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章 坚持

寒门秀才锦鲤妻小说:第七十章 坚持

编辑:初心未许更新时间:2021-09-15 18:34:23
寒门秀才锦鲤妻

寒门秀才锦鲤妻

作者:叫我阿鲤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葡萄架下,郑同的脸色太阴沉,看似他昨晚的气还没消,还在生她的气。徐雅一时又是不知怎么开口和他说话。看她又如从前那般,叫了他说话却总是不开口,郑同便不耐烦地冷声催问:“你想说...

精彩章节

葡萄架下,郑同的脸色太阴沉,看似他昨晚的气还没消,还在生她的气。

徐雅一时又是不知怎么开口和他说话。

看她又如从前那般,叫了他说话却总是不开口,郑同便不耐烦地冷声催问:“你想说什么?快说就是!”

徐雅笑了下,不好意思地说道:“昨晚我都听到你说的了,你说你要去考举人试,那你不去不行吗?”

又是劝他不要去考试。

用着研判的目光打量徐雅一时,郑同猜测到,他和徐氏的交谈,她昨日应是偷听到了。

“你昨晚哪里是不懂敲门的规矩?你是怕被人发现偷听,所以才先下手为强,推开了房门吧?你是不是站门外头,偷听到我和你家祖母的交谈了?”

徐雅讪笑一下,“我就是好奇你们想谈什么,毕竟家祖母和你又不是多熟悉的关系,所以我就——”

想不出能将偷听这事圆回去的完美理由,顿了下,徐雅最后无赖说道:“我就是偷听了,可那又怎样?你们又没说什么重要的事情,难道还怕我听吗?”

这么说,他无心陷害他二叔的事,她也听到了?

郑同板着脸掩饰尴尬的同时,嘴唇因恼羞成怒而绷成了一条直线,“徐雅,偷听这等事,你承认的如此理直气壮,你难道就没羞耻心吗?这偷听的事情,难道是光彩的不成?”

偷听是不对。

徐雅不知这其中内情,以为他占着大义,自己不占理,她便只好低姿态地道歉:“这事是我不对,我以后会注意的。”

杀了人后再道歉,顶用吗?

郑同不愿接受这糊弄人般的道歉,但他自己突然恼怒也不是全然有理的。

这时,他不得已平复羞恼情绪,嫌弃地斜她一眼,“是,我要去考举人试。但这是我的事情,你不要管。你叫我来就是问我考试的事吗?若没别的事,我便告辞了。”

看他站起身欲走,徐雅忙喊他:“哎,郑同,你别走啊!我话还没说完呢,你给我坐下!”

郑同站在石桌前,居高临下地沉面看着徐雅。

“徐雅,你命令谁给你坐下?你的规矩是被狗吃了吗?你若再这么对我没大没小的说话,看我不告诉你祖母,让她好好教教你大家闺秀的规矩!”

徐雅一着急,就忘了自己现在是个十二岁的孩子,而不是上辈子那奔三年纪的成人。

且大家闺秀和她有什么关系?她才不愿做那等被规矩束缚的人呢!

徐雅呵呵一笑,缓和了语气安抚郑同,“请您坐下,郑秀才,我真有正事要和你商量。你别急着走,好吗?”

这姑娘真是无赖!这变脸的速度及那为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作为,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这么想着间,郑同并不坐下,而是坚持道:“若为了考乡试的事情,我意已决,你不必再劝。”

决你个头啊!你的决定,会让我生不如死的,好不好?

被他的决意噎了下,想着马上立时是说不通他的,她便决定先放过这个话题,等会再说。

在说起那别的话题前,她为了安抚郑同坐下,和他正经说话,她便解释了自己之前的行为。

“我同你说过,我曾梦到自己生活在千年后。那时我活到了二十多岁,才醒来回到这里。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我的年纪是比你大的。

因此,我对你直呼其名,不用敬称,这并非没大没小。在我眼里,你就是比我年纪还小的弟弟罢了。

所以,我刚才一着急,便那样说话了。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别那么介意了。快坐下吧,咱们正经谈谈事情。”

她这解释,还不如不解释。

郑同紧蹙眉头,他这是遇到了什么荒谬的人?他怎会是一个小姑娘的弟弟?

感到荒谬的同时,郑同对徐雅提点道:“你只是做了一个梦,但那却不是真实发生的。你正常些,行吗?你如今就是个十二岁的小姑娘,不要在我跟前装大人。”

徐雅好无奈,这世道,说个大实话都没人信了吗?

这可真是讽刺!

“好、好、好,我不装大人!那你可以坐下和我正经谈事了吗?”

郑同偏偏不愿听徐雅的,他淡漠站立在那处,“你说吧,别耽误我时间,说完我就走。”

徐雅感到无奈,既然对方不愿意坐下说话,那累的也不是她,她怕什么?

于是,她便直截了当说道:“我不熟悉这里的镖局运作,所以就此事问一下你。”

“什么事情需要你用到镖局?”郑同疑惑后,不耐烦地催促,“好吧,你问,我听听。”

“我就想问问你,你说我想找人对李延年下黑手,就是见他一次打一次,最好每次都是套麻袋打他,让他不知道是谁打的他,也让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才打他。这事,我可以花钱委托镖局做吗?”

昨晚到今日,见识到多次徐雅皮赖到不可思议的性子,郑同麻木了。

此时,他眼前终于能忍住不黑了。

这姑娘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这才使得她能用这么寻常的语气,问他如此暴力的问题!

他昨晚也是想大概这么收拾一下李延年的,毕竟他可以寻到能帮他下黑手的人。

可这姑娘——

徐雅眼无定点地思虑着说完,见郑同迟迟不答她,她抬头看过去,尔后一本正经地催问:“你怎么不回答我?是因我,才让你惹上了李延年这个麻烦。所以,我希望我能制止类似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千年后有句俗语,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那都不是事。恰好,我才赚了点钱。所以,我才打算亲手解决掉我为你惹上的麻烦。”

郑同一直站着真挺累的,主要是这两日需要他办的事情也不老少,他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住。于是,他坐了下来。

那他方才还坚持拒绝坐下,这又是何必?

此时,郑同面无表情。

他冷漠地拒绝徐雅,“李延年的事情,我会处置,你别管了。”

徐雅看向他,一脸十分认真地对他说道:“郑同,我想帮你,我是认真的。真的,你是我恩人,我真的十分想要报答你。所以,我所做的一切,那出发点都是为了你好。

你就听我的,这次别去考乡试了。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帮你。譬如钱,我这里有一百两银子的收入,那是在我奶不知道的情况下赚出来的,这钱我可以拿出来给你用。

可这钱,我只想为了改善你的窘迫状况而给你,却不想你拿着它去做路费考乡试。你不要不好意思,我是心甘情愿拿这钱还报你的恩情的!”

郑同惊愣在那里——一百两!她这两日不到的时间,是怎么赚出来的?

不一时,他沉淀下自己烦躁又惊愕的心思,也拿出同样的认真态度对待徐雅。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