没想好怎么和她奶说。

她总不能直接和她奶徐氏说:“奶,我想和郑秀才成亲”吧?

那她奶会怎么想她呢?想她是个心大的人,自己那样,还想高攀人家耕读世家的秀才?想她不知廉耻,一个姑娘家总追着一个男人跑?

在这里,她不看低自己农女的身份,也不嫌弃自己是个克亲的孤女,但旁人呢?

旁人不看低,旁人不嫌弃,郑同和郑同家里不嫌弃吗?

在这里,一个姑娘家总死乞白赖的追着一个男的跑,即便这是为了任务,让她不得不如此的事实,可那也不能太明显吧?

说到底,在她奶,在外人面前,她还是需要顾忌一点名声的吧?

她觉得,她和郑同的关系,暂时还是往恩义上靠着说,她奶才不会胡思乱想。

目标上她是要嫁给郑同的,但她得稍微挣点钱,让旁人看到她自己还是有点能干的,这才能说和人家匹配的事情吧?

其实,徐雅这个想法和徐氏是大同小异的,只是目前,两人对此没说开罢了。

徐氏早为她盯上了郑同,可徐氏却还不知该如何操作后续呢!

对徐氏的问话,徐雅早想好应对,此时她便如此回答道:“倒也不是和他有话说,只是有些事情因我而起,还影响到了郑秀才,我便不得不为此和他商量下对策罢了。”

这话使得徐氏面露不解,徐雅忙开始说起了李延年的事情。

她说完后又解释道:“这事我一时和奶说不清楚,也怕您老担心,所以当时我就没打算和您老说起这事。当时,我只想着将此事先告诉郑秀才,和他商量了对策,然后再将之告诉于你。如此,不是怕你担心,也想让你省心吗?奶这两日遇到的事情也不少的呢!”

徐氏不知内情,徐雅这话又说得极为体贴有理,她便没觉察出什么异常来,从而最后她便信了徐雅的话。

这时,怎么和郑同定亲的事情,徐氏是一点没心思想要和孙女徐雅提一下的。

她只道,万一她绸缪的这事不成,这岂不是给孙女添心事吗?

所以这会,对她这心思,她只字不提,只道等家里情况再好点,孙女年纪再大点,再说起这事也不迟。

所以,为何冒着风险、诸事繁琐,她还是要跟着孙女想尽办法多挣点钱,这还不是为了以后吗?

钱是人的胆,人微才言轻!为了以后说起孙女和郑同的亲事,她家好有底气,她才不得不如此!

谁让她为自家孙女,看上了人家郑同这看着有前途的孩子呢?

人郑同如今是香饽饽,她孙女如今这个情况,实在不堪和人家这香饽饽匹配,再等等……万一在她说起这事前,人郑同今年就定亲了,那就是她们没有这个命。

那她现尔今提了这事,岂不是又是给孙女添心事?

此时此刻,祖孙两个的心事有志异同,但却谁都不敢泄露丝毫给对方。

其后,关于李延年的事,徐氏又仔细问了问徐雅,她方才作罢。

接着,本打算说起帮顶钱家那核桃买卖的事,后来,徐氏自己心里过了过心思,便没说了。

她心道:钱老爷和许钱氏都那么小心翼翼了,基本两人都不出明面维持这买卖的。

如此,这买卖让赵家发现的几率还是很小的。

这买卖说来真是一点不大的,如此,赵家哪有这功夫盯她和孙女呢?如此,她又怕得什么呢?京城里,对许家的处置还没下来,赵家和许家作对,也这是针对许家藏匿的家产,和钱家的买卖影响不大的。

不然,钱家这些许家的姻亲故旧,还不是该干嘛还干嘛,仍然好好的。

人家钱家只是怕沾染麻烦才不想暴露自己,若是万一暴露,赵家难不成还敢以此为理由,酿就什么腥风血雨不成?

应是不至于!

郑秀才自己应该也是想过这事情的,所以才敢给她引介钱老爷。

那县尊老爷虽不想和赵县丞这地头蛇对上,但人对赵家以及赵县丞,难道就真没有什么反制之力吗?

也应是不至于没有!

既然她想多挣点钱,承担点风险又有什么的?这也怕,那也怕的,那她就什么也别做了!

想求安稳,那就别挣钱!想挣钱,那就别还没遇到什么事,她自己就在那里裹步不前了!

祖孙两个收拾洗漱了,准备睡觉时,徐氏先是夸了徐雅和马氏吵架的悍勇和机灵,说是姑娘家就该有这种不吃亏的性子。

但是,若发现事有不可为时,姑娘家也要懂得低头,譬如不要遇到流氓混混自己也敢这样孤身冒头,那就是找死了。

徐雅连连点头,表示这些道理她都明白的。

最后,如何帮钱丰收雇人的事情,徐氏还告诉了徐雅她自己的想法。

“奶和你一样,都是才返乡回来这里没多久的,奶就比你早一半年功夫才回乡,所以对许多乡邻的品性,奶不是多清楚。

这几日里家里收核桃,奶好好帮着打听打听一些人的品性,再询问了里正娘子,都打听好了,奶就再帮着钱老爷雇佣卖核桃的人。

这样走出来的章程,招来的人总不会差的吧?你觉得这样可以吗?”

对徐氏这种说法,徐雅深以为然,这和找工作看简历、查履历还不是一个道理吗?她奶如此做,还是挺靠谱的。

也就是这一晚,郑同从县城回了家里。

看到满面疲惫之色的侄儿,熊氏不免抱怨:“你就要乡试了,何苦大晚上的奔波回来?我还说明儿去看你呢,你却回来了!你回来,怎么没让人给捎个话告诉婶儿一声?”

郑同正要回答,手上拿着肉包子的两个堂弟,郑文和郑彬却听到动静,从家里厨房里走了出来。

看到郑同,郑文并不说话,他一手吊在腰上,吊儿郎当地歪腿站着。他在镇上和县城都没寻到挣钱的活计,又挂心自家父亲,便打算回来住两天。

此时,郑彬倒是站得规矩,他还眼带期待地看着堂哥问:“大哥,你吃不吃包子啊?二哥买的肉,娘才做好的,可好吃呢!娘还说明日里要去给你送的。”

郑同温和回应,“大哥回来吃过了,这会不吃。”

他话落,郑文不满道:“我去县学里寻你,但一直没寻到你。听人说,这两日你都帮忙许家的事情了?快乡试了,你这样耗费精力忙活旁人家的事,如此,你能考好吗?考前要是这样忙乱,铁定考不好!我看,你还不如不要去考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