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八章 引介

寒门秀才锦鲤妻小说:第六十八章 引介

编辑:初心未许更新时间:2021-09-15 18:34:22
寒门秀才锦鲤妻

寒门秀才锦鲤妻

作者:叫我阿鲤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徐雅刚好也有事还未和郑同说完,只是打算买了驴车后再商量她奶,然后找郑同说话的。此时,她问道:“掌柜婶婶,郑秀才没说让我们等在这里要干嘛吗?”“郑案首说是想要给你们引介个重要...

精彩章节

徐雅刚好也有事还未和郑同说完,只是打算买了驴车后再商量她奶,然后找郑同说话的。

此时,她问道:“掌柜婶婶,郑秀才没说让我们等在这里要干嘛吗?”

“郑案首说是想要给你们引介个重要的人认识一下。他还道,他自己要上课才不得已让你们等他的,但他下学后就会立马过来。”

徐氏看了看天色,想着郑同要过来的时候,怎么也得中午吃饭时候了,便和那掌柜说道:“我和孙女要去骡马市去买驴车,郑秀才这会还不来,我们很快就买了驴车回来。到时我们再来你这里等郑秀才说话,你看这样行不行?”

那行脚店里的掌柜想起郑同给自己留的话,便道:“郑案首倒是说过了,他说你一家子若有事,便先自行去忙,他最晚过来也得到中午了。”

徐氏松下口气,道:“那好,我们便去买了驴车后再回来。”

一家子出了行脚店,很快就往牲口市去了。

到了那里,徐雅一家迷茫了一时,才知道要找经济帮忙看选牲口然后再买。

于是,他们便又去寻买卖牲口的经济。

看到徐姝儿的丈夫也在那些经济里头,徐雅看了一眼徐氏,给她奶徐氏指了指。

徐氏点头道:“我看到了,就当照顾郑秀才吧,咱这钱给他姐夫挣了。”

徐雅“嗯”了声,答应了。徐氏的意思是,让郑同姐夫帮忙他们买毛驴,他们这经济中介的钱给他姐夫挣了。

徐姝儿的丈夫名韩忠,徐氏一家过去时,他也认出了他们。

其后,听说他们要买毛驴,他对这一家子还挺热情的。

一个时辰后,韩忠就带着一家三口买了头齿龄四岁的青花母驴,花了五两银子。

接着他还不嫌麻烦,热情地又带着他们买了一个带封顶的车架。

徐雅一家为此又花去三两银子。

这车架,韩忠没向徐雅一家要经济中介的费用。

他说自己这是顺便帮朋友卖车的,一点不麻烦,给中介费就不合适了。因为朋友那处已经事先跟他谈好了卖车的提成,卖了车后他就会拿到那部分钱,若是为此他再向徐雅他们要中介费,那就实在不合适了。

可是,此事韩忠不说,还不知什么时候再会买车的徐雅他们,又哪里会知道呢?

徐雅从此处便看得出,韩忠是个老实忠厚的性子。

她认为,郑姝儿选丈夫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后来,买完驴车徐雅才了解,牲口市的经济都是这样做买卖的。

他们卖出牲口就会问买方要车吗。要的话,经济就顺便将人带过去车马行那里买车。

可经济为此是不是挣了双向的钱,那就不一定了。

韩忠说他不打算挣那部分钱,他觉得这是坏口碑的事情,于他以后的经济买卖不利。

徐雅一家最终花了八两买了驴和车。

尔后,他们给韩忠这个骡马市的经济五百文的中介费。

“呃……”

徐雅一家看着崭新的驴车却愣在了那里。

“奶,咱们怎么回去啊?咱都不会驾车的啊?”

韩忠这时还没离开,他一看就知道这一家子没买过牲口,并且也不会驾车。

这时他笑着道:“车马行里,你们可以雇车夫帮忙给赶车的。但是,第一次人家可以帮忙你们给赶车,以后就需要你们自己来了。还好,毛驴都比较温顺,你们可以自己学着赶车的,并不难。”

说着话间,韩忠就给这祖孙两个说了说赶车的要领,他还让徐氏上前去摸一摸毛驴耳朵和脖子,以此方式来熟悉自家的毛驴。

看他这意思是想让徐氏赶毛驴,徐雅便自告奋勇地上前说,自己也可以学着赶的。

韩忠看向徐氏,“你这孙女还小,她可以帮忙赶车吗?”

