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六章 因驴而起

寒门秀才锦鲤妻小说:第七十六章 因驴而起

编辑:初心未许更新时间:2021-09-15 18:34:25
寒门秀才锦鲤妻

寒门秀才锦鲤妻

作者:叫我阿鲤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好,雅雅姐,俺现在就家去告诉俺爹娘这好事!”知道卖酸枣、核桃能换钱,五毛也忘记问核桃是几文钱收了,他便欢喜地答应了一声,就向徐雅告别,然后蹦跳着颠颠往家跑去了。徐雅这时想问...

精彩章节

“好,雅雅姐,俺现在就家去告诉俺爹娘这好事!”

知道卖酸枣、核桃能换钱,五毛也忘记问核桃是几文钱收了,他便欢喜地答应了一声,就向徐雅告别,然后蹦跳着颠颠往家跑去了。

徐雅这时想问他一家五兄弟是不是都是名毛,然后名字依次是一到五毛,可这会五毛跑得太快,让她来不及问出。

最后,她只得说下一次再问。

天黑了,徐老爹和徐栓子一家子男人正好从地里返回家去,去后山摘酸枣的都是他家的妇人及孩子。她们也跟着回来了。

他们碰到大宝,听说徐氏找徐老爹夫妇有要紧事情商量,这夫妇二人便忙去了徐氏家里。

见到徐老爹夫妇,徐氏便从徐栓子的亲事开始入手说起。

“从弟,栓子不能总一直这么单着吧?你们是打算何时给他成亲?”

“哎!”徐老爹叹了口气,“栓子的亲事,从前因家穷就难说,好不容易从远地山里说来个媳妇,结果却因生元宝没了命——”

说起元宝那苦命的娘,徐老娘就眼红了。元宝那娘说是从山里说来的,还不如说是从山里买来的,也是个命苦的……

徐氏打断徐老爹,“从弟,都是过去的事了,还说它干嘛?我就问问如今你们对栓子的亲事是如何打算的?”

意识到堂姐徐氏不想听自己诉苦,徐老爹愣了下,便开始说起自己如今的打算。

“如今因着你过继元宝,我们手里有点银子了,就想给栓子说个差不离的能干姑娘。

起码再说的那姑娘,身子骨要比元宝娘亲的好。我这里和栓子他娘能拿出三两银子的彩礼,剩下的银子还要给栓子他兄长两房分一分。

不然,手心手背都是肉,把那过继元宝的十两银子都给栓子使了,我在其他两个儿子跟前也说不过去。”

说完这话,徐老爹因着过继元宝的愧疚,他看了眼被徐雅抱坐在怀里的元宝,很快又收回目光。

这说法应是徐老爹夫妇商量好的,此时徐老娘擦了擦眼角的泪,点头同意了丈夫的话。

徐氏点头,表示明白了从弟徐老爹的意思,“如今你夫妇二人可有看上哪家的姑娘,来给栓子说亲?”

徐老娘一脸老大难的说道:“人家好人家的姑娘都嫌栓子是鳏夫,如今家里房子又是那样的老房子,又小又破的,说到底人家还是嫌弃我家穷。”

徐氏谓叹一声,雅雅上回去给她栓子堂伯递话,结果听了些堂伯家的家事,回来就和她说了。对此,她是知道的,而且她比雅雅更知道栓子家的情况。

此时她纠正道:“人家姑娘除了嫌弃你家穷,还嫌弃你家三房儿子到如今都还未分家吧?”

她堂姐到底人老成精,看得深!徐老爹又是愣了下,随之谓叹一声,“是这么个理!我的意思呢,是打算等栓子成亲后再分家。”

“哼!”徐氏讽笑一声,“年头你家说分家,就未分了!那等栓子成亲,也未必分得了的!”

徐老爹夫妇脸上露出愁苦之色,都觉自家有不能言说告人的苦衷,却并不回应徐氏这话。

徐氏这时才直入了主题说道:“我就这么说吧,由于我过继了元宝,家里现时又没个顶门户的,所以,我想依仗元宝他爹!”

徐老娘赞同道:“我是知道姑姐你的想法的,你这样做本是应当!若不是因着你,元宝指不定连命都没了,还谈什么过继不过继!如今你依仗元宝他爹又有什么?”

徐氏又道:“我依仗栓子,却没有凭白用人家的。所以,如今我买了驴车想给栓子使!但是,你家那两房儿子却爱贪小便宜!

驴车若是给栓子拉回家使了,你家那两房儿子说不得就把这驴车当了自家的使唤上了。如此,我这不是花钱给旁人落便宜吗?我明摆着和你夫妇二人说吧,驴车栓子能使,其他两房休想!

所以,若是你们不将栓子分出来,那栓子就别用我这驴车!”

听了这话,徐老爹夫妇都惊愣在了那里,这是徐氏想要插手他家分家的事吗?

徐雅也惊愣了下,她奶这是何苦?掺和旁人家事,这肯定是要落埋怨的!

虽有疑问,徐雅并不打断徐氏和徐老爹夫妇之间说话,而是往下继续听起来。

打量了徐老爹夫妇的脸色,看出他家分家的事情,他们不情愿自己插手。

徐氏叹了口气,开始说起她这样做对徐栓子的好处。

“栓子有了驴车,每逢赶集就用了这驴车拉人赶集,靠着这个挣点钱,这怎么的也算是个有进项的营生了。如此,总比下苦力种地强!

种地是种不出银子来的,看你家情况就知了,你家种了多少年地了,还不是日子一直都过得苦哈哈的!

十里八乡的姑娘看栓子有个买卖营生,又加之他分了家,自家家里没有几房在一起的纠葛事情,你们再给栓子拿出三两银子做彩礼,嫁栓子的姑娘绝对大有人在的。如今嫁娶的彩礼行情顶多二两,你们拿出三两,已经算不错的人家了。如此,岂不是两全其美?”

徐老娘对此说法倒是不自觉地点了点头,觉得这话十分在理,但徐老爹嘴张合半天却说不出话来。

他在想什么,徐氏似乎已经看出了,她劝他道:“从弟,老话说,儿孙自有儿孙福,莫未儿孙做牛马。你何苦如此?有的人是根子上坏了的,早纠正不过来了。

堂姐我能想到你那心思,我这里说句不尊敬的话,你不就是因以往婶娘教坏了大河和二柱,你就想将他们歪性子都扭过来,还想让孙子辈的不至于被两个爹养歪了吗?

可如今你把他们强绑在身边,可有教好了他们?我看并没有!反而还让他们一直怨怪你偏心小儿子!

路都是自己趟的,福气也是自己给作没的,和旁人无关!栓子招你们疼,老身也喜他,那是从弟你媳妇教得好,让他招人疼,和旁人没多大关系的!

既如此,你家还是下定决心将家分了吧!以后你老两口自己分做一房,自给自足,干不动还有栓子给你们做后路依靠,怕得其他两房好坏如何呢?”

徐老娘对徐氏的话显见得十分意动,她忍不住也开始劝徐老爹。

“她爹,我看姑姐说的话在理!俺干了一辈子了,如今干不动也不想干了,不如咱分家落个清净,儿子孙子们日子好坏就看他们自己折腾吧!这也省得日日和其他两房儿媳妇在一起,做什么还需看两房儿媳妇的脸色。”

徐老爹还未答应什么,徐氏家里的门就被拍响——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