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四章 对不起,二叔

寒门秀才锦鲤妻小说:第六十四章 对不起,二叔

编辑:初心未许更新时间:2021-09-15 18:34:21
寒门秀才锦鲤妻

寒门秀才锦鲤妻

作者:叫我阿鲤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徐氏究竟要说什么,此时房里的郑同也已经清楚了。可徐氏却是误会了他。“大娘,你误会了,小子并未去寻花问柳。”“嗯?你没去做这等事情,那你去柳家巷做什么?你年轻,经历少,可千万不要...

精彩章节

徐氏究竟要说什么,此时房里的郑同也已经清楚了。

可徐氏却是误会了他。

“大娘,你误会了,小子并未去寻花问柳。”

“嗯?你没去做这等事情,那你去柳家巷做什么?你年轻,经历少,可千万不要被那什么下九流的女子缠住了!你若没钱花用,念你救了我家雅雅一场,老身还是能资助你几两银的,你且万不可因为没钱,花用了那下九流女子的银子,让人家因此而缠上你!”

徐大娘这是在说什么?

郑同浓黑的英眉紧蹙着,一直淡漠而面无表情的脸上神情有些崩裂。

“大娘难道以为,小子我花用了那烟花巷女子的银子吗?大娘误会了,我去柳家巷是有别的事情,不是因着那事——”

郑同说这话时尴尬极了。

他真是不知,徐氏是怎么误会,误会他到了这一地步的!

难道他看起来就是这么猥亵的人吗?

徐氏救助了他好友文哲兄,以后,听许文哲叔父临去京城时的那个意思,是还想继续和徐雅一家接触的——

加之,他还是蛮尊敬徐氏的。

如此,便万不可让人家这么误会了他。

这误会,他可千万要解释清楚了,省得这长辈对他有心结,让他和许家以后和这长辈不好说话相处。

可他也不能说实话啊!毕竟他去柳家巷,是去寻王大嘴卖徐雅的故事去了……

不是寻花问柳,那是做什么去了?徐氏不放心地问,“那你去柳家巷做什么去了?你年纪轻轻的,柳家巷有什么可值得你去的?我听雅雅说,她帮你二叔还了七八两银子的赌债,结果回头你就拿了十两银子还给了她,你这银子不是那下九流行当的女子给你的吗?”

郑同左思右想后,终于找到了理由。

“大娘,美人窟,英雄冢,这话小子我还是知道的!我又不想早死,我何故要去那等地方寻花问柳?大娘可不要再误会小子了!总之,小子去那里是寻人去了,不是做别的!”

徐氏疑问:“寻人?寻谁?”

徐氏问着话间又开始脑补,“你那二叔难道除了喝酒赌博以外,他还嫖/妓吗?这——这——这也太不像话了!”

一激灵间,郑同脑门上冒出了薄汗。在徐雅长辈面前,他实是不想暴露了自己卖了徐雅的事。

而这会徐氏给他找好了理由,他便不得不昧着良心黑自己二叔一把。

他若说自己去寻王大嘴,这让徐氏弄清楚搞明白后会怎么想他?

这时,只见郑同一直低着头不言语,似在默认徐氏的话。

徐氏露出一脸了然后,心里也释然了,不是郑同去嫖/妓就行。

此时此刻,被骗了的她还颇为同情地说道:“有那样爱胡来的二叔,也是苦了你这孩子了!”

黑了自己二叔,郑同低头掩饰尴尬间,无“颜”以对!

说完了柳家巷这事,为了筹谋以后徐雅的亲事,徐氏又问起郑同的亲事来。

“大娘就是爱多事问一些事情,我问了,你觉得不合适,可千万别介怀。”

郑同对他二叔还在愧疚着,便无心地回了一嘴:“无事,大娘只管问就是了。”

看他如此说,徐氏便直来直去地问了:“旁人家如你这个岁数,也早已成亲了,有的孩子都开始满地跑了。你这亲事还未开始说吗?”

郑同对此倒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大娘,我家里是打算举人试后再考虑我的亲事的。”

徐氏问到了答案,脸上露出笑意来,她道:“那就好,那就好!”

她托乡邻打听郑同的事情,乡邻便让她找媒婆问话,还告诉她这十里八乡的名人,媒婆是最清楚那些人的状况了。

于是,她便找了附近村里的媒婆打听过郑同的事情。

这十里八乡的媒婆倒是还真多少知道郑家的事情。

那媒婆还向她透露了一条消息,那就是赵县丞家没儿子,只有三个女儿,嫁了两个,如今还有小女儿待字闺中。那小女儿也在选女婿,不过人家是想要选进士为女婿的。

既然郑同的亲事放在举人试后,那就和赵县丞的女儿没多大关系了才是。

好什么?郑同不解徐氏为何这样说,但他也无心多问。

徐氏接着又连连问郑同:“你举人试后还会再继续考吗?你家里没说想给你找个什么样的姑娘?我家雅雅和赵县丞的女儿做了一门买卖,所以认识她,今晚那赵小姐跟着你看似对你有意,你不想娶那样的闺阁千金吗?”

徐氏说完这些,她必然是知道自己多事,问了不合宜的话,所以便紧接着解释道:“你看大娘我这嘴,真和那三姑六婆似的!不过大娘问这些,也是看重你这晚生后辈,所以才起意问的,你可千万别介怀!”

外头的徐雅只觉得她奶真是很好笑的一老太太。

她咋感觉她奶这么喜欢八卦旁人呢?不过这样的八卦她喜欢听!就是遗憾柳家巷郑同嫖的事情不是真的!哎~

郑同没多想,也不介意她问,只听他简短回应道:“大娘,举人试后,小子我就不会再考了。”

徐氏愣住,不久反应过来,郑同此次只打算考举人试,并且无心娶县丞家的女儿。他说的是这意思吧?娶县丞家的女儿是要参加会试考取进士的嘛!

随后,她又惊讶问道:“你这孩子难道只打算考上举人后,便不往上考了吗?”

郑同很快解释:“并非如此的,大娘。只是小子才疏学浅,对考举人把握都不是很大,那就更无需提考进士了。所以,小子我只参加今年的秋闱,明年的春闱是无意去参加的。春闱,小子我打算放在三年后了吧。”

徐氏点了点头,明白了郑同的意思。举人试也就是乡试,是在每年八月中上旬考的,所以叫秋闱。而考取进士的会试,则是在隔年开春二三月里,所以会试又叫春闱。

不管乡试还是会试,都是三年才考一次的。

两人在里头说着这些事情,外头的徐雅只满脑门的疑问重重。

既然郑同只打算考乡试,那他上一世又是如何非要算计了赵蕊儿后,还又去考了进士呢?这中途到底、究竟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