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七十二章 抓紧了,马甲别掉

寒门秀才锦鲤妻小说:七十二章 抓紧了,马甲别掉

编辑:初心未许更新时间:2021-09-15 18:34:23
寒门秀才锦鲤妻

寒门秀才锦鲤妻

作者:叫我阿鲤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返回途中,徐雅无心地问了句:“郑秀才,你知道一本名叫《警世醒言录》的书吗?哪里有这书?我想买上一本去看。”走在前边的郑同身体一僵,他脚步顿住间,嗓音有些凝涩地问:“你——你为何...

精彩章节

返回途中,徐雅无心地问了句:“郑秀才,你知道一本名叫《警世醒言录》的书吗?哪里有这书?我想买上一本去看。”

走在前边的郑同身体一僵,他脚步顿住间,嗓音有些凝涩地问:“你——你为何要看这本书?”

不解他这是怎么了?

徐雅从他身前走过,转身面对他解释:“我以后的老板提到了这本书,我就想买回去先看看。这是为了我以后完成老板交托的工作而做准备的。

怎么了,这书有什么问题吗?老板就类似于你们这里雇佣人作工的主家,人家雇佣我给人家作工,所以我称呼人家老板。”

徐雅也不知这里有老板的称呼不,就向郑同解释了下。

自己在后世生活过,既然她已经在郑同跟前暴露了这事,她便对他说话也就随意多了。

她又不是真古人,有个郑同这样的能接受她语言行为的人,她也挺庆幸的。不然,她觉得她被古代的各种规矩拘束着,没个发泄渠道,还真的挺难受。

至于人家郑同愿不愿意接受她这种发泄行为,她不管的。

“你给你们主家作工,为何要看这本书?”

郑同是不想多问徐雅的事情的,可这会对方提到他和陈泽合伙撰写的书,他便忍不住问了一嘴。

作工便作工,看他们的书有何用?什么样的给人作工方式,需要看他们的书?

徐雅更加不解,“你问那么多做什么?我又不像你们这样的,需要科举。我就看看闲书,不行吗?难道你平常除了读正经书,不看其他闲书的吗?”

郑同面无表情地否决:“倒也不是不看闲书的。”

“我看你的意思,你也知道这书啊!这虽然是闲书,但我们老板说写的不错,因为里头涉及了朝廷律法知识,用于教化民众还是可以的。”

这书编撰之时的初衷便是如此。可给说书之人写书写故事的,总是不入流的下九流行当,对读书人的名声到底不利,他和陈泽这才不敢暴露这书是他们编写的。

当然,当时他们编书卖给说书的,也有为了挣钱的心思。实在是两人家境都太困窘了,不想法子开源,那日子也就没法过下去了。

听到这夸奖,郑同强忍着内心不能与人言说的尴尬,道:“我就是好奇问一下,没什么。那书只要是书斋里都可以买到的。你究竟给你们老板作什么工,你还没告诉我。”

徐雅看了看四下,然后靠近郑同,打算小声告诉他自己给人画画的事。

郑同颇为嫌弃地后退一步,“你说话就说话,不要靠人那么近。”

这事也算个秘密了,不靠近说话,被人听到怎办?

徐雅撇了撇嘴,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

她低声告诉他道:“我们老板大概想让我将书里的一两个故事画出来。我就是做这个的。这项手艺是我梦里学到的,如今我要靠着它来赚钱。我奶不知道我有这门手艺,所以你不要告诉我奶。记得替我保守秘密哦。”

郑同为孟泽林担忧道:“你梦里学会的手艺,这靠谱吗?雇佣你的那主家也太随意了吧?你胡来,可以说你不懂才这样。你们那主家也是个不懂事的,要跟着你胡来吗?还是你们主家也是个不靠谱的?”

徐雅没好气地斜眼环胸看向郑同,“你少门缝里看人!至少我靠着这门手艺前期挣到了一百两银子!”

这姑娘这各种言行实在让人没眼看!

郑同有些讥讽地说道:“就靠给人画画?看你说的意思,是给书配画,那岂不是画工画匠之职?难道你就靠此赚来百两银子吗?一个画匠能靠着给书配插图,赚来那么多银子吗?这不可能。你给主家配的是金子图吗?”

徐雅白眼终于忍不住翻了下,“这是我的事情,才不像你说的那样!总之,我这百两银子是合理合法赚出来的。”

郑同感到无语的同时,只得不再说什么。徐雅的事情和他又不相关,为避免两人再牵扯不清,只要对方不做什么作奸犯科的事情,他还是少管为妙。

接着,徐雅又咨询郑同道,“你们这里有没有可以让人能够很好画画的硬笔?还有你说的那《圣祖皇帝传》的书,哪里有卖?”

徐雅想问铅笔的,但她担心郑同听不懂,只好换了硬笔的说法。

石墨矿哪里有?铅笔又怎么做?

徐雅左思右想,感觉自己是苏不出铅笔来的。她也不知系统能做出吗,便打算先问问郑同这土著,问问他,看这里可有替代铅笔的作画工具。

郑同凝眉思索间道:“你说的是枣心笔吗?朝廷吏员书记拿着记录东西或者画标记的笔。”

徐雅眼前一亮,脸带兴奋地问:“那笔可以画画吗?若是能的话,我以后的工作可以省去许多麻烦!”

郑同面无表情地点头,“可以,最早的笔便是那种笔。后来,为了书写方便,才都使了毛笔罢了。那笔不好在竹简上书写,因此才被毛笔取代。

尔后有了纸,众人又都习惯了用毛笔,便一般也没人用那笔了。笔墨铺子里有枣心笔卖,你直接去买就可。

至于《圣祖皇帝传》那书,朝廷现在不再发行那书了。我看的那本,是从我家里找出的祖辈珍藏下来的,不方便借你。”

想着自己这里的字还未都认全,贪多嚼不烂,徐雅便也没坚持非要拿到那本《圣祖皇帝传》,便没问郑同要那书。

徐雅发现,只要不谈论相关郑同科举的事,两人之间的谈话气氛还是蛮平和的。

最后,徐雅又提到关于自己过户给徐氏的事。

“我知道你恩师是如今的县太爷,我可以麻烦你那恩师帮我过下户籍吗?这事我实在找不到拜托的人,又因你和县尊的关系——”

卖惨徐雅,徐雅还三番两次帮过他。郑同感觉自己欠着徐雅,他也正有心托求恩师,让其帮忙徐雅过户的意思。此时,听到她这么说,他便痛快答应了下来。

“我奶的意思是不想上告我大伯,让我和他争产从而传出坏名声。但是呢,这事也可以如此转圜处理一下,那就是拜托县尊老爷传唤我大伯,过问一下我家的事情,尤其是我过户的事。用县尊老爷的虎皮吓一吓我大伯,使得他畏惧权势从而给我过户——”

徐雅大致说了下自己的意思。昨晚和她生气,说欠她会还她的时候,郑同也大概是想这么操作的。

为此,两人便商量好了,这才回了房间。

此时,徐氏和钱丰收一直还在说着什么。

徐雅一听,却是徐氏在向钱丰收推销婴儿车,那婴儿车不就是徐雅和郭大年合作做出来的吗。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