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章 骂错了人

寒门秀才锦鲤妻小说:第四十章 骂错了人

编辑:初心未许更新时间:2021-09-15 18:34:13
寒门秀才锦鲤妻

寒门秀才锦鲤妻

作者:叫我阿鲤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徐雅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钱掌柜给打包的酒菜从空间取出,放入篮子。她打算一会让堂伯将这些酒菜都带回家去。徐栓子掏出一把铜钱,说是徐雅给他的,递给了徐氏。接着,他又拿出豆豉糖也...

精彩章节

徐雅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钱掌柜给打包的酒菜从空间取出,放入篮子。

她打算一会让堂伯将这些酒菜都带回家去。

徐栓子掏出一把铜钱,说是徐雅给他的,递给了徐氏。

接着,他又拿出豆豉糖也递给徐氏,说是给元宝买的。

借此,徐雅顺便就说了帮郑同还赌债的事。

那时,她将堂伯的一两零花银子给要走还赌债了。

那一两银是徐氏给的。

徐氏想要细问还赌债的事,但她还是先让徐栓子把那把铜钱给收了。

“你拿着,别给你姑我推辞!你姑我哪能白用你?这还不说,耽搁了你一整日下地的时间!”

“姑,你看你说的!你不是俺姑吗?俺给俺姑帮忙干活,俺还要钱,俺成啥了?”

她这侄儿真是憨厚!

徐氏心里感慨着,嘴上嗔怪道:“快拿着!姑姑家没儿子顶门户,元宝年纪还小,不顶用!姑姑身边没能用的人,还想多指望你帮忙几年呢!你若不收,以后你姑我有事,那可再不好麻烦你了!”

说着话间,她将那把铜子硬塞给了徐栓子。

徐氏话说得情真意切,徐栓子知道再不好推辞,便不好意思将那铜钱收了。

其后对那酒菜,双方又是一番推辞。

最终,徐氏留了个鸡腿,半盘炸酥肉等菜,徐栓子这才被徐氏送出门去。

送走徐栓子,徐氏细细问起徐雅还赌债的事,徐雅便都一一交代了。

接着,她大致和徐氏说了今日的所有事,尤其是酒楼里那说书的事。

听到说书的那事,徐氏面上立时起了戾气,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

只是,当时她并未说什么,而是让徐雅继续往下说其他的事。

随即,绣徒的束脩还是收少了,徐雅又提起了这话。

李掌柜后来所说的话,她也大致跟徐氏说了说。

然后她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升米恩,斗米仇的,救急不救穷。我知道奶想帮衬村邻,但收少了,以后绣到大件绣品,因绣制材料贵,您不想倒贴钱,就需再提升束脩。

但我觉得,那时应是不怎么好开口了。

到那时,说不得有人会觉得,自己已经学到点东西,够用了,就因此而不学了呢!如此,那您前头付出的心血,不也就白费了吗?

再有,您收的束脩不如县城多,那也不能少太多吧?这是破坏行情!对你以后开绣坊也不利的。毕竟同行相忌,凭白惹了人家,让人家记住我们,再找麻烦,这也不太好!

最后呢,您花费那么多精力教人,受苦受累挣不到多少,这又何苦?我想了想,束脩收少了,还是不妥!奶,您觉得呢?”

静默一时后,徐氏认同了徐雅的意见,便将每月定的束脩钱也翻了一倍,粮食仍然还按之前商量好的来收……

祖孙两个又说了会别的话,徐氏完全赞同徐雅改名字。

随即,传出风言风语给说书人听到的村人,她就将之都臭骂了一通,咒诅那些人都下拔舌地狱。

这是徐雅第一次看到徐氏骂人,不过她一点不觉得徐氏粗鲁,反而心暖不已。

要不是为了她,徐氏何必这么生气地骂人呢!

也不知,往这里赶来的郑同这时耳朵红吗?毕竟徐氏骂错了人,指向性并不强。

徐雅眼睛都红了,不时地捂嘴打着哈欠。

看出她困乏极了,徐氏忙催着她赶快洗漱睡觉,还说让她明日不必早起了。

徐雅洗漱完了,累得倒头便睡。系统给的奖励,她都还没来得及看看。

可她才睡着,家里外头的门就被连续又急切地“砰砰”拍响了。

徐雅惊醒,迷迷糊糊间不知发生了什么。

随后,她安抚住由于响亮拍门声而被惊吓的心脏,沉着面容穿戴好,随意抓了头发用碎布绑了,便汲拉着鞋子出了房间。

这时,只听她带着起床气,愤愤然的抱怨,“奶,这谁啊,大晚上的扰人清梦!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雅雅,有客来了,不许没规矩!”

徐氏喝斥的话落,徐雅定神,看到了来家的两位客人。

随即,她收起愤然的表情,有些委屈地朝着那两位福身一礼。

这大半夜的,把人惊醒,很不舒服,好吗!

那两位便是郑同和许文哲是也。

看到汲拉着鞋子的徐雅,郑同紧蹙着眉头一时,很快将头转去了一边。

随后,他深吸了几口气,才将那不舒服的感觉压住。

原来,徐雅睡得沉,半天没起来。

徐氏又还未睡下,她还担心元宝被惊醒。

继而,她就没唤徐雅去开门,而是自己急忙拿了油灯出去探看兼应话。

见是郑同带着一人夜里急来,并非歹人,她忙打开门,将两人让进了待客的堂屋。

他们进了堂屋时,徐雅刚好从堂屋右侧的房间里走出——

郑同两人不好意思地道歉,说是搅扰了徐氏她们。

徐氏有礼客气地说没事,问他们所来为何。

徐氏是宫里出身,可能会认识些宫里的大佬人物。许文哲应是来求助找门路的。

徐雅大致已经猜出为何。

不用徐氏嘱咐她,她便进了对面屋子,看了看元宝睡得可还好。

元宝挺着个小肚子,胳膊摊开、四敞八趔的睡着。他睡得无知无觉,雷打不动——

徐雅放下心。

这时,想到郑同刚才的那神色,又想到之前那摆圆摆正的铜钱和核桃,她便在里头穿好了鞋子,这才出了屋子应对。

她也是接受过几年心理辅导的人,在心理老师的辅导室里,她见过强迫症的人都什么样。

她算看出来了,郑同应是有点强迫症的。

两方客气一时,情况紧急,郑同介绍了徐文哲是他同窗好友后,随即就向徐氏大致说了许家的事。

他说完,许文哲就给徐氏磕头求助。

徐雅按了按突突急跳的太阳穴,心里暗道:这都什么事?

本以为许家的事和她没什么牵扯,但郑同带人找来了,这就不得不牵扯了。

她和系统真是想得美,以为没她什么事呢!

她只想好好的种田兼完成任务。

结果,世事无常,什么事都能牵扯到她和与她相关的人这里来!

想着这话间,她看向徐氏。

显见得这事真是太难办了!

听了许家的事后,徐氏一向稳成的面容,立时显露出慌张之态。

她那手还紧张地抖了下,随后又竭力稳住了。

许文哲跪在地上,紧张的看着她。

徐氏愁容感慨,“金满城,银满城,通通不过许满城。老身还记得年纪小时听来的这话。可做个富家翁不好吗?偏偏要削尖了脑袋往上钻!”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