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五章 两难境地

寒门秀才锦鲤妻小说:第六十五章 两难境地

编辑:初心未许更新时间:2021-09-15 18:34:21
寒门秀才锦鲤妻

寒门秀才锦鲤妻

作者:叫我阿鲤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郑家想给郑同选个什么样的姑娘成亲,徐氏还想再问这个问题的答案的。但到底她已经厚颜说了、问了这许多了,其他的便也不方便一而再地问了,邃作罢。这时郑同提出了告辞要离开,徐雅...

精彩章节

郑家想给郑同选个什么样的姑娘成亲,徐氏还想再问这个问题的答案的。

但到底她已经厚颜说了、问了这许多了,其他的便也不方便一而再地问了,邃作罢。

这时郑同提出了告辞要离开,徐雅怕被人发现偷听,忙重重走在门口附近,然后推开了门。

推开门后,徐雅忙告诉徐氏:“奶,我水烧好了,但是我提不动那热水桶子。我上来告诉你一声,然后让小二哥帮咱提了热水后再洗漱。”

徐雅这么没规矩地不敲门就闯进房间,徐氏立时便觉她不争气,一点不会给自己装人。

她生气间责问了徐雅,“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平时里都挺规矩的,今日怎么能做出这么不规矩的事情?房间里我和郑秀才正谈事,你进门不知道要敲门吗?

徐雅乖觉认错,“奶,我着急忘记了,我以后一定改!”

然后,她又一再保证说自己以后不会这样了。

徐氏想起郑二叔的事情,各种心烦间便不再责问她什么,而是又让她给郑同说说郑二叔那事。

徐雅说她单独和郑同谈那事,让她奶先洗漱,她去先喊了店小二提热水上来。

徐氏今日里东颠西跑的,十分疲惫,她想要快些洗漱了睡下,便应了徐雅的话。

其后,徐氏还道,为避嫌,让二人不要单独私下说话,就在行脚店的大堂当众说话便可。

徐雅应了,她这才放了徐雅离开。

徐雅叫店小二提了热水后,和郑同坐定在行脚店大堂处。

这会,两人竟一时都不知该如何开口和对方说话了。

看到他二人坐在厅堂里的桌旁说话,掌柜的便提了一壶茶水给他二人。

然后,掌柜的对他们说道:“我们行脚店正要打烊,郑案首,你二位喝完茶就放那里,东西我们的人会明早过来收拾。”

郑同温和说道:“好,婶儿,你快休息去吧,我们说两句话就离开。”

那掌柜的笑着道好,然后便关了店门离开了。她留了店小二在柜台后的小房间里看值,以应付店里的突发状况。

默坐一时,对视一眼,还是郑同先向徐雅问起郑二叔的事。

“你和大娘怎会碰到我二叔?”

徐雅忙将下午遇到郑二叔的那事仔细讲了,然后她笃定说道:“算计你二叔之人应是王灵儿或者王府。不过,他们为何算计你二叔呢?我看王灵儿似挺喜欢你的。”

说完这几句,她又将她派人跟踪王管事的事说了。

接着她又有些抱歉地说道:“那李延年能找上你二叔,都是因为我,实在是我对不起你!”

说到这处,她已经想好了怎么给李延年好看,还打算一会和郑同商量一下看这样可行。

听了徐雅的叙述,郑同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顷刻间似生出许多寒霜。

对那算计之人,他不悦间蹙了蹙眉头,“若不是你见机快,我还以为算计我二叔和我的另有他人。这事我晓得了,多谢你。李延年的事情,不怪你,只怪那人心术不正。我会让我家里人注意他的。”

李延年吗?同徐雅一般,郑同很快想好了如何对付李延年。接着他又暗道:他二叔没什么让人可算计的,那只能是有人想通过他二叔来算计他了。

他初听这事,还以为是赵德宇在算计他。

今日午后两人的谈话,让他已经知道对方不算计他就无法心甘,可他怎能让对方得逞?

这也多亏了徐氏帮忙,让他有了缓冲余地,乃至于他不会因此立时就被那赵德宇威逼着就范……

而郑同此时却不知,王灵儿的背后之人确实是赵德宇,他却也没猜错。

见郑同不回答自己的疑问,徐雅不死心地又问了一遍,“王府或者说王灵儿为何要算计你二叔呢?你能想到原因吗?”

她不死心地硬要追问,郑同只好道:“你别问了,这事和你无关。”

徐雅皱眉不依,还讨巧的说道:“因你对我有恩,我才关心你,你就告诉我怎么了?”反正她就是想知道答案。

听到她这么不含蓄的话,郑同尴尬间,攥拳凑在嘴边清咳了下,“这是我的私事,所以不好告诉你,望你见谅。”

徐雅不耐烦地皱紧着眉,颇为嫌弃地看着郑同,“你可真墨迹!告诉我能怎样?你每次追根究底问我的事,我哪一次没告诉你?你这不是双标吗?凭什么你问的,我基本都老实告诉你了,而你却不告诉我你的事!”

双标这词郑同虽没听过,但结合语境,他还是很快明白了徐雅的意思。可关于他的事,他确实不好告诉这个不熟的小姑娘。

郑同沉默不语,徐雅再次不耐烦地催问,“这位少爷,你快说啊,急死个人!我还有其他要紧的事情要问你!你一个大男人家像个小媳妇那般墨迹,这很不像话啦!”

对她这“孜孜不倦”的追问,郑同也是心烦,他还暗自疑问心道:千年后生活过的女子。都是这般不含蓄么?

可她话说到这份上,他若不回答她,就好似他真的不干脆的像个妇人般。

此时,实在被催问不过,他想着两人之间有些共同的秘密,便觉说了也就说了罢,只要徐雅知道后,不要乱说给旁人就行。

郑同紧盯着徐雅眼睛,强调,“我不是少爷,你不要胡乱称呼我——好吧,我告诉你,你不许和旁人说。”

徐雅重重点头保证:“好,我不和旁人说!”

“王灵儿家是开赌庄的。她家曾向我家提过亲,我家没答应。想来,她家算计我二叔,是想通过我二叔逼我就犯。我二叔如今最喜欢喝酒和赌博,但他到底还有底线,也没胆子赌大的。

我想着王灵儿家派人灌醉我二叔,便是想让他糊里糊涂签什么巨额欠条,或者带糊里糊涂的他去地下赌庄赌大的,这样我二叔若由此而欠了巨额债务,那便能拿着这债务逼我就范了。”

徐雅这才明白,“那么说,王灵儿是想嫁你了?你二叔欠了巨额赌债你还不起,那你就只能娶了王灵儿好抹除巨额债务,对不对?”

将自己私事说给旁人听了,郑同到底有些不痛快。

他无声点头后,面无表情地问徐雅,“那你还有什么要紧事情要问我?”

虽然心里一直想着要问,可真要开始问了,徐雅便意识到,自己要问的事情实在是太私人了!

这时,只见她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唇,才艰难开口:“呃,是这样的——我就想问问,问问——”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