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一章 无济于事

寒门秀才锦鲤妻小说:第五十一章 无济于事

编辑:初心未许更新时间:2021-09-15 18:34:17
寒门秀才锦鲤妻

寒门秀才锦鲤妻

作者:叫我阿鲤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既然是才买的地,那为何那两日里没赶来过户,却非要在今日?”“哎呀,文书老爷,这不是赶上今日了吗?我就想着反正早过晚过都是我的,钱都付过了,地在那里又跑不了——”“别给我说废话...

精彩章节

“既然是才买的地,那为何那两日里没赶来过户,却非要在今日?”

“哎呀,文书老爷,这不是赶上今日了吗?我就想着反正早过晚过都是我的,钱都付过了,地在那里又跑不了——”

“别给我说废话!老实交代,这地是从谁手里买来的?为何是五十多亩连一起的?赶得上一村里小地主了!一般人家哪有这么大块的地?”

“哎,老爷,这地还就是从李家庄一地主手里买的!那地主是个落魄的老地主,家业都要被他自己糟践完了!要不是因此,我哪里就能买到这连在一起的好地呢——”

“那地主姓什名什?族里都还有谁?”

“文书老爷,今日里我是来过户地的,许家的事情和我没关系吧?”

“少废话!问你什么就答什么!”

“好吧——文书老爷——您尽管带人打听好了,那老地主叫李延年……”

徐雅听到这熟悉的名字有些惊讶。

而徐氏则意识到,最近一段时间,许文哲给她的那些地,她确实是没法过了。

风声太紧,不好操作!想要过户,那也至少得等许家的事尘埃落定后再说。

县衙里头太忙太压抑了,徐氏问清楚了户籍过户的事情,还问了问自己先前买的那两块地的地契之事,吏员说是让经办的牙人直接过来取地契,徐氏等着就成,让她自己别乱跑来问了。

徐氏都问清楚了,就忙带着两个孩子出了县衙。

那里头,凡是过户地的,房的还有铺子等的,都通通要被严厉审一通。

有人到最后竟没打算过户产业了。因着这会过产业,需多套不少银子给文书吏员疏通。不划算!

他们很多都是离着县城不近,还没得了许家这事消息的……

出了县衙,徐雅忍不住为徐氏委屈,她抱怨道:“奶,明明那两块地的地契都已经下来了,今早三叔过来取,那些经办的吏员将地契给三叔拿走不就完了,偏偏咱们过来一趟问,却还说咱们乱跑腿!”

徐氏叹了口气,“谁让人家是经办的官吏呢?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呗!早上人家不是在忙吗!领咱们进去的那差人,要不是奶刚给他塞了半角银子,你以为咱们能进了那县衙的门里头去问这些事?”

总之,挺无奈的。徐雅随之叹了口气,然后就不知说什么了。

徐雅要去拜访一下赵蕊儿,徐氏是知道的。此时她便道:“你我先去县学找郑同——”

她正说着,伴随着对面的嘈杂吵闹,徐雅的眼神却看到对面。

这时徐氏一家子才刚出了衙门没多久。

“奶,不用去县学了,那不是郑秀才吗?他来了这里。正好我也有事想问他。”

徐氏随着徐雅的视线看过去——

郑同在和押解的差人说着好话,那差人手里押着一五十来岁的中年人。

那中年人低头耷脑的不说话,他身上的蓝布衣裳脏污且凌乱。

除此以外,他身后还跟着一群锦衣折皱凌乱的许氏族人。

赵德宇带着几个随从,手里拿着把扇子,悠闲自在地从旁笑看着郑同他们。

“郑秀才,不是我等差人不给你面子,实是这事没法周旋。如今县尊大人也要听朝廷御史吩咐的。这许府管家好端端的,跑去城外许家的庄子,藏匿许家家产。这要是不拘禁逮捕的话,说不过去的啊!”

郑同试图讲着道理,“他已经被放奴籍了,这样逮他,有些说不过去吧?”

他知道,若非看在恩师的面子上,人这两差人不可能这会这么好态度和他说话的。但是,有的话他还是想说出来尝试下救人。

“不管怎么样,郑秀才,他被逮住藏匿许家家产是事实吧?你就别为难我等听令行事的差人了!哪怕他不是奴籍,但他还是需要被拘押问话的呀!”

徐氏带着徐雅走了过去,但两人隐没在围观的百姓里,没敢近前。

围观的百姓,对此议论纷纷。

“早起许家被封了后,有人指认许家藏匿家产,当时就和许家在县老爷跟前打了通官司了。我早上离开时才闹起来。这会是官司还没打完吧?那押着的人可是许府管家?”

“是的啊,就是许府管家,差人刚刚不是说了吗!”

“听说,御史过去羁押人时,许家主一家子男丁不知为何都不在家,管家后头跟着的都是许氏族人呢!”

“这群老少爷们,可怜的,一大早就被赶出了家宅!身上的绸子衣服,也因早起和指认藏匿家产的一群人起了冲突,如今都皱巴成咸干菜了!”

“这群一直养尊处忧的老少爷们,不知他们被赶出了宅子,以后有住的地方不?”

“你等还是可怜可怜你等自己吧!人家毕竟还享受过富贵人家的生活,你等呢?”

……

原来,那中年人却是许府管家。

在一众人的议论纷纷里,最终,那管家还是被差人给押进了县衙里。

许氏族里的人一脸沮丧地跟在后头,却在将将要进入县衙时,就被县衙外头站着的差人给拦了下来。

他们其中有人没了办法,回转身指着赵德宇就骂。

赵德宇一直在从旁看着许家的笑话。

“小兔崽子,别给爷能耐!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们赵家对我们许家如此赶尽杀绝,小心遭报应!别以为我不知道,指认许管家藏匿家产的人,就是你们赵家派来的!”

这话使得赵德宇气怒而瞪突了眼。他面目狰狞,露出恶狠狠地表情欺近那人,“你说谁小兔崽子?”

被他那凶恶样子逼退两步后,那许氏族人豁出去道:“我说你!怎么了?不是你们赵家害我许家,我许家何至于如此?”

赵德宇收起凶恶表情,忽然神经质地又笑了,“你们许家不上赶着给庆王做狗腿,如何会出这等事?要怪,就怪你们家主自己贪心,关我们赵家什么事?”

郑同拦在那人身前,对赵德宇冷声说道:“朝廷的事,皇上还未最终下处置,岂是你一介书生能置喙的?”

其后,郑同转身劝那许家族人不要和赵德宇起意气之争,让他们想好今后该如何安置才是办法。

赵德宇从旁冷笑着问郑同:“你算什么东西?许家的事要你管?许文哲父子是不是进京去疏通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