徐氏也怀疑徐雅可以赶吗,便打算摇头,可徐雅却道:“我十二了,是个大姑娘了,可以赶车的!”

韩忠愣了下,比划了一下徐雅的矮个子后道:“十二了啊!我还以为你顶多十岁上下呢。”

徐雅:……营养液肯定不是即时见效的啦,但早晚她也会蹿个头的吧?否则,一直被人说矮,且被误会年纪,她真的很讨厌这种状况的呀!

最终,徐雅非要尝试赶车,韩忠便带着她在路上兜圈学了两次。

后来,韩忠还帮忙他们找了个车夫,让车夫赶车回行脚店时,又带了徐雅学了一次赶车。

看徐雅学得有模有样,徐氏便放任她去学,她自己在一旁也学得挺认真的。

她小时经常看到有妇人骑毛驴赶集,因此,她觉得,自己应该也可以学会赶驴车骑毛驴的。

谢过了韩忠的热心帮忙,告别对方,在回行脚店的路上,徐氏还到成衣店里给一家子买了三套新衣裳穿。

她觉得,一会他们一家子还需要见郑同给引介的人,如此的话,她们穿着隔夜的衣裳到底是不礼貌且不合适的。

徐雅在那里想起自己没手帕的事情,在买完衣裳后,便又和那成衣店的伙计磨了会,要了免费的廉价棉布帕子使。

那手帕之所以廉价,并非是其材质不好,而是因其颜色式样老旧,上头没绣花罢了。

看他们一家子买的不老少的东西,三套啊,尤其是给那不懂事的小孩给买的,都是贵一点的衣裳鞋子,成衣店的伙计最后便大方的白送了徐雅两块廉价帕子。

徐氏看到孙女这样俭省,也想起一直没给徐雅准备手帕的事情,便决定回家后给孙女做上两块新的。

她还抱怨孙女,“都是那张家人耽搁了你!若非你跟了你那不成器的后娘,这会早自己会给自己绣帕子了!你看看,你都十二了,眼看着三年后十五就要出嫁,却连一点绣活都不会做!回去后,你就老实跟着奶学做绣活吧!”

徐雅乖觉的应着,心里却觉得要不要学做绣活,那也要看情况的。

如果她能腾出手的话,那就学上一点吧,否则她奶这里,是不好交代过去的。

祖孙三个回到行脚店,又叫上热水盥洗一番,还给元宝洗了个澡,这才换上新衣裳。

快到中午的时候,郑同便带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胖子过来了。

那中年胖子身后跟着两个看着十分伶俐的小厮。

胖子看着像是逢人就笑的主,在郑同介绍他时,他脸上一直都是笑着的。

后来,他还拿了一个银锁给元宝,说是给元宝拿着玩。

徐氏要推辞那银锁,胖子却佯装生气,非要给。

郑同示意徐氏拿了,徐氏看胖子那么坚持,又是诚心要给,便不好意思地帮元宝收下了那银锁。

经郑同介绍,徐雅祖孙两个这才知道,此人是许文哲的岳父,名钱丰收。

姓钱吗?

徐雅敏感地觉察到,那茗汇茶楼的钱掌柜和这钱丰收应该是同族亲戚关系。

后来她问了下,便确认了,两人的确是亲戚关系。钱掌柜是钱丰收未出了五服的旁支兄弟。

“本来这买卖合该是我女婿和你们合作的。我女婿是茗汇茶楼的东家。不过眼下这个样子,你们想和我女婿合作眼看是不成了。因此便由老夫出面和你们做这买卖。

以前茗汇茶楼的厨子是许家的奴仆,如今被收押在监,当时他还未尝试这方子就被羁押了,所以这方子,便由我从弟钱掌柜手上转给了我——”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