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六章 怼人

寒门秀才锦鲤妻小说:第三十六章 怼人

编辑:初心未许更新时间:2021-09-15 18:34:11
寒门秀才锦鲤妻

寒门秀才锦鲤妻

作者:叫我阿鲤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王灵儿说也想跟着,赵德宇却怼她,说是不想带不相干人等。后头王灵儿哀求了会,赵德宇才傲娇地答应带她。沐清这时却提出了告辞,说是要将这个消息告知她父亲。其后,她还私下嘱咐赵蕊...

精彩章节

王灵儿说也想跟着,赵德宇却怼她,说是不想带不相干人等。

后头王灵儿哀求了会,赵德宇才傲娇地答应带她。

沐清这时却提出了告辞,说是要将这个消息告知她父亲。其后,她还私下嘱咐赵蕊儿照顾徐雅。

他们说话时,徐雅则去了亭子里。

郑同走得急,那琥珀核桃和一串钱并没有带走。

或许他还是不愿接受她的好意。

“系统,你可以隔空取物吗?就是用意念,将东西无声无息地放到空间里,然后同样如此放回原处?”徐雅不等系统回答,自己已经开始尝试。

结果,她便感觉到空间里多了东西。这空间竟然可内视!不过,里头空荡荡的,没什么好看的。

然后她将空间里的东西,又用意念放回原处。竟然也可以!

钱掌柜给的酒菜,这么热的天,等他们到家则可能会变质。她要将之放进保鲜的空间里。

系统冒头,弱声问:“我还是有点用的吧?”

“恩,还行吧。算了,不和你计较了。就像你说的,你就是个智脑,又不是人脑,指望你和人一样聪明,那是没法指望的。”

她用着人家,就不要对人家态度那么不好了。

酒菜都放进去后,徐雅将琥珀核桃也放进了空间。然后取出装酒菜的空蓝子,里头放了银子和铜钱等杂物。

徐栓子来了后,她道,酒菜和银子她都放篮子里提着了,让他不用担心。

徐栓子对此没多说,以为她要自己保管钱,便摸了摸她后脑勺,笑着答应了她提那些东西。

只是路上,他总时不时关注徐雅提的那篮子,只怕她丢钱。当然,这是后话了。

看到徐栓子衣服上有补丁,知道了他是徐雅堂伯。王灵儿嫌弃地撇了撇嘴,露出不屑的笑。

“喂!你穿的这样好,你堂伯却穿着打补丁的衣裳,你怎么好意思?”

“徐雅,我名字。麻烦这位小姐以后不要“喂喂”的叫了。”徐雅神色不动地提醒,然后反问她,“你穿着绫罗绸缎,比之我和我伯伯的布衣好的不止一星半点,你好意思吗?”

徐雅这低贱的农女竟还敢反击她!王灵儿惊瞪了眼后,厉声诘问:“那怎么能一样?”

气死别人,自己文风不动。

吵架只要拿住了这气势,一般不会输。

想到这话,徐雅自若笑问:“怎么不一样?人分三六九等,但不都是人吗?”

王灵儿气愤道:“我说的是这个意思吗?我是说,我和你们可不是一家人,也非一个宗族!”

因王灵儿看低她和堂伯,徐雅早看其不顺眼了。如今有机会报复回去,她哪里会放过?

只听她随即讥讽道:“不是一家人不说一家话!那我们家的事,又关你什么事啊?你家又不住海边,你倒是管得宽!”

因着徐雅两人斗嘴,被赵德宇一直缠着的赵蕊儿看向她们,随后赵德宇也看了过去。

听到徐雅这话,赵德宇喷笑出声。赵蕊儿反应了会,明白后,也抿唇无声地笑了。

这二人的笑,使得王灵儿恼羞成怒,她指着徐雅怒问:“你——你这下贱的农女,你说谁管得宽!”

徐雅仍然自若笑着:“你还年轻,怎么就聋了?我好话不说二遍,还附赠你一句:当你用一根指头指着别人时,四个指头其实是指着自己的!这么说来,你比我还下贱四倍呢!”

只怕王灵儿生起气来,这事没完没了。这时,赵蕊儿适时开口,拦住了王灵儿。

“好了,灵儿,我都听见了,是你先出言不逊的。别吵了嘛!沐清姐姐走时可是让我看好你,不许你欺负徐雅妹妹的!”

一提到沐清,王灵儿就歇火,她又嘴硬地说了句,“她算哪门子妹妹!”

其后,她瞪了眼徐雅才罢休。

徐雅福身一礼,谢了赵蕊儿的有心维护。

这时赵德宇又慢条斯理道:“行了,王灵儿,再吵就别跟我们去镇上了。有好事以后我也绝对不带你!本少爷今日有好事找你,你还去不去镇上啊?”

王灵儿似乎也怕得罪赵德宇,她走近两步,谄媚道:“去,当然去!咱们赶紧走吧!”

最后,赵蕊儿吩咐秋月取来黄花梨的木撑子,交给徐雅,然后捎带了徐雅和其堂伯一程,去了镇上。

她们搭乘的是赵德宇的马车。

徐雅、堂伯和车夫坐在马车外头,其他人则坐在里头。

赵蕊儿不问徐雅为何改名字,徐雅便也没多提一嘴,只要人家不叫她香草就是了。

知道赵德宇是生意人,徐雅便下意识没向赵蕊儿推销那婴儿车,而是打算过两天后再来推销。

反正过两天给李掌柜送腰椅,她还要来镇上。

那时,她顺便去县城看看郑同,再向赵蕊儿推销也成的。

再说,她托付郭木匠打制的小婴儿车模型还未做好呢,到时候应是做好了。

她拿着模型推销更直观好说话。

是的,她穷!害怕赵德宇看上她这门婴儿车的买卖,占了先机。

人家比她更有钱,想要做成一门生意,有人有钱很快就能做成的!

就让她先挣点再说吧!

到了镇上,徐雅和堂伯先去药店问酸枣的收价,得知这里酸枣收价比县城一斤多半文,他们便很高兴。

此后,他们问了人,找去了书铺。

镇上有个小书铺子,位置十分偏僻,七拐八弯的,徐雅和堂伯找了许久,问了好几个人才找到。

这铺子看起来里外都挺冷清的。

堂伯不识字,跟着徐雅在里头转了圈,怕弄坏人家的书,就跑去外头呆着了。

对此,徐雅还挺高兴。

如此,她随便买两本识字的书应付徐氏,就可拿出系统的奖励书籍,说是自己买的了。

谁都不会知道她做假的!

书铺子里只有个四十来岁的大叔在守着。

徐雅进去时,那大叔不知拿着本什么书,正专注的翻着。

他看徐雅这处看看,那处也翻翻,除了手里拿着的那本,似没个目标,便问:“小姑娘,要买什么书?”

徐雅笑着问他:“你这里可有《说文解字》?这本《千字文》又卖多少?”

“千字文一本二两,说文解字看你是要简化版,还是精装版了。简化版一本三两,精装五两!”

徐雅听了一惊,“这么贵呀!”一两银子两千块,一本书就大好几千!

怪不得这时候读书人少!印刷术没普及,笔墨纸砚书也不便宜。许多老百姓饭都吃不起,哪来的钱买精神食粮?

书铺掌柜笑了笑,并未因她说出这种话而轻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