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二章 哪哪都要钱,烦心事也多

寒门秀才锦鲤妻小说:第五十二章 哪哪都要钱,烦心事也多

编辑:初心未许更新时间:2021-09-15 18:34:17
寒门秀才锦鲤妻

寒门秀才锦鲤妻

作者:叫我阿鲤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郑同不欲和赵德宇多说,只道:“管许家之事,我尽的是朋友之义。你少像只疯狗般,见了谁都想咬!”赵德宇讥讽郑同,“许文哲父子以前拿钱帮你,如今他们没了钱,我看你这穷秀才还能给我翻腾...

精彩章节

郑同不欲和赵德宇多说,只道:“管许家之事,我尽的是朋友之义。你少像只疯狗般,见了谁都想咬!”

赵德宇讥讽郑同,“许文哲父子以前拿钱帮你,如今他们没了钱,我看你这穷秀才还能给我翻腾出什么花来?”

郑同淡漠道:“那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赵德宇嗤笑,“净是些穷骨气,我看你能给我强硬多久!赵文哲父子去哪里了?”

郑同继续冷漠道:“我不知道,这也不是你该问的。”

他也是无奈,才出现在这里。

许文哲昨日追着许父离开后,让他帮忙安抚许氏族里的人。

今日许氏全族,县城各地所有名下资产,一早就被朝廷派来的御使给迅速查封了。

好在,许氏族里的人没受什么牵连,就连许文哲竟也没被治罪。

说是许文哲是许家商户三代才出的秀才,所以暂时不被羁押。

圣旨有令,要求羁押许父、许氏金玉行里的制簪工匠等人,以待进献皇后凤簪之事查清后再行处置。

听说许家父子两个都进了京,御史跟县尊交代了一番话,就带人又回返京里了。

其后,有人上告县太爷,指证许氏族人,说他们在许家产业被查封之前就有藏匿资产之行……

再其后,许氏族人便去县学里找他,让他寻恩师说情。

赵德宇龇牙咧嘴地用手抹着下颌,看着郑同也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不一时,他凑近郑同,低声且意味身长地问他:“你想救许家吗?想的话,就跟我谈谈。”

许氏族里的人一直在看着他二人说话,此时看到赵德宇靠近郑同,他们都屏息以待,想知道他究竟说了什么。

沉默一时后,郑同点头,“去哪里谈?”

赵德宇歪嘴一笑,“福满楼,跟我来。”

郑同安抚了许氏族人一些话,就跟着赵德宇离开了。

随后,意识到郑同一介小小的秀才,即便身后有县尊大人,也是帮忙不了他们许家多少的。

许氏族人便沮丧万分的也都散了。

其后不久,许氏族人就选了许老爷他兄弟带人进了京,说是要帮着许文哲给许家疏通。

许老爷兄弟就两个,其他都是依附许氏的本族人。

许家的生意也一直都是许老爷兄弟两个带着族人照应运转的。所以要说现在还能用得上的,也就是许老爷这兄弟了。

郑同、赵德宇、许氏族人先后离开。

围观百姓没热闹可看,也逐渐散去。

只是他们在散去时,还在议论着许家和郑同他们的事情。

“许家如今就是个大麻烦,为避免被朝廷治罪,一般人谁敢接近他们呢?县案首这可真是不怕死的!”

“方才那位就是本县的案首吗?真乃一时俊彦!你没听到人说吗,他帮忙许家乃朋友之义!”

“那也要量力而行啊!为了朋友把自个搭进去,不合适吧?”

“也是!”

“赵家小爷也是张狂!幸得御史很快离开又进京了!若不然他议论朝廷之事,还提到庆王,人御史不得治他狂生之罪吗?”

“那小爷也不是个傻的,你不看他是在御史带人离开后,才冒出头来旁观许家笑话的吗?”

……

不打听是心里放不下,打听了却心情更糟。

徐氏和徐雅此时也有些沮丧万分,她们又看郑同跟着赵德宇走了,便也跟着,直到跟到福满楼,眼睁睁地看着郑同随赵德宇进了雅间,而她们却被那里的店小二拦了下来。

徐氏一家从福满楼出来。

徐氏沮丧万分地避着人和徐雅道:“算了,许家的事情再打听也打听不出什么,你过户的事,还有许家那地契过户的事,就放段时日再说吧!

我们这样跟着这个,跟着那个的如无头苍蝇般的乱转悠,打听的消息也就那些,但都是无济于事的。走吧,打起精神,将你今日要做的事情都给赶紧做了!”

“好,奶,你别着急,这两样事情是着急也急不出办法的。”

徐雅心里再无奈,也知道,对她的过户,还有许家地契的过户,她们立马是束手无策的,她们本想要问郑同寻个主意,可人她们如今也见不到,只得先去了赵县丞家去寻赵蕊儿说话。

徐氏心里牵念着许家的事情,此时倒也无心问徐雅找郑同,是要和他说什么。

她一家三口找去了赵县丞家里,被却那里门子告知,赵蕊儿今日不在府里,而是和王灵儿去了镇上听戏了。

诸事不顺,也什么都办不了,无奈,她一家三口只得又返回了镇上。

绣铺子李掌柜托付的腰椅既然已经都做成了,她们今日也带了来,便将之交给了李掌柜。

其后,徐氏一家去了镇上的码头那里。

到了这里,徐氏奔波累了,便找了个茶摊子坐下喝茶带歇脚,而徐雅则去了码头上去推销自己的婴儿小车。

徐氏所坐的茶棚能看到徐雅在码头上的动静,因此她倒也不怕徐雅出什么事。

元宝一个一岁大点的孩子,什么事情都还不懂,今日里出来跟他奶和姐姐逛了县城,又来了镇上热闹的码头处,可是玩美了。

他只顾着自己高兴,哪里知道他奶和他姐姐心里的无奈和煎熬。

但不管如何,日子总得要过的。

此时,徐雅强打了精神,挎着个篮子,看向码头上人来人往的行商,准备推销自己的婴儿小车。

她打算不再挂念她奶的那注浮财最后是否能得手了,反正如今她还需自己靠自己挣钱过日子。

家里的两块地,她还想商量她奶,往上头种药材。药材种子还需去寻摸,毕竟这里没人想着种这个。

而且她和她奶时常来往镇上县城,没个代步的交通工具也不方便,这不得买上一个才好?

还有那座后山,徐雅非常想买!

总之,徐雅思量着哪哪都需用钱,她挣得的那三十几两银子根本就不够花!

而她奶路上也告诉她了,她奶手上的银子也所剩不多,就只十两了。

可是她和她奶都有志异同的想买辆驴车使唤。

马车骡车都贵点,驴车相对便宜,牛车跑起来太慢,所以她二人才做下这个决定,打算买驴车。

这驴车买了就先放徐栓子名下,托辞是徐栓子父母给徐栓子买的。她奶是这么说的。

这也省得她大伯看她们买驴车,认为她奶手上有银子,对她的过户银子更是不松口了。

可徐栓子家那情况,驴车放徐栓子名下,这能行吗?

徐雅虽疑问这个问题,但她只能道:不管怎么样,买驴车势在必行,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哎~关于她过户的事,还有预期不知会有没有的各种麻烦事,徐雅想起来就好心烦!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