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七章 又当又立谁之过

寒门秀才锦鲤妻小说:第六十七章 又当又立谁之过

编辑:初心未许更新时间:2021-09-15 18:34:22
寒门秀才锦鲤妻

寒门秀才锦鲤妻

作者:叫我阿鲤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该问的都问清楚了,对着那一直偷看的店小二,徐雅扒眼皮吐舌头的做了个鬼脸,然后就动作极为迅速地“蹬蹬蹬”地跑上了二楼,往自己住宿的房间里跑去。不该告诉的私人之事,他都告诉了...

精彩章节

该问的都问清楚了,对着那一直偷看的店小二,徐雅扒眼皮吐舌头的做了个鬼脸,然后就动作极为迅速地“蹬蹬蹬”地跑上了二楼,往自己住宿的房间里跑去。

不该告诉的私人之事,他都告诉了对方,结果却还被对方骂像妇人一般得不干脆。

郑同眼前又是一黑,只觉自己是被徐雅莫名地耍了一通且骂了一顿。

他那腹中怒气猛然间向上蹿升,然后就气红了双眼。

随后,他瞪眼看向徐雅的背影,像是要盯穿了她那背影……不一时,他才怒气冲冲地走出了这里,往后院柴房里去了。

徐雅进去屋里时,油灯被压得发出豆点的光,那是徐氏给她留的灯。

徐氏应是睡下了。

她轻手轻脚地拿着盆往楼下端热水洗漱,结果在后厨又碰到同样为洗漱来舀水的郑同。

她还想对人家不要脸地笑一下,以此来缓和彼此僵持的关系,结果人家却冷着脸,看都不看她,舀完水就立马离开了。

徐雅等人家走了后,才敢哼了人家一声。要不是为完成任务,她才不想搭理这位功利的主呢!

系统又冒了出来,“我说宿主,你这样不行的啊!你不惜代价地一直得罪人家,你是不想完成任务了吗?我这么和你说一下哦——”

徐雅打断系统,“你不要说,我不想听,总之我尽力了!谁也别劝我!尤其是你这种正经主意一个没有,馊主意不断的!”

系统叹口气,“不行,我一定要说!我觉得不说,你早晚会出问题!你不要打断我,我跟你好好说一下,我这次绝对不会给你出馊主意的!”

郑同上一世为何会去娶赵蕊儿,虽对此疑问一直没想明白,但这会,徐雅好歹不要脸地问清了心里在意的问题。故而,她此时的状态很放松。

听出了系统十二分地想对自己说什么,毕竟是合作伙伴,不好一点面子不给。

且反正这会徐雅也没什么烦心事,她便无所谓道:“好,你说,我听着呢。”

“宿主,你前世的那个意中人是什么样的,你根本没正式和人家谈过恋爱,也没正经接触过人家,所以你根本就不清楚人家的真正样子。

你只是呢,因为人家给你做了几次和善妥帖的心理辅导,所以就喜欢上了人家。

但是,你这样的喜欢是虚幻的!那就像肥皂泡沫一样,太阳一晒虽会有彩光出现,但是最终都会成为泡影,风一吹就没了——”

不满它如此说道自己的感情,徐雅阻止它道:“好了,别文艺了!你就是个智脑,懂什么人类之间的感情?你想说什么快点说,别废话!”

系统对自己这固执的宿主也实在是无奈,但为了更好的升级,它还是继续苦口婆心地劝说道:“你的大任务是攻略郑同,也就是要和人家成亲,没错吧?”

徐雅阴阳怪气地反问:“不是你发布的任务吗?你还问我?”

系统不理会她这种负面情绪,而是继续按照自己的思路说道:“你和人家要成亲,你却心里还牵念着你的意中人。你这样对人家公平吗?人家干系自己一辈子的亲事就这样被你糟蹋,你不觉得自己过分了吗?你这样完成任务的方式,岂不是又当又立?”

徐雅此时已经端水进了房里在洗脚。听了这话,她停下手上的动作,想了想,长呼出一口气,眼泪又开始扑簌簌、不要钱的往下掉。

“公平?我呢,你们把我弄到这里来,有没有想过对我的公平呢?我只是欠了郑同命,我又没欠他感情,凭什么我在报恩还命的时候,却还要搭上自己的感情?

你看一看郑同的上一世,他算计赵蕊儿的时候,他对人家有感情吗?

世上哪有绝对的公平之事?我完成任务就好了,你管我怎么完成那些任务?我就是想当婊子还要立牌坊!怎么地?我这样,这还不是你们逼我的!”

“……”

系统:“好了,你别哭,也别这么难听得说自己!你好好想想我说的话,郑同这个人不差的,你试着放开心胸接纳人家,这样你即做了任务,还圆满了感情,不挺好?”

“不差?呵!差不差的,你没听到人刚才怎么说的吗?人说不喜欢我这样的,也永远不会和我成亲!我也巴不得他如此呢!你以为,我就有法放开心胸,接纳一个我不认同的人吗?我还不是被逼的!”

“老话有,听人劝,吃饱饭。你就乖点听我话,我是你的系统,总不会害你的吧?再说,永远不会成亲,和你们也没关系啊!那就叫永远不要成亲好了!你们自去成亲!”

徐雅愣了一下,直感到我祖国文字博大精深。

尔后,她不耐烦道:“行了,行了,别贫了,这又不是脑筋急转弯!你做个正经的好系统行吗?开什么不正经的玩笑!我困死了,睡觉吧!明天再说!”

这时,徐雅擦干了眼泪,想起怎么对付李延年的事,她竟因之前情绪太激动,忘了和郑同商量了,便暗道,明日再说。

她今日忙活了许多事,情绪还一会天一会地的,被她折腾得够呛。她很累,便很快睡下了。

而郑同,却因她胡乱说的那番要和他成亲的话,好一时没睡着。

一个人是否喜欢旁人。郑同还是大致其能看出的。

他虽非情场高手,但他受女子喜欢不是一两日了,一个人喜欢对方是个模样,他当然知道。

显然,徐雅不喜欢他,他看得出。

那么,不喜欢他,为何她就非要问清楚他是否有意中人呢?

这实在怪郑同心思太缜密,对自己的疑问想不通,他便一时睡不下。

可他也不至于为了这疑问就不睡了。

后来,他就想,估计是小姑娘好奇心作祟,才非要问他那些问题的。

一得出这个结论,他却又被气着了。

为了得到自己所好奇问题的答案,耍着他玩,这算怎么回事?

翌日

徐雅起床时已经日上当空,大概早上九点快十点了。

徐氏起的也并不早。她起来后,却并没叫徐雅起来。

因她想着昨日她们忙活了许多事,怪累的,就没叫徐雅起来。

徐雅起来洗漱后,不怎么想吃饭,就简单喝了碗粥,然后就和她奶抱怨起来。

“奶,咱赶紧买了驴车就回吧!再不回去换洗,我觉得我身上的衣服都要成霉干菜了,臭死了!”

徐氏赞同,“好,我们赶紧买了驴车就回,元宝老跟着我们在外头,也是受罪了。”

元宝起来后精神恹恹的,像是有些认床的缘故。

祖孙两个商量好了,下了楼准备去牲口市场,谁料柜台后的掌柜却告诉他们,郑同给他们一家留了话,让他们在行脚店里等他一时。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